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8的文章

颱風颱風颱風

前天還是悶熱天,昨日一覺醒來,風雨狂暴,像八號波一樣,甚至猶有過之。一日狂風如黑夜,旁晚雨勢稍竭,暴風仍然肆虐。忽然想去育樂街一趟,看看風雨之下是甚麼光景。後來想了想,出一出去又要換褲洗襪子,就放棄了。
同房台仔的厲害我終於見識到,昨日休假,一整天待在房間,看見他除了早上八時,到宿舍大堂的販賣機買迷你杯面之外,其餘時間,他的屁股都沒有離開椅子,眼睛沒離開電腦和魔獸,直到我睡覺的十一時三十分,他連洗手間都沒去過,非常誇張。我心想,即使你打機打死了,我都不會給你半點同情。
這個時間本來要上班的,可是風雨雖然減弱,仍然能吹反扇子,我便在宿舍偷懶,好好看一看我的lonely planet,計劃天晴過後的旅程。lonely planet的資訊比台灣出版的旅遊書少,可是重點的旅遊項目都有。記得春假時有一位學姐去日本旅遊,她表示看了四本書計劃行程,那麼我看兩本就差不多了!只不過,旅遊書只是簡介,如果想更深入了解,必須多找書和問當地人,可是並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得到。我的目標是用歷史學寫論文的方法來寫一篇遊記,介紹有證據、資料,同時有圖片細部的描寫,更有行程規劃的經驗談。龐大的理念,首先還是得踏出第一步再說。畢竟遊歷、閱讀和認識一個人一樣,一次接觸不足以讓人了解,甚麼多資接觸依然感覺片面。時光有限,歲月無情,我只能做到在有限之中窺看那一抹風情,成敗功過是非優劣,交給他人議論,我只做力所能及的事。
呀對了!今次風雨比上次更激烈,卻沒有停水通知,真神奇。

為風雨飄搖的日子作一首詩︰
從不醒來流浪到遠地,
風雨過後花落滿池,
撿起地上零碎的星星,
用不曾記得的詩寄名信片。
風灌進耳際欲傾訴回憶,
髮梢搖擺頭屑飄遠,
逝去的二色燈映照路牌輪迴,
葉兒倔強終要離枝亂散。

舊酒新瓶

黃易死性不改……走火入魔啦

黃易的文筆一直不及前輩武俠小說家,以科幻小說而言,也夠不上倪匡的簡約緊湊,有時候差得想舉拳揍他。我最受不了他亂用「資格」二字,例如二人對恃,即將開戰,卻問︰「你有甚麼資格殺我?」我心想︰「他媽的,殺你還需要資格?有能力就行了!有資格沒能誰殺得了誰?」其他濫用資格二字的例如,懶惰不舉,反正我又不是寫論文。
黃易小說賣點在於情節和想像,單獨看一部作品,他的想像力之驚人,的確能滿足讀者。但多讀幾部,不難發現他的人物角色,只是換個名字換個時代再次出現。《封神記》裡,芺紀瑤即是師妃暄,絕色是彎彎,沒有女人在身邊的伏禹是徐子陵,一見女人就成寇仲。換了個情空背景,用同一個性格和劇情,胡亂安插一些時空設定、不懸疑的劇情、沒有深度的對白,又出一本書。換湯不換藥地寫小說,當作流行曲?能進K房就好?可惜如果這樣寫書的人最賣,暢銷書榜上的大多如此。書腰引九把刀評語,黃易的書令人上稽,我心想︰「封神記能令人上稽,就不必送書套促銷。」說實話,如果書套漂亮,我還是會為書套買滿四本,成套後拿去網拍。

期末考後都沒有去老師辦公室,前幾天一去,才發現老師有許多天下文化的新書,據聞不錯看(奇怪的用語)的時穿旅人都有,很想看,但不敢問她借,因為書很新,還是讓老師先看。雖然,她應該不會看。可是我還有很多書未看,買的免費贈閱的,加上近來不斷希望轉變閱讀口味,多讀一些偵探、驚慄、知識,不想整個暑假只顧打工。

昨晚動筆寫了一點上星期密謀的故事,告訴學姐她是其中一個角色。她嚇得花容失失,連忙說害怕被人發現。我說,我的BLOG呀,一個月都不到十個訪客,怎麼可能有人識穿呢?她緊張不已,我把稿子UPLOAD了便睡,來不及聽她意見,晚一點她上線大概會罵我吧!那篇文章又是毫無目的地開始,連名字也沒有,有興趣的幫忙取個名字,名不正則言不順,雖然當平日練筆,無傷大雅,始終希望有一個正當一點的名字。

城鄉草稿

開闊的高速公路右側防風林後的村子,夾在邊鎮和飛機場之間,城市邊沿的土地疏疏落落住了百來人,迅榮和我的故鄉,就是這兒。這兒的人生活平靜得不起波瀾,過去百多年中國歷史大起大跌,動盪不安,從他們無憂無慮的笑臉上,找不著半點痕跡。據說,村子自古以來沒有受戰爭波及,颱風地震蝗害與村子無緣,即使共產黨徹底的社會改革,也革不掉村民的生活和性情,外來紅衞兵進村,常因欠缺批鬥對象離開,村中亦有不少青年當了紅衞兵卻沒有對象而離開。所以興建飛機場,對村子來說,是恆古未有的大事。
更改村名首先觸動了老人的神經。名字對於一條連青黃不接都不會發生的村子而言,並不重要。可是原來的名字太不雅,官吏恐怕老外經過村子,看見名字又或旅遊書上標明村上,會令老外見笑。老外取笑是小,官老爺面上無光是大,可惜老爺的官不是捐來的就是搶來的,胸無半點墨水,改名字力不從心,只好召集小鎮中小學教師及一眾村民,墟期時舉行民主選舉。嚴夏日烈,百來人圍座墟市,各聊各的自家事兒,鎮長立於豬肉枱上,汗流如馬尿,半小時喝下兩斤水,一個字也徵不到,急得想拔槍搶字,以免自己中暑陪了小命。手槍運送途中,人群裡某高中女生起立疾呼︰「我看用鎮長的名字好了!反正,就一個名字而已嘛!」女學生的言論,好比爆破三峽大壩的炸藥,老師們立時議論紛紛,甚麼祖宗之法、三網五常,三字經千字文毛語錄全數般出來。村民儘是文盲,聽了老半天,搞不懂知識份子的把戲,呆呆地看著十幾位老師激烈爭吵。我記得,最後也是那個位女生說一句話,終止爭論,也阻止鎮長的槍︰「階級鬥爭是革命的象徵,各位老師爭了半天,村子不如叫『愛爭』吧!」群眾盲目鼓掌叫好,老師鎮長全折服於她破褲管下,從此以後,她受到鎮上所有人愛戴,年年考試第一,高中畢業更獲鎮長顉發奬學金出國留學。後來工匠也是個文盲,新牌坊豎立儀式上,鎮長紅布一拉,鮮紅的三個字「愛真村」嬴得文盲卻不色盲的群眾熱烈擁載。
多年來我不停向她確認,她當日提議的是否「愛爭」,她不厭其煩的回答的確是「愛爭」,到底為何變成「愛真」,她並不清楚。飛機場建成,她是第一位出國乘客,上飛機前她叮囑我︰「學弟,你趕快學會用電腦,調查清楚誰改了我的名字,發電郵告訴我。」很不巧的,但事實真相我沒有查到,反而給迅榮找著。當我努力學會電腦,傳電郵給學姐告訴她事實時,學姐回覆︰「學弟,現在沒有人用電郵了!申請個即時通吧!」我按照學姐的指示申請即時通,在鎮上虛耗整天光陰,…

失之我命

i changed a little bit of Ooparts, unabled the songs plugin, added friendfeed, which can show what i was updated. i think, i have added the aupter add-on, i make's my blog show youtube's video easily, another sound's add on placed in ooparts were stpid and distering.
i try sleipnir, the browser disgned by japanese edior. a lot of people give good comment to sleipnir. what my opinion is, sleipnir is better than IE but Firefox is better than sleipnir.轉返中文,樓上個段係返工個時打,係研究室部腦裝左sleipnir,無傳說中咁好用,但有一個好好既功能,就係分割TAB,可以好似WORD同EXCEL咁,幾好。查下FF有無ADD ON有呢個功能,即裝。一邊睇土豆一邊打BLOG都唔錯。看了青文奬結果,又係鬼影都無隻。算啦!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唔係咁都無計。近來寫作散漫,上班忙碌,好需要放空心情去寫。人閒筆落,夜靜心空,快d搬,有個私人空間,應該會好d。當然,心情都有好大影響,依家心境變左,不過目標依然未變。想寫個新故事有眉目lu,得閒就開波,不定期更新,而且已經同學姐傾好,佢話,唔寫私人野就得。我話︰「好難lu,唔寫私人野有咩好寫?」大B話,機遇未到,我都唔知係機遇定係文筆未到囉~~

忽發奇想

今日打工,閒來無事,讀余華《兄弟》,忽然想到,假如打余華的鄉土情加上村上的城市慾,會變成甚麼樣的文章呢?
近來因為樺樺學姐RSS網路新聞式告訴我她近來的遭遇,我突然想寫一個類似新聞的故事。沒有佈局,沒有腹稿,沒有預測。可以和讀者一起參與,結局無人可知。這個念頭在腦中萌生了幾個禮拜,今天突然把寫作手法都想出來了,在一個小村莊裡的城市情慾故事。
讀了村上春樹後,一直想嚐試那種後現代的情慾故事。所謂情慾故事,不比過去亦舒等的愛情故事,而是夾雜了一些西方的思想,在情之中,各人有著各種慾望。試過一兩次,但一直寫不好,原因在於未曾經歷過,過去保守和律己精神侷限了自己的筆。讀了兄弟首章,余華居然可以把情慾這回事,寫得那麼鄉土,那麼詼諧,成為新的共產鄉土文學的新題材,我想想看,也不錯嘛。等學姐ONLINE再和她商量,如果她不願意提供她的生活素材,就沒趣了!下一步就是思考如何連結,把一堆無關重要的鎖碎事串連成仿若有整體,又似無意結合的文字,簡而言之,就是把文字,變成生活。
上午去博客來,發現lonely planet特價,便宜兩百元,立即訂了。晚餐前去了一趟成大書城,看了一些南投的旅遊書,恰巧又有買滿499贈卡活動,引誘一下阿東。兩本旅遊書坐底,再加上一些地圖及網路資源,應該可以安排一次漂亮行程。多快好省之旅。下一步就是登記青年旅舍了!努力向世界出發!
近日新聞都在賣文雋的BLOG,提供如下︰劉嘉玲當日被逼拍片 那是一個怎樣的年頭
再下面是我近來打工的書店,不知甚麼時候會炒我。http://blog.pixnet.net/sgroup18

放下背包

聽了EASON新碟,感覺好像抓住了他,卻又像很遙遠,陌生,不再像以往認識的EASON。的確是他的聲音,不過他仍然在變,這種變化很有意思,特別對於一位風格明確,穩佔廣東流行樂壇一歌地位的歌神,居然可以如新人般百變,勇於嘗試。
過去的包袱是沉重的。一路背著預感、K歌之王、兄妹等等雙百金流行曲,每一次出碟,大眾無非期待再來一首K歌之王,更絕世的K歌。三年前加盟新公司,推出三片廣東專輯,仍是英皇的出碟念頭,把最好的歌留給EASON,因為他功力高強,只要穩紮穩打的唱出來必定風摩全城。U87的歌曲調子較平和,也算是突破,可是落花流水、富士山下明顯是延續以往教人熟悉的EASON。廣東慢歌似乎走到盡頭,Listen To Eason選取快歌和舞曲說明慢歌窮盡不得不轉變,事實並非如此,那是EASON概念大碟的開始。
EASON有許多令人回味的金曲,可是到了今時今日,記得的大多是單曲名稱,並非碟名。說實話,除了黑白灰和U87還有印象外,其他碟名我都忘了,評論時常用歌找大碟名稱,這說明甚麼呢?舉個簡單例子,如果我要找周杰倫的,首先想到葉惠美、七里香,然後知道內裡有甚麼歌,我記得古巨基有一張專輯主題是遊戲為題,然後他又有人生為主旨貫穿全碟的「我生」,可是EASON呢?我依然說︰SHALL WE TALK那一張、人來人往那一張……近一兩年比較方便︰「就是EASON那一張嘛!」製作群懶得構思名字,直接KEY進EASON的名字。EASON由一位賣實力的歌手,演變成賣歌的,再變成賣名字的。一位歌手只賣名字,大概就要退下前線,隱居不再領奬,偶爾像張學友、周華健那樣,唱唱歌,開個巡迴演唱會供人憑吊。
EASON不願如此,他的製作群亦不甘心,努力替他尋找突破,不願定型,創造另一個高峰。這次的改造行動,刻意割裂過去, 嘗試像LISTEN TO EASON,為新碟統一主題。LISTEN TO EASON的主題是傷殘的,錯在crying in the party,一首慢歌破壞整體結構。不想放手則是發育青年,全碟用「路…一直都在」、「Arn't you glad」、「然後怎樣」貫穿帶領「浪遊」此主題。三首歌的次序很好,Arn't you glad作為中段澎湃地把前四首歌的緩慢推向高潮,「然後怎樣」作為終結並巧妙地一歌二唱,加插長時間的停頓和讀白,再回到首27秒的音樂盒旋律,告訴大家,其實現在才是開始…

颱風小結算

算起來,這個BLOG用了一年多,改版幾次,現在算是定型了!我也不想再改,雖然未如理想,總覺得別人的BLOG比較好,清潔乾爽易讀,不過安裝了大量外掛,使我都不願再作大變更,從新再安裝會累死。上網查看統計紀錄,發現最多到站的地點是香港荃灣。O曬嘴,我有認識的人住荃灣嗎?而且是每月100次。思考良久,可能是網路供應商的終端機。要不然就是那個人中毒了!
來成大後第一個颱風天。即使小事情,台灣人都放大到災難層次。比如颱風,我在HK時,十號風球還上街玩,感受風力,縱使街上狂風暴雨,店舖關門蕭條不已,但香港人遇風多數高興,有假放,躲在室內十分安全安心。可是現在台南,只不過是HK黃雨的程度,昨晚風很大,可是今早風已減弱許多只剩下雨。上網看,居然說全台南停水……公告說雨太大使水污濁得超出處理廠負荷,水質欠佳,必須停止供水兩天。我O曬嘴……= =在HK從來不會發生這種事,問瑪雅,她說很正常,而且從地理、社會、民生各方面解釋,在她而言,颱風也是一場災難。對我而言,颱風是一場遊戲。
昨晚在宿舍很熱,比比室外氣溫24度,但宿舍關上門,沒有半點風,即使窗戶大開,樹浪聲汹踴,可是宿舍裡十分熱,睡覺時不得不開冷氣。研究室也是莫名其妙地熱,焗得不行,因此我也開了送風。
雨勢由朝早的大,轉至如今快停雨了,明天還得上班。台灣好像沒有風雨的分級,從這方面來看HK比較規範,而且我們知道即使10號風球上街,不去危險地方是很安全。而TW呢?我不敢肯定。不管了,希望宿舍水塔有足夠儲水。看看甚麼時候有空,把EASON的樂評打完再說,那麼短的文章竟然兩個星期還沒好……= = 機動力不足影響很大的,現今社會講新鮮,我卻慢條斯理,實在過份。

Web

一直想弄個個人首頁,分享自己的帳號、近來找到的有用資訊,統統集合起來給其他人看。網路就是分享,可是作為一個潛水族的我,大概沒甚麼人找到吧。本來想打一篇文章介紹自己辛苦找尋得來的網路資源,不過看來不用了,今天上網看到電腦玩物介紹,找到不錯的網站,有空點這裡看看吧。

星期一收到大B寄來的災難救急包,算一算,也百多元,大為感概。人類有一種迷思,以為不依靠別人,獨立生存就是成人的證明。事實上,這可能嗎?我的這種迷思更深,總想一個人過活,與世界割離。不過,又怎捨得忘掉這份友誼?我這個人甚麼都沒有,甚麼都很笨,沒有成就,沒有專長,惟獨一雙眼睛精明厲害,結交的都是一時之選,大概沒多少人能像我這樣,朋友都可以無私地互相幫忙吧!他們又瞎了甚麼狗眼交上我這樣的朋友呢?
數量而言,現在的衣服比被偷之前還多,褲子少了兩條,但也足夠,因為兩條穿了很久的長褲不見了,看冬天時要不要買一下,我到現在都沒有冬天的褲子。
衣服都新的,比以前的好看,惟一究病的,只是沒有感情而已。以前的衣服都穿了三年以上,而已只有那幾件,每天上街的日子,一個星期要穿三次,日久生情。環視現今身處的地方,書是新的、筆是新的……所有所有都是新的,唯獨是沒有感情。
感情需要時間薀釀,在這個變遷過劇的世界,還有甚麼回憶留下?講求速食,拒絕長久。許多人失去才後悔沒珍惜,因為他們以為,那樣東西會恆常出現在自己面前。我沒有這種惡習,因此在身邊的事物都很珍惜很珍惜。衣服縱使不見了,也沒有這種懊惱,每一次我穿著它們、洗、掛、熨,我都全心全意投入。可能,這也是我活得太累的原因。
希望這些新衣服,能伴我到老。

上班時和子秋MSN,聯起音樂,原來他是收藏家,聲稱E=MC*2的台灣版中文名稱是他投稿獲選的,對話中談及孫楠,找來他最好的歌,回味回味︰

……衰左……

唉!晨早起身,醒起今日再返早班,尋晚唔記得去拎鎖匙!!唸緊點算好,即刻開電話。老闆娘尋晚留言,叫我今朝去問佢拎……今次死LA,唔知會唔會炒我……唉……第三日返工就搞單咁既野……唉……
近黎成個人失魂落魄……成日做錯野,我都唔知點解。記性差左好多,唔係唔記得呢樣就唔記個樣。以前成日覺得記性太好,想忘記下,但記性真係差呢,又成日做錯野……真係攞命……
唔知會唔會炒我呢?佩嫺話第一次肯定唔會。我心唸,其實佢炒左我,我可能仲開心。唔洗返咁多份工,唔洗咁大壓力,多一D時間比我唸下野,睇下書,打下文,都唔錯。如果唔係無錢,又有邊個想返工WO~~唉~~我真係極之唔想,就咁打工打到65,日日都出賣肉體……唉……但係又無其他辦法維持生活……生存二字教人太沉重。
昨晚BILL說明年四月會來交流。本來我想他和我一起住,租他付。可是再多想一層,家頭細務他全都不會,我豈不是要服待他?看著現在暑宿的台仔,一邊生氣,一邊羨慕。每天沒日沒夜地打ONLINE GAME,早上才睡甚或消防員式的兩日才睡一日。生氣的是,假如人還在中學,這樣過暑假,無可厚非。如今已是大學生,整個暑假就躲在宿舍,開著冷氣打機,難道沒有甚他事做?雪糕學長說許多TW大學生,暑假都浪費在遊戲上,如今真是開了眼界。另一方面,過了20歲還可以像15、6 歲那樣做人,無憂無慮幼幼稚稚弱弱智智,多好。
昨晚我開了冷氣睡。熱嘛。外面30度,房間31,關上門32,窗也關了33。晚上熱醒,他媽的,門關了窗關了冷氣也關了。平日不是很愛開嗎?前天下雨,24度,關了門窗開抽濕。我O左嘴,開曬門窗,D風吹黎都唔知幾涼。3點熱醒,我落床開返冷氣,又訓。到左7點,我都差唔多醒,佢又熄啦。條友真係神經,唔知佢唸咩。好明顯係個隻,我係到唔開佢係到開,反正佢都係朝早先訓。不過真係…點頂呀…間房咁焗,人要關曬門窗……會死人架……
唉……一陣又要返工……不如炒左我算LA…無咁大壓力……唉……幾時先可以只做自己鐘意既野……唔通……呢世都唔得?
咁就快D死左佢算囉。我唔想做個普通人,但係又好羨慕做普通人……即係咁,如果有個人依家行出黎同我講我呢世都無機會,我會好開心。真既,真係會開心……唉~~

只帶軀殼去上班

接連不斷的工作,令人恍神。書店教如何清潔、訂書,在學校學報帳,總是無法做好,總是出錯,連我都不禁罵自己笨。也許是我沒有帶靈魂去上班,但我的確很認真聽……可惜關鍵字往往遺漏,好像早上報老師申請出差的住宿,因為大意,做錯了五次……第六次才勉強申請成功……唉……我總是在錯誤裡生存,按步就班的簡單事情,永遠沒法做好……如果有一個世界,沒有對錯,沒有相對的價值觀,沒有一切我不擅長的事情,就好了……愈來愈討厭現在的自己……書讀很少,文字寫很少,幻想幾盡,對生活沒有感覺……目標愈來愈遠,不知怎麼辦。
如此的思想又令自己消極和抑鬱,樺華學姐覺得我不開心,好意開解我。我說沒有辦法,這種事情,別人不能插手介入,無論多熱心也沒有幫助。樺華學姐說男人都是一個樣兒,愛把煩惱藏於心底,企圖自己解決。一半一半吧!我覺得這句話的正確性。如果那件事,我說出來有人能分享分擔,事情可以藉他人之力更順利發展,我會說。但是,沒有幫助的事情,說了白說,只不過換來幾聲感嘆,又有甚麼意義呢?
大B找工作遇上錯折,我找工作何尚沒有錯折呢?可惜我不擅長安慰,亦沒法幫上忙。對於20歲前未能成名的人,是時候開始學習,全力以赴去做一件事,但不計較成果。這樣,也算一種境界。
我們都明白,辛苦過後是晴天,晴天過後是辛苦。人生將在苦樂交替之間循迴。一個人,或許一個不偉大的人,最重要的就是適應,難聽一點是屈服……過完一輩子就算了!
可是我依然未放棄活好我的人生。
完、過、好、壞,始終有分別。無論如何,我都努力令自己活得好好的。送一首舊歌互勉,老掉牙的說話總是一矢中的,那是歲月沉澱的結果。

活著的力氣

雨後憂鬱症發作。上班又遇上一點問題,做得不夠完美。我知道世事無法完美,但,不完美時,總是自責不已,失落良久。面對那一張張的臉,難以猜知他們內心的思緒,總是不應笑時笑,不應板著時板著。我知道沒有人有義務和必要對著我笑,但人們不笑時,總是無法制止反問自己是否做錯了甚麼,為什麼他們不笑,而為什麼我想笑卻笑得不好呢?書店老闆娘說我嘴巴細,即使笑了她也不覺得我在笑。我說我真的笑了,盡我努力笑了,笑得像哭一樣也是笑了,儘管皮笑肉不笑,但依然在笑著。
每當雨天,陽光下隱匿在房間裡涼冷氣的問題,不期然活躍起來。為什麼我還要活呢?我說要寫一部書,至少寫完才會死。可是,寫不寫這部書,對世界都沒有影響。有時候,很迷茫。活著只需要愛和恨。恨,這兩年來愈看愈淡,那些苦思良久的報復文字仍希望寫出來,登出來,不過,沒有從前般必要。愛,這個字更簡單,不離不棄能解釋,朋友對我如此,但,他們也不太需要我的愛吧!我知道陽光出來,別早起床,又要為生活奔波,勞勞碌碌,為那些與己無關的事埋頭苦幹,從學校領受受之有愧的薪金再付給學校。然後,努力擺脫這個籠子,跳進另一個籠子。

今個月想買一本旅遊書,出門兩年,沒試過認真旅遊。剛冒雨去山崎買面包,新紙袋上面印有︰「Japan Hong Kong Thailand Taiwan France U.S.A. Malaysia Singapore China」我幻想假如拿下溫世仁的武俠小說奬,一百萬,那麼想做甚麼都可以。不過,這可能嗎?十萬字,KO全球華人,夢裡也不可能。
結果我渴求的全部成為興趣,厭惡的成了永久職業。

剛看了每當變幻時,主要場境都在聯和墟,一個近年常去的地方。整個故事是講香港的消亡,這種逝去的感覺,教人無法留戀。主角們走過的店舖、街道、小巴店,都是我半熟悉的地方。說實話,我頗希望能回去一趟,見見朋友,走走別離已久的街道。可是一次回程的費用於我而言是龐大的負擔,加上這邊尚有許多未知待我發掘。
世事最尾,楊千嬅懷念舊情,陳奕迅卻已另娶他人。現實中的他們好多年前是一對,如今故事如人生,EASON家庭完滿,千嬅依然情海翻波,杜其峰真係搞事。失去才懂得珍惜是人的惡習,我沒有這個毛病,亦不見得好很多。
結局最尾,又令我想起半生緣。張愛玲實在太經典。中六以前極度抗拒愛情小說,讀過半生緣,才知道愛情小說的精品可以到達這個境界,顧曼楨和沈世均(這麼難記的名字,也記下來了!),最後一…

永別了!暑假

周末中午下班後,放假至今。雖然仍然有一點小工作,但總算過了悠閒的兩天。好好了一個上午機,吃了M記,在商場走了一圈,坐在15號書坊讀了兩小時漫畫,洗乾淨大毛巾和睡衣,看了一套卡通,個半小時電影,讀了幾個小時小說,逛一回台南誠品,MSN好久。期末考以來的緊張心情,衣服被偷後的沮喪,總算淨空了。給張SIR的信停滯不前,我需要更多空閒時間讓心情放空,專心打文字。可是,暫時於我而言是天荒夜談。
這個短假過後,暑假正式結束。往後的班,由星期二排至星期日,難得休假的星期一,用來做肥仔學長的歷史學門調查,因為太枯燥,所以請大B幫忙,這樣可以省下一半功夫。等他來時,再還給他。
淑婷學姐傳來壞消息,原本答應和我們一起搬的其中一人,突然反口,租金可能上升一千元。這下子就慘了,希望趕快多找一個合夥人。以我的人脈,已經七月了,實在很難。2500包水電是極限……日子愈來愈難過,為口奔馳使得文字愈來愈精煉簡拙,沒有多餘力氣雕琢。可是文字和放浪是我唯一不二的選擇,人生似乎在很小很小的時候就固定下來,沒有絲毫反駁的餘地。只希望將來的自己,仍然能夠按自己的步調走,做自己喜歡的事,自我如昔,天真如昔,任世人笑我痴狂,獨我愛無涯放浪。
近幾天不斷聽EASON,百聽不厭。BLOG選的是最後一首歌,不斷反問自己「假期過完,有甚麼打算。」問了好久都沒有答案。
樺華學姐又談感情問題,即使煩厭我都仔細地留心地聽。有時候我覺得人最大的問題是搞不清自己的想法,存在許多灰色和不明朗的地帶。我也會,不過很少在討論之中尋找出路,往往埋藏心底,自個兒反躬之問,快則一年,慢則數年,答案浮現則罷,不現也罷。我們都是害怕付出感情的人,無法輕易付緒實行,是又如何,非又如何。
外面天氣反覆無常,時雨時晴,晴時有雨。討厭這種天氣,為何世事不能直接一點,世人不能直接一點?也許不懂婉轉,因此永遠不討人歡喜。這個暑假,就在如此反覆的天氣干擾和死宅男同房的鼻寒聲中終結了!

第200篇BLOG

起床,又有一種莫明的感傷。是否工作接太多了?教授那邊上班三天,書店見習兩天,研究生的全台計劃晚上處理。即是說我一個星期的工作時候接近40個,暑假來說其實還好,不過時間分散,不集中,想找一兩天出去溜達也不行。不過也不敢出去溜啦,先要買衣服,然後要一點一點把錢還給阿東,借了他錢交暑宿費,幸好他沒有時間觀念,搞不好甚麼時候要還也忘記。
日子愈來愈荒誕,卻因為不斷工作,找不到出口,想借助文字,亦沒空慢慢整理沉澱的思緒,來不及記住快速閃過的時光。營營役役忙忙碌碌為口奔馳,斤斤計較每日生活。一直不想過這種日子,卻愈來愈向這個步調進發。唉,只好嘆氣。我在想,是否自己沒才華呢?
史記的期末考分數已經出來,81,理論上是不錯的分數。可是其他人91、85 的大有人在。讀過幾篇報告,不覺得比我寫得好,活死人學長的也讀過,大B說不比我的好,但他比我高5分。不服氣。一來,寫作我是不會退讓的。二來,史記的期末是我最用心寫的,裡面溶入了許多史記的內容、司馬遷的行為,甚至史學方法。我懷疑老師看都沒看過,可是,既然已經過去了,還是著眼於未寫的文字之上。至少在想像之中留一塊執著的空間。
連日打工,頗累。工作不重但繁雜無比。暑假才剛開始而已,期末考、清空之後的疲累尚未回復,又要面對陌生的挑戰。明天去書店試工第一天,很怕自己做不好。一來沒自信,在書店裡受過錯折,二來開始覺得工作接太多,光是老師那邊已經接了21小時,加上研究所學長那邊的班,滿心以為沒甚麼事情做,卻原來既小心眼又枯燥。去年這個時候,剛好在台中渡假回來,趕快把手頭上的工作做完去DICK家渡假。今年不一樣,延續期中期末考以來的緊張和疲累,默默地做,幾乎沒有休息。連續幾晚夜歸(雖然不是全部在工作),書都沒有好好的靜心讀一讀,回到床上寫一寫日記就睡得死死的,陽光燙熱腳趾時起床,之後到上班的兩三個小時,就是唯一的休閒時間,主要上網看未看完的電影,打打BLOG。每天午飯時間,便偷空看一點書,卡爾維諾的看不見的城市,讀了三十多頁,可能斷斷續續的關係,不知道他想寫甚麼。好想找一天去圖書館,泡杯咖啡,放一本簿,一支筆,幾本書,毫無顧忌地吃一整天書,放鬆精神,感悟人生百態,寫我想寫的東西。
又垃七雜八的拉扯了一些無謂事情。EASON出了新碟,碟評寫了三份之一。下載三天,已經聽了30幾遍。跑去CD店,望穿秋水就是沒有。
昨晚和活死人學長他們去看全民超人,頗有趣的,雖然沒甚…

短評三位歌手之三---蕭敬騰

待會就要搬東西,按道理如今應該把電腦收起來。可是……多打一會BLOG吧,到9點才收,如今的大學生沒那麼早起床。
前一陣子的短評還沒打完=口=!! 搞了這麼久,可見我的懶散。不過腹稿早已打好,花一點心思打出來就好了。kristy用中毒了的電腦跟我說,林宥嘉的專輯帶給她驚喜,早上下載了,聽了聽,不也是基佬聲嘛。古巨基新出了國語專輯,O曬嘴,不聽也罷,硬來的一張專輯= = 唱功是很好沒錯,但……怎麼說都只是替廣東歌胡亂安上國語,唱不出他個人特色,風格也不明確。這似乎是古巨基和關心妍的問題。好了,不多談旁話,談蕭敬騰。

蕭敬騰
台灣的星光大道比賽,第一屆跑出三匹馬,楊宗緯、林宥嘉,以及黑馬蕭敬騰。比賽時,楊、蕭實力相等,一到錄唱片,真功夫真實力就出來了。
唱新歌和返唱別人的歌不一樣,沒有以往歌手的詮釋,沒有風格依循,一切都是新開始。返唱別人的歌,唱得差沒甚麼,唱得好被讚賞一句很厲害,即使唱得比原唱還動聽,亦不過多幾個讚美的形容詞而已。賴銘偉唱口是心非,個人認為比張雨生原唱更好,可是人們記得的始終是張雨生的口是心非,那首歌不會變成賴銘偉的。
楊宗緯的鴿子是三人之中最早推出的,根本全碟都是撿其他歌手剩下來的二線歌,沒任何一首旋律編曲能稱得上好。林宥嘉的歌也好不了多少,可是旋律和唱法至少比楊宗緯多變,楊宗緯的專輯四個字能形容︰「一成不變」,因此「鴿子」聽一遍就好,「神秘嘉賓」可以聽兩次。
三者之中,論唱功、論變化、論選曲、論全碟整體,最好的是蕭敬騰。
先談對歌曲的詮釋能力,感情豐富技巧多變,由POP到ROCK,獨唱、合唱,演唱他人的作品到自己的創作,很難看出還是新人,第一張專輯的表現就如此全面,風格強烈明確,明明是賣弄卻找不著痕跡。相比林宥嘉的合唱,全然不顧及劉力揚的配合而突出聲音,蕭敬騰和合唱者,明顯更懂得相輔相承,張惠妹不像劉力揚,勉強自己低調以配合對方。單就合唱歌而言,蕭敬騰的配合更勝一籌。
全碟除了碟名外,全部都感覺良好,三個人之中碟名最隨便的是蕭敬騰,與他愛耍帥的性子有點不合。如此厲害的歌手,能夠應付R&B 及堪稱最折磨人的RAP呢?第一張表現就如此出息,下一張專輯還可以作怎樣的突破?起步點太高未必是好事,踏上歌手之路的將來必定更加嚴峻。
三個人之中林宥嘉的進步空間最大,蕭敬騰至為突出,楊宗緯……大概兩三年後便會退居二線,當個和音員,楊的聲音缺少變化的空間。星光比賽中最突出的賴…

給AL的各位

昨天AL放榜,喜報、悲報各半。先報喜再報憂。
肥明考得不錯,實在不錯。我抓著BILL和他討論JUPAS選科的事,JUPAS當年我是亂填的,BILL出馬,果然是專家,立即幫肥明弄好。聽到好消息,數天以來鬱悶的心情,算是清掃不少,人也高興起來,睡了一覺好的。
CHOYI成績很差,比我當年喇沙大部份同學都差,我第一個反應衝口而出︰「你浪費了兩年。」她立即說不想和我說話,然後OFFLINE。我所說的是事實,但事後覺得,可能這句話太沉重,也許她不知該如何面對他人質詢,希望找我商量,而我沒幫上半點忙反而落井下石,令她更惶恐無助。無助或許不會,多說兩句我還是忍不住會幫她,雖然自己能力有限。JUNE指責我根不懂得體諒別人,我說並非不懂,而是不會,體諒和姑息之間是很微妙的。也就是說,需要同情和安忍找別人去,我一言一行都只用於幫助對方邁出下一步。「真可憐」「好慘」等等,只不過是空洞的形容詞,人人都懂得,說出來很容易。困難的是,預有事情發生,第一時間主動幫你的,這些才是真朋友。
說穿了我不過是想做只有自己才能做到的事情,語不驚人死不休那種。人就應該如此,做只有自己能做的事情,不過並非人人都可以如此,能力、勇氣和決心,缺一不可。我選擇的路一直被反對,WING說幸好沒人反對她。WING爆料,陳小龍計劃著草來投靠我,我說他帶多一點錢來我投靠他還差不多。算吧= = 假裝不知道。

昨天去買了一件衣服和一條褲,學弟幫忙挑的,800元一套,其實我只喜歡那件POLO,質地很好,不是麻布,而是運動服的質料,良好彈性。剛剛拍了照,害怕被偷,但拍得不好,等到明天有自然光再拍。學姐剛告訴我一個驚人的消息,我聽後很生氣,這種事情應該寫信去蘋果,一直當閉嘴的鴨,事情不會得到改善。

看!多麼辛苦不也是熬過來了!AL那種東西,對得住自己就算了!人始終要往前看。總之,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