2007年11月30日 星期五

懶床的早晨

這幾天都懶床,已經好幾年沒懶過床,去年買的棉被很暖,躲進去,一覺醒來,外面冷風呼呼,還是不起床。躲著想東西,一想,就個半小時。昨天宋史也是,無沿無做想東想西,驚覺時已經下課,筆記都沒抄下來。
早晨在想「學生」到底被賦予甚麼意義?上兩個學期,與老師吃飯,她們不齒課堂上不好學的、輕慢的學生︰「上課不聽,只管打工,報告亂來,那為什麼要來上學?唸空大去吧!」我深表同意。如今我卻懷疑。查案上《商務新詞典》,「學」字下一條︰「『學子』︰學生」,查林詞堂詞典︰[xUe2sheng0], n., (1) student, pupil; (2) sometimes used as self-reference vis-?vis elder or scholar。如今「學生」被賦予的意義,不外於︰「安守本分,努力讀書,爭取考試成績,奉公守法的公民。不要無事生非,順從師長,孝順父母,同學和睦共處。」這說明甚麼?
這說明了,許多東西的既定意義和價值,出於人類一代又一代的集體誤解。不獨字義上,也包含實質存在人心裡的連結。例如,我們看蚊,叫牠蚊子,可能牠覺得自己叫人,也說不定。所以,學生的本分最初不包含「考試」、「報告」等字詞,說到底,一切都是歷史和人為錯誤,使人類沒法自由,以及時代的束縛。
舉例說明,假若我們生於孔子時代,作為他的學生。他的學生大多是在職人士,有屠狗的、政府要員、外交家、政客。他們每天都在報告嗎?每天為考試而讀書嗎?歷史說起來一大堆,惟一能說的是我錯生在這個時代,埋怨了良久的事情。假如早生兩百年,我可能是伏爾泰、盧梭。100年,能成為革命英雄、反日烈士。這個時代不需要獨立思考,只需要安守本份的狗,正如學姐也不需要具思考和判斷力的組員,她不過是找一群聽話的狗,實行自己以為完美的計劃,稍有不如意便責難。道理可以一直延伸到鄭梓之輩,從不講課但教出一批又一批畢業生,自許春風化雨桃李滿門。每個人均習慣把自己的價值觀套在別人身上,用自己認為合理的法則看世界。糾紛和錯誤皆因此而起,千百年來糾紛不斷,可見人類只不過反覆犯錯而已。
也沒甚麼好埋怨的,報告我會全力去做,考試也會盡力考(在考試時),只是,我又再懷疑自己是否適合當大學生。有時候覺得工作反而沒那麼辛苦,至少下班就下班,只要做事就能得到合理回報,而考試則未必。當然,到工作時就不會這麼想,道理和夏天想冬涼,冬寒望夏暖的道理一樣。還是那句,學位對我來說不重要,只不過想找點事情,讓自己覺得好像在做事罷了。不過無論如何,我也會努力待下去,至少目標達成之前。
雖然前路不平,考驗重重,又大一歲,但願自己可以堅強下去,埋怨少一點,事情多做一點,書多讀一點,稿子多寫一點。
11月,喚醒了我的孤寂、也喚醒了思想,又將過去了!永不平靜的11月。

下課回來,突然想到某些事情。考試並非學生本份卻是條件。怎麼說呢?比方,水變成冷,條件是有水、溫度低於零度。所以,當學生的條件就是考試成績。另一方面,老師給我工作的條件是好好唸書,以及把事情做好。從這方面看,我真的要堅強起來才行,總不能一直逃避英文。所以呢,明天開始用英文打BLOG,多用,多寫,找有空閒的人幫我改改看。
剛剛和阿東學長討論學姐的事,他說,不用管她。我想想也是,她分工作給我,我便做,不給,我也莫奈何。有時候感傷的是人事,可是,再感傷也無法避免,反而因此事致大腦激盪,許多問題應運而生,更具價值。所以我又聽了一遍沉默是金︰「笑罵由人,瀟脫向前行。」只要一直前進,就可以了!要怨,只怨自己不夠堅強不夠努力。到處把事情張揚是我不對,這事兒必須反省。

2007年11月29日 星期四

持續低潮

心情持續不好,不好還要繼續做事,剛剛還和學姐吵了一點小嘴。以前很喜歡吵架,覺得吵架那種面紅耳熱、心跳加速、短時間內把腦筋轉動到極限。每次吵架後,均感滿足自豪。一個個地位比我高的人,甚麼訓導主任、校長、權威等等,除了「歪理」二字,甚麼詞語都拿不出來。這兩年,不想吵,很煩,說一大堆結果也改變不了。在上位的仍然逍遙快活,我始終我行我素。
拼命忍,忍著學姐責難。我不過問她討論的時間而已,結果不斷被罵。我在想,我也是有尊嚴的呀!學姐不斷問我︰你解決了嗎?我不想告訴她,調班時間基本上定在星期一早上八時,那是老師唯一空閒時間。低溫持續,假如不確定要事在身,不希望老師因為我一個人冒著早晨的寒風,來學校給我開門。偏生我是那種不願意解釋的性格,這又令我想到WATLER LI,中一的英文老師。
話說中一時默書全部不合格,WATLER LI問我,是否家庭出狀況,我答是。他的邏輯是這樣︰家庭出問題,沒時間溫習,默書不合格。如果我告訴他︰每晚我都把範圍抄五次,一直到默書。他不會相信的。就如我小學時每次人家質疑我突然間哭起來時,我告訴他們晚上被趕到後樓梯捱饑抵餓,罰站至凌晨,他們全不相信︰「你說謊。」我收起眼淚說,對,我在說謊。所以,解釋沒用。如果言語有用,就不用打仗了!可見,動物比我們聰明,說一大堆有何用?打一場,知難而退,就可以。
往後直接放棄英文。BILL說我和蕾一樣,遇到困難很容易放棄。我說,對。除了說對,也不知道應該說甚麼。我很固執,許多事都不肯放棄,不肯放棄夢,不肯放棄文字,甚至那些放棄我的人我都沒有放棄。大家看我很瀟灑,拋下一切離家出走,DICK說︰「我們朋友群之中都很平凡,也沒有聽過誰反叛得離家出走的。」我笑笑,不語。
有留意到一點嗎?也許朋友們都沒留意。為什麼總是孤單的我,對於擇偶成家,伴侶相處甚至教育子女,隨時能夠說出十條理論?為什麼學校經營、人格發育、社會發展,我如數家珍?如今想起來,心,仍然痛。
樺華學姐ONLINE,我一如11月以來所做的,把近日苦況說一遍,她說︰「因此你更加要堅強!」那刻很感動,沒錯!堅強!不要倒下!少少苦楚等於激勵。希望能做到!冬天,11月反覆提醒我孤獨的滋味,挫敗、失落,永遠離不開,無法擺脫。但我每年,均期待著11月,無可救藥地戀著11月,以為所有苦難和哀傷,到11月全都好起來。也許,它每年都告訴我提醒我,人生永遠不如意,所以,我更應該認清夢想,堅強走下去。
我知道一切都是執拗和悲觀的錯,既然如此,但願我義無反顧地堅強地錯下去。我甚麼都做不來,惟有反覆自我安慰、消極沉溺至死。

突然想起一件小事。上學期,活死人學長同一天同一時間約了吉拉學姐和阿東學長開會,最後他去了吉拉學姐的會議沒去阿東學長那裡,令阿東學長生氣了一段日子。我曉解學長的決定。

2007年11月27日 星期二

垃圾

「框框是基礎,先把基礎搞定了,再下功夫和創意去改變它。你有那種基礎嗎?叫人別把框框往你身上套!說這種話,你才是動不動就求饒,根本是個好吃懶做的窩囊廢。你想想自己今天混出個甚麼德性!現在還敢說大話。」
說得太好,看了幾頁東大特訓班,如當頭捧喝。唉……為什麼一輩子是語言的奴隸呢?為什麼英文日文總是讀不好?又被英文老師點相了!小學開始已經如此,一直被英文課的老師認得,所以小學到大學的英文老師名字我都背得出來。
今天上課,因為下星期要報告(英文還要報告呀!多無聊),被老師叫出去,老師第一句︰「你考得很不好。」我毫無誠意答︰「不好意思。」她聽錯了︰「沒關係?」我再重覆。我想,某些原因英文讀不好,因為每個英文老師都認得我,而且我覺得英文課和數學課一樣,非常無聊,老師一直背一堆公式給你,不解釋,做練習,這麼下來就一節課了!而我們就只知道做做做,最好像牛一樣。
當然,這是藉口,也是我英文讀不好的原因。我討厭高頻率地做重覆的事,所以到今時今日我都很討厭吃飯,特別是沒變化的食物。
不過,說真的。我以為只要上大學就可以一直只做自己喜歡的是,沒料到還有不喜歡的東西束縛著。當然,相比起喜歡的東西,不喜歡的可謂微不足道。但,只有一點點不喜歡我都待不下去。只要有一點點不喜歡,我就會跑掉。如今,我又想走了!說真的,學位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我想要的只是經歷。
沒努力去克服就想走嗎?一想到這裡,回顧我過去21年,發現很可怕,原來,我這樣東躲西逃的過了21年,某程度和意義上,我這21年是浪費掉了。徹底地浪費了21年。一想到這裡,我整個人都沒力氣了!就趴在床上,兩個半小時的英文課就這樣過去了。
我,真的有努力去做人嗎?只是努力寫文章吧!書我都是但求看過去就算,所有事情都一樣,得過且過。我,到底還有甚麼是努力得來的?如今我所擁有的,全不是我的。我走了,要如何活下去?想進港大圖書館,行嗎?那麼多人給我機會,而我卻自暴自棄?沒日沒夜地胡思亂想,想天、想地、想人,又能得到甚麼?我……其實從來不喜歡自己,但為何,上天還不讓我離開?天生我才必有用,這句話是李白的自然自語,我唯一能稱聰明的一點就是,沒有被這句話騙吧!

2007年11月25日 星期日

世界的形式

剛剛吃飯回來,很不巧又與GAP超同電梯。到八樓,他故意踩我右腳踝說︰「哎呀!小心D。」之後我上洗手間,他大叫︰「小偷柯個廁所特別臭。」我依次想到以下的話︰「臭你別用。」「高老師『還是想把他拉一下。』」「活死人學長︰『這種人捉去精神病院就有得救。』」「天主為什麼要創造壞人?」
對於這種人,我很生氣。只是,遇上已經很煩,自己說得很煩,再告訴別人我想連聽者都很煩。幸好還有文字。
記得之前老師請我們吃飯,系上有些流言,她很生氣。首先說明系上的情況,那些教授們平均博士銜頭,會做出以下行為︰1)不高興時用三字經罵人 2)譏笑別人是太監 3)不理性地傳言 他們所說的流言誹語基本上用屁股想想都知道不可能,老師狠狠地說︰「他們侮辱了我們的制度。」學姐不停勸喻︰「不管怎麼做,也無法避免閒言閒語,你就不要理它。」
讀楊絳,讀到這樣一個故事。有一位老先生,待人很好,做事勤勞,與世無爭。高層出缺,大家都說他能升遷,他好像並不在意。結果公佈,升任人不是他,他失落。這說明,老先生並沒有出世,不能完全擺脫俗世的感情。結論是︰「老先生也是修人。」引申出來,教授也是人,也有喜怒哀樂。學姐不停說不要管不要理,但只要是人,都有感情吧!老師不過在信任的人面前抒發而已,我也不過想抒發一下。
楊絳接下來說︰「十磨九難出好人」,那些自我膨脹的,不過是妥協了,被內心欺騙了,靈性良心隱埋。是嗎?我倒贊成性惡論。一直不明白天主為何創造壞人,我相信有創造者,無以名之暫謂天主。胡亂猜想之下,發現之前只用道德標準理解,永遠違背,用生物學的角度思考,答案顯然易見,動物界最權威的法則︰「弱肉強食」。
首先,大家讀讀聖經。天主並非仁慈的,祂的仁慈只是近年來的事(約2千年,但人類歷史至少5萬年),衪用一種方法令人類活下來︰「屠殺」。這點說明甚麼?且看動物社會,怎樣的動物能當領導者?最強而有力的,最好打的,最兇狠的。反觀歷史,為什麼劉邦李世民能夠做皇帝?殺人如麻。殺人最多就能當皇帝,拜託,李世民可是把他的兄弟都殺了呢!為什麼美國是世界警察?軍力最強大呀!從這點看,狡猾的、兇暴的,一切道德價值君子倫理最貶視的人,往往地位愈高。愈強調道德的人,永遠登不上高位。試想想,假如一隻獅子與世無爭,他可以做王者嗎?那麼,為什麼要透過這樣的流血競爭來決定,最終目的是甚麼?
繁衍。
從這一點就很容易解釋,為何擅長運動的人愈容易吸引異性。地位愈高金錢豐厚愈吸引異性。因為,這是性的代表。一個人運動強,代表他身體健康,生育能力和生下健康後代的機會較高。金錢豐厚,代表下一代的存活率以及接受教育的品質較佳。優生學。
人,其實說穿了也不過是動物。無法擺脫潛在的與生俱內的獸性。感情在這方面,就顯得毫無存在的必要。

昨晚吉拉學姐找我唸書去,說要通宵。我拒絕。我是個不可能通宵的人。她找我,隨時我都可以列出十項理由,現在只想說「找人陪」此項。
前幾天和活死人學長討論女人,我強烈反對因為想找個人陪而追求異性。他說︰「人之常情吧!也不過斷言對錯。」我想了想,對呀!人之常情而已。有時候自己都想有人一起看看電視,說說笑話,為何怪責他人?學長續道︰「難道因為其他人只想找人陪,而自己打算長跑,所以大家敬而遠之?」
讀書看電視常看到所謂的世外高人,他們透過修練,去除七情六慾,名附其實的存天理去人欲。猛然發現一直沒留意的地方︰「存天理」保存天理,「去人欲」去除人的欲望。原來人欲可除去,即七情六欲並非必要,只有天理恆常。這些得道之人,只除去愛欲,除不去食欲,每天也吃東西。有些人甚至連吃東西也去除,中國所謂練仙,結果是全部死了。
我相信終有一天,人類會回復到動物的本性本能,變回猩猩,因為感情不必要。唐君毅寫人禽之別,最大差別不正是感情嗎?從這點出發,似乎,不顧條件不理後果去戀愛去濫交其實沒有錯。發揮動物本能而已,可能比我這類約束情感自命清高者,更正確。畢竟,我們都是普通人,有著一般人的喜怒哀樂。只是,我可能這方面多一點,那方面少一點,僅此,而已。

2007年11月23日 星期五

難以名狀

11月,過得很迷離。每一個星期,當我恍如沉睡中醒來,想做點甚麼,那個星期將近結束。這個月,當我想要寫點甚麼讀點甚麼做點甚麼時,赫然發現11月已近尾聲,2007年也快將結束。這,到底說明甚麼?
結括半個學期下來,閒事做太多,閒機打太多,閒話講太多,閒歌聽太多,閒書看太多,閒文打太多,閒事管太多,閒字打太多……這樣下去,還剩甚麼?當我意識到甚麼也沒做過的時候,今年已將過去。我嚇了一跳,心想,會不會,當我驚覺需要做點甚麼時,我的人生也將告終結?
這一年,我過得不太好,也不算差。
驀然回首,仿佛一個暑假下來,我迷失了,迷失得很嚴重。自從離開後,我,一下子掉進深谷。心裡一直想往前走,然而,前面總是不願意點亮燈,不願意露一點可行的路。長草及天,風也不吹一吹,讓牛羊露個臉。
午飯時又和活死人學長怨天怨地一番。世界,真是複雜。我們,就這麼樣待在台南混,到底,將來會如何?會得到甚麼?
開始查詢海外升學的資料,我又想離開了!走得愈遠愈好。只是現在的成績,能夠如何?學業不行,文章也不行。花這麼多時間寫的東西,許又認真看上一眼?到底,我缺甚麼?欠甚麼?為何得努力總得不到回應,為何辛勞和結果永遠不成比例地反向延展?
接下來,我要往哪兒走?往哪兒努力?為何大家都說我行但偏偏事實告訴我不行?也許,需要一個老實得人,告訴我永遠都不行,不要再存怎何奢想希望了!就這樣,平凡地庸俗地無能力一直下去或了結吧!
想得太消極,不如捧本書,讓自己快樂一下,快樂一下。惟有,如此了!

2007年11月22日 星期四

靈性良心

剛剛做了兩件要不得的事。第一,上班早走,事情沒做多少但教授不在就想偷懶(我可是和平常差不多打了三張紙,可能少了一張)。第二,剛剛上洗手間險些撞到人,沒講對不起,不知道我的汗水有沒有沾到他。現在良心過意不去,會死嗎?我很壞,很可惡,十惡不「瀉」吧!
讀完楊絳的《走到人生邊上──自問自答》做了壞事,報應十年。寫人的靈性良心受折磨。第一個故事,某男人拋妻棄子,娶二奶。結果文革時被石頭掉死,與二奶生的一男一女夭折,二奶跟了別人,再生三個孩子,餓死,二奶的新公和她病死。第二個故事,某的士司機撿了四萬元,沒交出來,藏著不敢用十年,心靈受折磨十年。
楊絳說︰「靈性良心受折磨。」比任何東西更痛苦。做了壞事後,心裡不好過,雖然別人看可能是很小的事。奇怪的是,當下要做的時候,並沒意識到這是不好的,往後回想,恐懼不已,痛苦不已,
孔子說,君子無一刻違背仁。可見我不夠仁,希望以後不要做惡事,當下能意識到自己的不足。別使將來後悔。然而每到考試都會後悔,但當下就是不想唸書。可見,活在當下真的不是好事。
21歲,不好的開始。這一年太概也不會有甚麼好事。要小心地努力地踏實做人了!夢,還是小造一點為妙。

本來被日文所苦,昨晚看新一輯高達,聽到一點點日文,喔!好高興呀!突然覺得讀了這麼久沒白費!其實我只聽到一句而且是有字幕的︰あれはgundam

2007年11月20日 星期二

無藥可救

話說今天考英文,雖然台灣英文不難,很易,但我深知自己英文水平只有小學程度,生字極缺。今天考試,本來極不喜歡上英文堂,更不喜歡考試,拿起筆,突然想到蕾昨晚說︰「好想有自由呀!」突然想︰「對呀!為什麼我現在還要考試,還要受考試和報告的束縛?」回來告訴活死人學長︰「你考試唸埋D咁哲學既問題?考完先唸呀嘛!」之後的考試亂填,一直想究竟大學是否適合自己,為什麼來台一年還沒找到渴求的東西反而不斷失去?結果連老師叫我我都不管。(基本上這是荒謬的事情,幾十個學生在考試,老師竟然帶頭打擾學生……)
不明白為什麼突然會想這個,只記起中五那年肥郭說︰「你要玩這個遊戲,就要律守遊戲規則。」那時我一笑置之。我以為只要上大學,就可以更自由,只要離開香港就可以更自由,結果只不過由一個蛋殼跳到另一個蛋殼。
昨晚頹廢不已,對JUNE說︰「不知應不應該放棄寫作。」她九成曲解我的意思︰「一個不成找第二個是應該的。」當時我沒反駁,因為反駁也得不到結果。基本上這句話是狗屁︰「做不成人,難道做狗是應該的?」結果就像張烈那樣,每天狗一樣生活。想到這,自己又堅定下來。
我選擇了這條路便不會埋怨,不會埋怨生活困苦,不會埋怨得不到成果,最多怨恨自己不夠努力,怨仇老師不如理想。
不過還真奇怪,每到消極,思緒總是比開心時有條理。杜甫︰「語到蒼桑句便工。」……難道這是文人的宿命?
這支筆還是會握下去的,如今只能希望不需要等待苦難過去的將來快點來臨。終極的快樂和自由,何時才降臨?上天會否回應我的渴求?

2007年11月19日 星期一

假如還有明天

其實,我一直都不喜歡今天,不喜歡這個日子。雖然說起來,今天沒甚麼特別,只是每到這個數字一定不會有好事發生。
報告失敗,完敗。COPY了一段不知道是甚麼的名詞,曾問那一段是甚麼,朋友說,那些東西一般人不用懂。當時沒意識到問題,結果教授今天就問,我答不出來,唯有說資料有問題。這就麻煩了,準備本來已不太充足,一問出問題,整個人就慌了。到第二頁,文句有些問題,教授又問,我又答錯,更慌,更緊張,手腳也在顫……唉……這些錯誤都是可以避免的,只怪我沒努力,沒努力,沒努力,找不到其他藉口,就是沒努力……沒努力的失敗,至少比認真努力後的失敗好受一點。
發現自己一個很大問題是,一直埋怨,一直埋怨。埋怨世界不好,埋怨人不好,埋怨日文很難,埋怨埋怨,找到問題源頭,卻沒有努力解決。日文唸不好,假如我這段埋怨的時間讀書可能問題就解決了吧!但……為什麼每次受折都只會窩在文字裡如受傷的獸用口水濕潤傷口?失敗乃成功之母,為何我永遠是兒子?
自信低落得很……討厭這樣的自己,討厭自信滿滿的自己,討厭自己。每年今天,我只會想起一句話,一句別人告訴我並每日每夜幫我複雜的話︰「你的存在本來就是錯誤。」 這是我聽過並且無法推翻的惟一真理。

2007年11月18日 星期日

兩後彩虹


無論今天打不打甚麼、別天打不打、後天打不打,都不算自然,全是故意。上天自然地創造了時空,人們不自然也為它們命名。自然地誕生故意,故意地自然。
前幾天還的這本書,已讀了一半。明天買不買?明天再說。
星期三買了兩本書,辦了張金石堂卡。誰知道今天看新聞,金石堂拖欠太多書錢,台灣出版社發聲明,停止向金石堂供書。今天去金石堂想訂書,售價員說沒庫存所以不能訂,我很奇怪︰不是因為沒庫存才需要訂書嗎?不管,看看明天晚上心情好不好,好就去買張大春爸爸版。反正一張卡,不會限制我只在同一間書店買書。分散資金,倒不明智。
新出版的書很大問題是,這樣一本三百多頁,其實沒甚麼字也沒甚麼內容,幾天就看完。一來因為我快,太多時間(不溫書之過),二來因為字都好大,圖好多。但價格反而因為印刷成本而上升,好想咬人吼!出版方面,香港就比較老實,圖就圖,字就字,以圖為主的書賣圖,字為主的賣字,不會一半賣字一半賣圖而且兩邊都不算最好。

大B SEND了畢業照給我看,他說︰「昨天很開心呀!笑到不懂笑了!」看著那一堆喇沙的舊同學,畢業兩年,也算共過苦難吧!樣子沒變多少,只有更醜更老。看著照片生硬的笑容,不覺自己都笑了!大B說︰「好齊人呀!差你咋!」我笑笑,就算我在,也未必會出席,出席也未必會拍很多。也許阿PAN一張大B一張三人合照再大合照就完了。
再三年,我就畢業,如今已陷入畢業恐懼。畢業大概不會拍照,學士袍也不太可能穿。性格自然而故意如此,故意又自然如此。勉強不得,勉強不得。

2007年11月15日 星期四

惟情不老,惟情易老

發現大家只有兩個情況會記起我︰1)做功課 2)失戀
星期一BILL跟我說︰「老林和他男友好嘔心,拍拖兩三天便扭扭抱抱地親熱,當她是妓女。」
我驚訝問︰「她前天才告訴我,學炒菜哄男朋友。你怎知道她分手?」
BILL說︰「我看她XANGA,故意過了生日才去,怕她有甚麼話,我不知道要不要解封。」
我立刻改MSN狀態︰「一個我想要保護的人。」我心想︰「一個小時內老林不上釣,我便回床看史記。」結果才十分鐘老林便HI我。
我很技巧地假裝不知道她已分手,她說︰「唉!我男友為我花費龐大。但是,我們相識第一天便拍拖,根本毫無感情可言。」
我問︰「你有否反省過自己?」
她沒有回應,OFFLINE了。

年青人最常犯的毛病是,不知道自己會老。一直興衝衝地說我活在當下呀我只是今天的我呀我要享受今天呀……卻沒有想過,自己會30、40、50、60。我常說︰「將來希望擁有甚麼生活,今天就要努力尋找。」生活如此,事業如此,人,也如此。
將來你希望身伴的是怎麼樣的人呢?樣子甜美但家事完全不懂?成績優異但是非纏身?口裡說愛你但與別個在床上嬉戲?
究竟,在開始之前,有沒有考慮自己需要甚麼?有沒有認真了解過對方?有沒有自己的戀愛藍圖?
極厭惡這句話︰「拍拖後才了解吧!不合便走。」所有戀愛問題都因這句話而起,所有自以為情傷甚深的人,其實你並沒有因為那段情所傷,你傷、你跌倒,只有因為沒有看清楚地上有石子、面前有燈柱,硬是要撞向前而已。這些話已經說過不知多少次。
蕾問︰「又關你事?」
也對,其實與我無關,但我無法置身事外,太希望世界完美了!

又收到友人分手的消息,10月已來第三個。看見友人悲傷,情難自控,其實我心裡很慶幸︰「付出真情,跌也有價值。」套一句黃偉文的歌詞︰「誰都辛酸過,哪個沒有?」
又是聽主題曲的時候--->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2007年11月14日 星期三

不夠努力還是沒有天份?

早上日文不幸被抓起來問書,唉,不懂,加上一緊張,廣東話就跑出來。字還沒背熟吧!但死記硬背就是記不住。教授說︰「班裡面有些同學已學過,但我都是從零開始教。人家已經在高層次,你還不追上來。答不上就代表你沒有唸書。」回來後向BILL訴苦,他說學語言是為了充實,而不是追上誰誰。
之前問肥鼠,他說他學日文,老師會設計遊戲,我跟他說班上的情況,他說︰「這是無心教學的表現。」但教授很自豪自己的教法,她一再強調︰「假如一個班最初50人,到第三個學期還是50人,那就是失敗的老師,日本人形容這是悲哀的。」然而日文挫敗感實在太大,她說我沒有努力,我拿不出證據反駁。也許,我不打BLOG,繼續聽、背、寫,才算努力吧!
不能說自己很努力。明天要考生字,我還在看閒書,腦中幾百萬個問題在打轉,沒有半點在想日文。但我還是每晚睡覺前聽一次,白天走路上課下課,聽生字、看生字卡。可能我學得比較慢,但也努力地學習呀!
其實我已經不算慘情,小龍女更可憐。她耳朵聽不見,問教授有甚麼辦法可以加強,教授當著全班說︰「不能夠用聽力不好作藉口,聽不到更應該認真去聽。」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我們心裡有數。後來我問她,她笑笑說︰「被當了就不學,沒有被當就繼續。」兩個字,灑脫。
下課後心情不好,去書店。本來今早起床時今情很好,跟蕾聊了一陣子,高興說︰「發薪水了!可以買書了!」結果兩個日文下來,完全沒心情買。本來打算去聽演講,但在書店療傷兩個小時,演講開始了一半,就不去了。
當我問僑生學長們,他們都說教得很難。但問台灣同學,他們覺得很好。我問台中學長,他說︰「只怪你沒有被日本人統治過。」到底我們有甚麼分野,之間發生甚麼問題?

路上在思考兩個問題。
第一)為什麼中國人愛取笑別人發音?如果曾經有跟外國人說話的經驗,都會發現,外國人不會取笑你英文不好。但中國人會。來台灣,有時候某些字不會唸,讀錯了。其中一次是開會,我把「土」讀錯了,校隊女排的就很大聲笑,心裡面不舒服。在香港也是,當某些人廣東話歪歪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那傢伙大陸人喔!」但當一個鬼妹說廣東話歪歪的,香港人就會︰「好得意喔!為什麼她說這個字時會發R音?」那個老師說日本人跟不上就退,我在想,如果是真的,日本人真討厭呀!不過,她自己出版的書有錯,看來她的話也未必可信。
第二)是否眼見為實?大家都想當李家誠,但有人看到他背後的辛勞嗎?他花費多少時間去處理自己享受不到的事情?同樣,由細到大在街上看到乞丐,大人們總指著說︰「沒有用心唸書,長大後就是這樣。」也許人家是北大博士也說不定呀!我不懂代表我沒有努力嗎?你很懂就代表你很努力?人人都做到而我不行代表我有問題?人人都不行而我行就代表我成功?世事,難道只有一種判斷和一種定式?雙對論即永遠正確?男人不可能生孩子?
講了一大堆,心裡面舒服一點了!上網找找中古史的資料,今晚講座時,再繼續唸日文。明天,又要迎接挫敗。本來已不多的自信,在挫敗和現實與理想的落差中更形低沉。我,是不是應該學會屈服?

2007年11月13日 星期二

青春的迷惘

今天打工,老師還沒回研究室,在外等。GAP超行過,不友善說︰「爆格呀!」他很煩,每次在宿舍走廊遇上,他一直「FUCK、FUCK」,我心想,你衝動去叫雞,搞基搵水寶,咪鬼過黎。
老師每次講及系上的是非都很生氣,因為她是主任,希望英式管治,結果一堆沒有制度下長大的老人,矛頭總是指向她,她承受壓力,蒙不白之冤,好多時跟我們訴苦。情映學姐(名字偽,取用要徵收版權)說︰「反正做好做壞都會有是非,老師,你就不要理他。」但許多事,不講出來,很容易瘋掉。壓力總需排洪。
我倒沒生氣,而是不明白世界上為什麼有這種人。要解釋很簡單,不就是平衡論嘛,因為好壞要平衡。然而繼續思考,找到極多矛盾點。
從小到大,課本上教育我們許多道德觀念,不亂拋垃圾、不衝紅燈等等等等,這些稱為公民意識。同時,也灌輸許多人應該保有的價值觀。到底是他們小時候沒唸書還是白唸了?理想的社會認為,人受教育愈多,就愈文明,愈文明,即愈會守禮。禮是人與人相處的一種技巧,他使人有隔離,就像一面牆或潤滑劑,令磨擦減少,糾紛減少,社會和人,可以更容易舒適地活下去。
然而,有些人就是沒禮。難道他們沒讀過人權宣言嗎?人生而自由平等,在不侵犯別人的自由下,行使自由權利。到底,為什麼呢?有些人,貴為大學教授,律師,但就是會做出野蠻行為,不理性地侮辱別人,甚至像沒唸過書的人一般,因小事動怒,跑去打人、砸玻璃,野蠻得很。
到底為什麼?難道大同與小康,人權自由等等,皆是空論?沒有這回事嗎?
我同意社會多樣論,世界應該多一些不同種類的人才穩定。然而當遇上不好的人不好的事,便希望︰「假如世界是這樣就好了!」把社會單一化,只有好人,大家的性格行為與我的想像不謀而合,世界就會美好。原來我也是一元論者……
許多老師希望幫助GAP超,問我有甚麼方法。我也是GAP超問題的禍首,認真思考半個小時得不到答案,問咸濕學長︰「他中學時已經如此。」問活死人學長︰「捉去精神病院就有得救。」世界到底在發生甚麼事情?有好人有壞人,理論上我明白,實際自己又該如何操縱呢?我該如何?獨善其身,還是先天下之憂而憂?以為自己2字出頭,應該更能了解世界,結果還是迷霧一片,迷霧一片。

本來還想說說老林,但怕太長,過兩天再說。

2007年11月11日 星期日

書蟲...咬!

懂得永恆,要我們進化成更好的人。進化論@達爾文(COPY 蕾)

近日書蟲咬得我好痛。哈利波特看完,方濟會看完,手上的小說都看光,餘下好幾本去年上課沒讀完的指定書(有些是集體訂購然後從來沒教過),以及兩本英文小說。
早兩天去誠品,看到好多新書呀!最想看張大春的新作。這是舊封面,如今又出版一個新封面,真是的……好想看看,一個作家由青年的張狂,走進中年,結婚生子後,到底風格會變成怎樣呢?早一兩年我拼命讀張狂的年青人的作品,才不過兩回冬,竟然想讀中年男的心聲。我想知道一些將來的事,不在再停留了!
令人
驚喜的是,時報出版漫畫了!
要知道時報一向有品質保證,不好的書,不出,
竟然出版一本美國漫畫,好奇下翻看,大為驚訝!
「美國人畫出這樣的作品!」

一直以來,美國漫畫都是英雄主義,
蜘蛛俠、蝙蝠俠、美國隊長等耳熟能長。
可是,被子絕對不是描寫英雄主義的東西,
相反,他寫一個美國農村長大的孩子,一生心路歷程。
如何被欺負成長,被嘲笑、戲弄,
宗教信仰如何幫助他,卻無法改善他。
小時候對弟弟所做的惡行,留下陰影……
看過第一章,深為作者的後現在虛無驚訝,
如此深刻描寫自身的漫畫,還是第一次讀到,
分上下兩冊,價錢有點貴。

問題是,上課的教課書我還未買……=口=" 書隱難耐,好想看小說呀!
順帶一提,字花在台灣開賣,台南誠品從第七期開始已經有在賣,實在太好!但很貴,反正站著看完就好了!

2007年11月9日 星期五

不為君王唱贊歌,只為蒼生說人話

學校徵文落空,不禁問自己,到底還欠甚麼?文筆?想像力?題材?那篇堆砌出來的學校徵文東東放在隨柳那邊,有空去看看,給一點意見。
隨柳的命名嘛,要算好久好久以前的港劇《太極張太豐》,自己沒看過,只聽過主題曲,鄭國江的詞,到現在還會背︰
風中柳絲舒懶腰,幾點絮飛飄也飄。
誰能力抗勁風,為何樑木折腰,柳繁卻可輕卸掉。
於世上,也知顛沛未能料。
傲然笑,冷觀得失感玄妙。
風驚雨急自巍立,扁舟也可渡狂潮。
葉柔力搏千斤,淡然隨遇變招,雨後紅日千里耀。
音樂總陪著人成長。有些人是兒歌,有些人是鋼琴曲,有些人是流行曲,有些是英語民歌。於我而言,武俠片集主題曲是我成長的背景音樂,武俠小說成為主體。到現在,這些短小精幹的歌,比那些長篇大輪重播幾十年的流行曲,更令我記得。至少我沒辦法完整無缺把K歌之王的歌詞背出來,武俠片主題曲倒能隨時背好幾首。天蠶變啦、大內群英啦、霍元甲啦、蘇乞兒、萬水千山總是情等等等等。我發現性格中被這類俠義影響太多。可能我外在是後現在虛無式村上春樹,中間一點點韓寒式狂傲,而最深層還是狄青范仲淹郭靖楚留香呀!
早晚會寫一本武俠小說的。寫著起火了,生存的動力可能就回來。

呃…上一上YOUTUBE,竟然找到主題曲片頭,把剛剛的歌詞訂正了一下,請看︰

2007年11月7日 星期三

隨柳

身如柳絮隨風擺。開了個新BLOG用來放文章︰housesroad.blogspot.com 專門放文章用的,慢慢把從前投稿沒回音的,網上發佈的整理一下。新文章在這邊也會發佈,那邊放舊文章,給自己懷念一下舊時光。

FIREFOX更新後竟然不能上巴哈了。近來電腦也有點問題,掃了毒還是很容易HAND,要不要換WINDOWS呢?但又怎麼BACKUP電腦呢?科技的東西呀!總是牽著我走。

數算日子也該給張SIR寄信,開了HOTMAIL又不知講甚麼好。他又不會回信,都是自然自語。還是有極大衝動再找他吧!放一篇掉低很久的小說,太久沒寫,找天一點一點努力寫。
文章太長,試過摺疊,但失敗。可能不支援吧!真煩人……

崔志言再次吃力地攀上戰前建築的樓梯,中午面試時,分明看見升降機。如今繞了幾圈竟然找不到,唯有認命跑樓梯。認命嗎?中午面試的女子也如是說。

中午是他三個月來第七十五次面試,他想,這一次大概又要落空,另外預約了船務公司面試,也不錯,到外地走走,橫豎花光積蓄也沒法付清水電煤雜費。仔細核對手繪地圖,狐疑地登上危樓般的戰前建築。

吃力地在陡科狹窄的爬上四層樓梯,左右探看,好不容易發現小木門的門把刻有血紅的文字︰「羅多事務所」。緊張地敲門,沒有回應,崔志言只好戰戰兢兢地扭動門把,拉門入內。卻見一女子,二十出頭,刷馬尾,運動裝,不耐煩地端坐在與大廈外牆極不搭調的現代化辦公室裡,送上簡單的表格給他填寫。

表格只需填寫普通的個人資料,不必貼相片使他鬆了一口氣----少貼一張照片能降低見工成本。有些大企業,光是資料表已經滿滿的五六頁,成績單工作證明副本影印好幾份,照片卻不影印,向申請者索取好幾張,還要吝嗇不錄用通知單,每念及此崔志言便憂愁不已----特別是手頭緊張,入息沒有希望的時候。

遞回表格,女子含著棒棒糖退入後室。崔致言環視約一百平方尺的辦公室,除現在坐著的,還有三四個位置,設備先進卻好像空置良久。右上角走道神秘,幽暗處隱約感到一扇門,崔志言猜想應是茶水間的通道。迴視左方剛進來的門,旁邊升降機門冰冷襯托著,赫然想︰「為何剛才沒發現升降機?倒不錯,待會不用爬樓梯。」然而升降機與辦公室之間,存在四尺多環繞天花至地面沒有裝修的區域,仿佛剛搬進來不久,工程尚未完畢。不由一抖,恐怕是就職騙局。

女子歸來時含一根棒棒糖,說︰「晚上730分,外賣叉雞飯來上班。」

「今天上晚?」

「對。帶駕照。準時。叉雞飯。到時候解釋工作性質。」女子掉低一疂文件,走幾步忽回頭︰「對了,下午船運的工作不用去,別浪費錢。沒希望的工作。你命中注定進這一行。」崔志言悴然一驚。

船運面試的結果被女子料中。崔志言反覆思量那句話,不過是普通騙人的話,為何自己如此害怕?他拿著叉雞飯再度走進殘舊建築,走了兩層,中午面試的女子怒氣沖沖跑下來,責備︰「遲到!你!走!跟我來!開車!快!」

崔志言競競驚驚地駛抵鬧市一家旅館側,接過數碼相機,女子說︰「拍下十五分鐘後出來男女的照片。愈多愈好。」說罷低頭吃飯。

正當晚飯時間進進出出的男女,成雙成對不知多少。等了十五分鐘,恰有一對中年男女出門,崔家言捧機便拍,直到二人轉角,也不知拍對沒有,想要問女子,她卻已睡著。無聊等候半小時,女子醒來問︰「怎麼還待在這?」崔志言莫明其妙駛回事務所的地下停車場。

吃力地登上事務所,女子走進間,好一會咬半支棒棒糖,手中拿著幾支,咬字不清對崔志言說︰「工作大概就是這樣,有案子就接,那邊的電腦可以用。薪水件計,全接下來就對。鑰匙在這,每天11點上班。銀行戶口等等資料,電腦裡可以找到。就這樣。」放下兩張鈔票後離去。

「下個月房租能繳清了!」崔志言鬆一口氣。

2007年11月6日 星期二

早寒的冬

晚上史學講座後,與活死人學長、劍學長和吉拉學姐吃東西。席間談笑甚歡,言及海南島,講起幾年前MILK教的海南話粗口,學姐生氣說︰「你可不可以不講這個呀?」我說,可以,但心裡面不服氣︰最討厭別人叫我不講這不講哪。世界上沒有不可以,我很討厭別人打擾我講話。雖然有時候知道自己言語過份,但心裡面就是不舒服。別人叫我不要做某件事,我倒沒那麼不舒服。可能近來講話太多,這兩個月已經被人這樣說三次,那麼,我還是節制一點,不要太狂。不講不錯。然而早寒的冬天令我很有說話慾,還是多寫文章,多寫文章。

MILK教我們海南話粗口的冬天,也如今年早寒,不用屈指,都知已四年,四年,已經四年。四年前的我可有想到今天?沒有,絶對沒有。那一年,真真正正入世,見識世間險難。動凡心,生閒氣,鬱悶良久,好事難求。
早寒的冬,在MILK家渡過的那段日子一生也不會遺忘。儘管如今我和她關係極疏離,她不是做功課也不會找我。心裡面還是希望她對我們能坦白一點。也許,我當初沒看清楚她的性格吧!自以為看到很多,也許我只看到一部份而已,沒有真正了解,就像同學們看我一樣。

如今他們看我都只是說眼鏡很好看呀衣服很漂亮呀,再這麼下去,我真的想換回破舊的哈利波特眼鏡了!他們,只是看著我外表吧!大家說我變了,學姐也說我變了,是變了還是大家沒有看清?如果我把牆築得太高,冰封得太厚,那麼,我多說一點話,請你們看真我,看清潔以後就會發現我多麼討厭,連那一堆傳說有血緣關係的都侮辱我。這是應該的吧!好久以前,已經有人告訴我,我的命格如此。我沒有埋怨,沒有埋怨,只是,請不要說我變了,請不到在沒看清楚我之前說我變了,請不要在沒看清楚我之前下任何評語。我討厭這樣。幸好早知如此,所以才沒有學長們的煩惱。

男人走在一起,就只會講女人和錢。學長們沒有錢的煩惱,沒有為找伴侶而生的煩惱。如今,我只要把心情調整回從前的樣子就可以。回床繼續寫未完的小說。以前的我就像今天的蕾。喜歡和她談話因為好像在和以前的自己說話,甚至連態度都一樣,很可怕。她,又落在我當年的處境,意識到喇沙泛政治化權力鬥爭,古永康的狗賊態度。她說想去流浪,怕感情成為包袱。我說沒有說甚麼,假裝忘記她的夢,我想說的是,假如你覺得那段感情是包袱那麼那不是真愛。是我的理想太高?或是根本不可能?她問我,假如這輩子沒法出書,那麼,我會怎樣?我說,死得自然會有人完成我的心願。我所說的是,假如我過不了28,都比朋友們早死,死時他們尚未破產。不過應該不會,我知道不出幾年,將如烈火般燒火一切。認為我誇張的人實再太不了解我。說話這麼多,請想想看,究竟你們有沒有了解過我,站在我的立場想我需要甚麼?然後,再想想看,到底自己是有恩而我,還是拖欠著我。如果是後者,請盡快閃躲。

其實,我討厭多話的我。惡夫佞者。說到底,我也不了解我。

2007年11月5日 星期一

十兄弟


好多想做的事沒做,應該做的事沒做。想打BLOG、打文、SEND MAIL給張SIR……應該找書看、讀筆記、背日文……事情堆如山,而我跑來打BLOG呀…是不是在浪費時間呢?不知道,只是現在想做,就做。幸好我習慣不錯,做事雖慢,總會把時間計劃周詳,每件事分開十幾天完成,限期內還是能做好。只要今晚把宋史題目再抄一次,就好了!不過日文還是不熟……唉……難道要做一輩子語言奴隸?

終於分散他們十兄弟,十本史記讀了三本,眉批滿滿,似懂非懂,古文能力太差。說實話,我中文也不好。
史記精采,但某些地方還是苦悶得睡著。現在正讀第四冊,書,全是太史公的讀書心德。大家的思想呀!真教人驚嘆。不過很悶…一直在說教。現在才看到樂書,儒家六經,還有四本半,希望快點讀完,可以看世家。留候世家呀!好戲在後頭,愈後愈精彩,很期待。

手頭上的小說讀光了,沒錢買新書。有錢也先買教科書,教科書都好貴=0=" 快點發薪吧!不然要動用救濟團隊了!再說…發了薪也不一定有錢買書……書…真是高銷費的必須品…幸好我不好名牌,不然更麻煩。

2007年11月2日 星期五

冬如劍

秋涼,蹺課。新聞英文太悶,NOTES借給阿噓,不知何年何月歸還。下午去書店抄書,做好宋史。如今整理文章照片筆記,一邊看火鳳。日文還在垂死猙扎,我問學姐,學姐說︰「才第二課已經快死?」事實上從第一課開始已經快死= =" 來不及背,討厭背,一直背一直背很沒意思。所以不斷聽不斷抄寫。其他同學已經能熟練到看到字拼音,我還不行,思考良久才能把音想出來。順其自然吧!但期中考快到。不甘心呀!不想一輩子當語言的奴隸,但又沒法子一直操練。反覆的事情做了,人都瘋。
肚子好餓,已經兩個星期沒吃早餐。不做事就不吃。偏生早起,如果10點才起床倒沒甚麼,如今真是飲水飽。也沒關係,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照片早應該放上來,無奈相簿的SIDESHOW有問題,把照片UPLOAD到FICLUK,PHOTOBUCKET那邊又弄好。既然弄,順道把音樂把放上去。高美館之行的照片。
還要整理好幾年前的文章,找個地方放好,太亂的東西真麻煩。幸好我有很多BLOGGER SIDE,網路真方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