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9日 星期二

被文字追著走

好幾天沒打BLOG,倒不是沒空,只是文字生產太多,BLOG的份量就削減。沒辦法像從前一樣打一千字BLOG再回去寫三千字,書看得不夠以及心理準備不足,生活的壓力呀!還是有的。

近來覺得女性把我看作同性,繼買鞋、懷春,昨天竟然有女生跟我談針織毛衣……= =!!
買鞋倒已是好久之前的事,反正就是開會時幾個女生在比腳的大小……救命…老實,我當時只想到一個字「臭」。
前天學姐心煩,懷疑某個男性追求她。這個兩月來的對話,一開始我已經覺得不是男的喜歡她,而是她喜歡那個男,沒有踢爆,省得她生氣。人總是很奇怪,為什麼一定要假設別人追求自己?坦白承認自己喜歡不行嗎?本以為這種行為只屬於18 20的沒人生經驗的女生,沒想到,原來是跨年齡的。真不明白,為什麼硬是不願簡簡單單說我在想他呀,我喜歡他呀之類呢?一定要想成︰「他在望我呢?」「他在追求我嗎?」,簡單複雜化。別人的心理很難觸摸,抓緊自己的感觸才是最重要。算了!說了也白說,欺騙自己,這就是人性。
第三件事,話說昨天剩下我一個有空,被抓去旁聽會議。因為連續被咬醒一個星期,心想去睡個覺也不錯。我的習慣永遠是多佔一個位置,不喜歡別人坐我旁邊。會議開始十分鐘,遲到的人來了,依稀記得是自己班的,名字就不知道。她很熱情給我把招呼,問系上老師的八卦。她突然問︰「你穿針織毛衣,裡面都會穿內衣嗎?」我當時,應該說,我大部份時間,都是黑色毛衣加白色圓領底TEE,去年買現在穿的那兩件新衣(才一下子就折舊了)之前,我的冬天衣服就只有黑色毛衣加兩件圓領底TEE。我說︰「對呀,我怕凍。」其實我更怕毛衣「吉肉」,但我不會唸。她說︰「我都沒穿內衣喔。胸圍倒是有的。」這是100%她說的句子,當時我心裡暗罵︰「她媽的,女孩子講話那麼粗略,關我屁事,怕冷有罪嗎?」回來後跟蕾說起,才O嘴,早知道多看幾眼,真係曬左。雖然無咩睇……
即係我都唔明點解女人會搵我傾呢D野。最重要係當佢地開開心心個時就唔搵我,一有麻煩就MSN狂震我,大佬呀!真係當我垃圾桶WO~~頂!我又唔忍心唔理你地,有時候真係講到煩囉,重覆N幾百次但你係要唔認我都無計。算啦!我都係犯賤架啦。活死人學長講得岩,人愈好愈易比人蝦。人愈衰又愈黑人憎。真係吹B漲!做人真係好Q煩!想講粗口!

寒假比平日更多野逼住做,而且都比期末報告更重要。依時序簡列如下︰
青文奬稿-->台經2千筆資料-->翁校長訪談稿-->新星劇本-->鳳凰樹文學奬-->未完成小說 4部-->未開始小說 7部-->待閱讀書 12本
仲有2M學費未搵夠。真係得閒死唔得閒病。
最慘係,寫稿,唔係話寫就寫到,要幾多有幾多,你話死唔死呀真係!

2008年1月26日 星期六

昔日的孫燕姿

傍晚出去騎單車散心,夜、雨、冷,好久沒嚐到的味道,掃除連續一星期的失眠。去看衣服,新年想買新衣,想而已,到最後我還是捨不得買。新年了!倒不如買些東西給朋友吧!自己的日子再苦,熬一會兒,冬天又會過去。
回來後心情一直不錯,面前的稿子,讀、讀、讀,然後忽然陷入一陣哀傷中。我想不通,為什麼會這樣。我很努力去做一件事,在我的角度,至少我覺得是為大家好的,為大家著想的。結果群體裡有人不高興,有人高興。我以為自己已顧全大局了,不讓別人難為情,但為何仍然會有人不滿呢?為何人的喜惡如此難測,為何努力經年一瞬間白費?而團體裡某些人甚至還責怪努力令他不悅。我覺得那些話甚是不負責任,團隊工作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責任嗎?
有點搞不清,去問網友,他說︰「不好便找另一個團隊。像我,這裡工作不順,就換一家公司。這樣更好,我自由了。」是這樣嗎?難道人生是這樣嗎?
BILL昨天談及一位我忘記或不認識的舊同學,他說這位同學的父親因賭離世,同學因而立誓不賭。可是BILL說,他現在開口閉口不離股票,股票也是一種賭博,他根本在走父親的舊路而不自知、不承認。
BILL只著眼於舊同學的個人問題,我說這是整個HK的大勢和風氣,他沒有繼續與我討論,我在這裡解釋。
香港是一個投機社會,從60年代的移民開始,人們所想的就是快點賺錢離開香港。他們是過客,香港是放洋的跳板,只是他們沒料到自己和後代在香港就這麼一輩子成困獸。
回顧話題牽起移民潮,投機的人走了一批還有一批。香港人抄股抄樓,一場金融風暴擊倒的不但是經濟,更是「投機能致富」的價值觀徹底被否認。金錢和價值觀同時失去的香港人,只會自怨自艾,不思進取,懷念昔日光輝,一切責任都推給董建華。曾任權上台,只不過把香港調整回九七前的投機性高的社會,香港人又一頭熱的盲幹,完全忽略了社會危機。如果再來一場金融風暴,我保證,香港100%完蛋。
BILL本身也具投機性,大概他不肯承認。他倡導的交朋友應該把握時機,看見好的就上,工作有利便讀醫……我是反對的,但反對歸反對,試問誰沒有投機的念頭呢?只在於多與少吧!我也投機,我會想,趕快買一本新書、人家雜誌編輯寫的書,讀了寫書評趕在最新最快最嘩眾取寵的文字投稿,搏一個機會。
試問誰沒有投機?試問誰在投機時會考慮到,短時間內妄下的判斷,可以如此傷害他人?那份小小的僥倖心理,竟然可以割得人那麼痛、那麼深。反過來說因為在意吧!投機者最初資金少,淺淺的傷沒所謂,到一頭央進去,不能自拔後受挫,自然痛,覺得收手。BILL說,受過重傷就知道要改變。我說,有些人是不懂的。
我受的傷可說多了!但我的人生還繼續著,以我相信的理想和信念一直一直走。BILL說他的性格很正常,沒興趣便轉向,不喜歡即放棄。我說,正常不代表正確,正確不代表正義,正義不代表真理。所謂正常,是大部份人所做的事,少數人做就叫不正常叫標其立異,而大部份人所行之事,往往因為集體武斷,認為必須如此,因此大眾必須往那個方向走。如此看來,我不正常。
又如何呢?我不正常因此我決不會放棄縱使每一次對話每一聲苦笑都令我抑鬱令我失眠,又如何呢?有時我會疑惑自己是否改變較好,但想深一層,如何連我都放棄了,世界還剩下甚麼?理想的價值觀還剩下甚麼?朋友放棄了我,如果我也放棄,他們需要幫忙時又有誰願意挻身而出?或者我的執著是多餘的,不同階段總有不同的人幫助他們而我只不過是微不足道。這又如何呢?我微不足道但與放棄無關。每一步我都是深思熟慮決定,我預知自己將拯擔痛苦而我也努力面對。我堅持的理由只有一個︰「如果我不如此,就再沒有人這樣做了!」
「這樣更好,我自由了。」假如你相信,就去做吧!行動永遠比言語重要。我只能說,如果你抱持的想法不變,那麼你的人生只會重蹈覆轍,一直換、一直在成功與失敗的交替自哀自憐然後找新的目標轉移視線直到入土為安。
這是你們的信念,我不敢苟同。

情緒無法排遣之際,我聽著天黑黑、風箏,孫燕姿清脆的歌聲,新歌再多,也不敢舊歌能令人平靜。

2008年1月23日 星期三

改版AG

Some one told me that my blogger template had some problem. i try to found another template and change this blog in this holiday. please visit housesrockman.blogspot.com and give some comment.
i read the book of 大前研一 which call travel and life value. he reminiscent the past when he was studying in university, he worked in a travel agency, made a travel guidebook by using english. it's very useful if the tourist did not understand your accent or you don't understand their accent.
i'm going to buy something in the newest shop which opened in sogo, it sold all item not over 39. may be i will type more about another thing in evening. i go for lunch first.

請相信我,原本,我只想抓住一點點抑鬱的情緒來打稿,沒想到,一下陷入低潮中,一發不可收拾。
剛剛和蕾聊天,她說,好想大叫,情緒在好與不好之間的灰色地帶徘徊,無法凝聚又無法突破。我說,我也一樣,面前一大堆稿紙還需要打,買下來的書沒讀完,但我就是無法來動力清理。唯有找個方法,讓自己進入狀態。恰巧蕾下線。
然後,我找另一個人聊天。
結果對話終結。稿紙攤在面前。數之無盡的雕飾句,造作詞。我,能寫的就只是這種東西。
然後,我再也無法思考面前的過去的文字,只好,來打些東西排解情緒,不然,八樓跳下去應該死得了。
冰冷的雙手很痛,十隻手指都在流血。奇怪的手,奇怪的心,奇怪的血。原來我的血是紅色的,但為何12度的天氣沒有煙,沒有成冰?
這雙手一直在努力著,無論是好,是壞,溫暖還是冰冷,他都在打字,但結果呢?努力換來的只有失去,又或,其實他從來沒抓著過甚麼。即使如此他還是不放棄,他不懂得放棄,難得能寫字,能找著朋友,能找著自己心情渴望的,為什麼要放棄?他找,不到原因,找不到理由,即使世界已離棄,曾經抓著的已拋棄他,理想的距離日益遠去,為何他還不停下來?為何他仍往前走?即使在面前的結果明擺著,即使被批評執著,即使、即使、即使……
好想看村上春樹。昨晚讀了一個故事。日劇編劇之神趕稿中途,在工作室吊頸自殺。那麼,他過去所執著的所努力的是為甚麼?他花40年時間打造一套又一套的經典,目的是甚麼?又或,他一直看到了終點,而只是,適時地編寫他人生的劇本而已。

2008年1月21日 星期一

我的冬天

無論我願意不願意,這個冬天,終究開始了。這個寒假,今天正式開始了。時代的流逝沒考慮我的意願,也沒顧慮我渺少的悲喜。既然寒假找不到工作,唯有一直一直打文章,在夜裡,室友干擾之下,盡量大聲地放藍奕邦,用這雙流血的主婦手,追逐看不到的夢。在前面吧!在前面吧!在前面吧!
我不知道人生以至所謂的命運想我做甚麼,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做甚麼,在這茫茫的世界,數之不盡的不合理,不公平,難道,我真的無力改變?又為何出現那種東西?
無法判斷,無法理解,所以人需要幻想,需要詩,需要小說,在這茫茫的時光裡,我,再才激昂不起來。
少年情懷總是詩。青春,已經離我太遠。

2008年1月15日 星期二

宋史隨想中的隨想

宋史期末報告,打完了,交給老師。老師竟然叫得出我的名字,問︰「你第二講還好嗎?好像沒有聽進去的樣子。」我答︰「還好,只是我沒搞清楚定論、檢討的意思。」回來的路上我在想,有這麼嚴重嗎?
每一份報告,我都希望表達自己的想法,儘管老師要求的是對他講課內容的整理。整理很容易,把東西列點就行,可是在我來說,這沒甚麼意義。然而,老師好像忽略我內容的重點。所以我一直很擔心這次報告,這幾天不斷打的時候,我用字用詞比以往更小心慬慎,避免因詞彙而令人誤解。可是,仍然未津完善。我唯有安慰自己,不要緊,老師會糾正的。
蕾昨晚問我,人生存到底為什麼。我說理由有很多,例如繁衍。她說如果為了繁衍,為什麼不像昆蟲那樣,朝生暮死?我說,為了打仗。這個概念是我新小說的骨幹,她說很期待,我說,再等十年吧!
互相監察也是人類生存的其中一個重要理由吧!我依然希望,別人看到的是我。如果從我的文字裡看不到我,那未免太可悲了!只是沒想到,老師竟然會以為我沒聽裡去。我每一句都聽得很清楚,都記得很清楚,可是,有時候認識愈深反而愈容易被迷惑。
蕾說有些人的世界狹小,以為自己努力就能得到想要的。她形容自己看得太多,結果無法認同他們的觀點,因為太多失敗的例子。我說,其實他沒看透,你也沒看透。認識不夠和認識太多均容易被迷惑……
人生,就是如此。

2008年1月13日 星期日

埋怨時間

突然下了一場雨,氣溫下降五度。第一個形容情緒像天氣的人真是天才,突變、無法觸摸、無法掌控的性質。再一回兒,我會去吧!去感受天氣的淒絕,回來,繼續我的孤寂。

幾乎每次和桃吉拉談話,我都快氣死。
分組初期,說開會很重要,必須全員出席,結果強硬地把我從工作中拉出來,說報告比較重要,即使每個人空閒時間不一樣都必須暫停工作、蹺課去開會。到現在最後階段,找老師洽談、演練,全部不通知我,因為我不用上台,也因為每個人空閒的時間不一樣,所以不必每個人都通知。
我突然想到︰「這就是歷史解釋。」
司馬遷用祥瑞粉飾劉備染血的雙手,她也可以用冠冕堂皇的話掩飾她愛一切掌控在手的欲望。當我想回嘴時,腦海又閃過一句話︰「女人無理取鬧時,男人還是閉嘴的好。」古龍無愧智者之名。
我想通一個道理,即是,無論世界如何折磨我,人事糾紛和別人的話如何阻撓我,學科成績人際關係低谷不斷,也好,我的路仍然在走。失意和失敗無可避免,人生的輝煌也許不再,卻並不表示我就此止步。對於得失勝負,已經無力追求,過去大家都說我很執著,我無法判斷自己現在是否執著如昔。我覺得,能夠繼續走下去,已應該感謝上蒼了!要說我如今唯一執著的,只就有繼續走下去。
妥協、無奈也許愈來愈多,虛偽、苦痛可能迫上絕路。前面是崖也好,絕路也好,我都會繼續走。難道至今還沒有縱身下崖的勇氣嗎?說不上勇氣,但是,沒有必要為將來的痛苦而忍受今天的孤寂,沒必要為將來的榮光放棄過去的教誨。每一天過去都影響將來。每一個將來由每一個現在累積。所謂的活在當下,是為了將來而珍惜。將來、過去、現在,全非自欺欺人的藉口。坦白承認,就是最好的活著。

2008年1月12日 星期六

歸於沉靜

希望待會有時間打些文章,在於之前要先洗掉這個月來的煩躁和鬱悶,洗掉腦海中言不及義的歷史功課,回歸沉靜,找回自己,那一個連自己都不知道是自己的自己。
在宿舍集中精神十分困難,電腦前打文章,旁邊的傢伙講電話、聽搖滾,兼而有之,房外打機的聲音不斷,突然間有人開門,望一望你又走了。不像以往一個人在陰暗潮濕的房間……算了…同房很吵,無法凝聚氣氛。
時間一直在倒數。我能夠完成所有事情嗎?

網上認識了一位四川的女生,她對文字的評價能力超乎我想像。我以為自己在同輩中已經算了不起,沒想到她一兩句話就點出我文章的弱點,而且她不是中文系專業。可見香港以內的人水平之低,以外的人水平多高了!誠如蘇格拉底所言,知道得愈多,就知道自己愈無知。如今在我面前的,都是學術巨人,我實在沒甚麼了不起。不過,我必須有跨越的勇氣和毅力。能不能重生,就看這東西能否再次建立了!
我對將來仍然有寄望。如果我做不到自己所期望的,那麼我也不過是自己一直卑視的愚人罷了,沒甚麼了不起。

2008年1月10日 星期四

人面對攻擊為何顯得如此無力?

いま、アルバイトはへいません。本屋のやくそくはいちがつ二十日。日本語のテストはいちがつじゃうしちにち。

打一句日文,當作溫習。

剛剛禮俗史下課,排隊簽到。GAP超忽然走過來,狠狠打我一拳。我叫了一聲。回頭看,他竟然揚長而去。他也打到阿標學長,學長高呼︰「A,學弟,你打到我呢!」GAP超沒理會,就這樣走了。學長轉過來問︰「你沒事吧?」我說︰「沒事。」「他為什麼打你?」我苦笑︰「不知道。」心裡想,難道我好欺負,所以所有人都來欺負我?
之後去見工,大路書局,希望她請我吧!那麼我未來一年的工作、生活費、學費、就全部都夠了!見工十分鐘,提早去吃飯。近幾年的狀態很奇怪,沒餵口,不想吃飯,只想喝水。昨晚只吃一碗粥,今早上課寫筆記,竟餓得雙手發抖。晚上不希望回宿舍後再出去,便提早吃飯。以後都是規律一點。
望著那碗紅燒牛肉飯,剛剛被打的痛楚才浮現,忽然想︰「難道面對別人的攻擊,就如此無力?只有忍氣吞聲?」
近來時常與樺華學姐CHAT,她好像每次上線看到我都敲我。每次話題不離工作的辛勞。她很可憐,因為別人的閒言閒語,險些丢掉工作。雖然我無緣無故受肉體傷害,但總有一天會好。言語害傷心靈,卻是終生的。
喜歡聽沉默是甘,是大一上學期的事。那時候,我所受的言語攻擊甚嚴重,但同時我必須為生活努力,而且我也不能做甚麼。有時候很不開心,阿東學長會陪我聊天,載我游車河。今年,沒有了!一切都得靠自己。
回來好想找人說,等了半小時,幸好蕾ONLINE,她說,忘記它。我說,等我發完牢騷後再淡忘吧!活死人學長ONLINE,我又說一遍。幸好有人可以說說,不然我真的會瘋掉。
小時候極愛看超人、機械人,不但覺得帥,而且渴望每次遇上不幸,他們都挺身而出保護我,直到現在。人愈大,就知道愈沒有可能,唯有自己保護自己。
以前在喇沙,同樣受到老師集體欺凌,當時我訴諸傳媒,換來的是不必要的掌聲和老師的提心吊膽,但結果完全沒有改變。當年,我相信自己的筆、文字,能夠申張正義,能夠給我帶來點甚麼。如今?我沒有自信。
讀了好幾本將死之人的書,他們都沒有寫如何面對敵人。BILL說︰「佢好明顯就傻架啦= =」我喜歡這句話,難得我會喜歡。他叫我訴緒法律,我都很想,但台灣的法律實在不能相信。我也想過找老師傾訴,但他們的處理方法大概能想像,再說,她們和我的親近度也不致於我傾囊盡訴,我不想變成說是非的人。
活死人學長說︰「好人實好蝦既。」今天的事情,唯有在這句極之無奈的結論下漸漸淡忘。

2008年1月9日 星期三

bad day

i want to type in English, but i haven't had a lot of time to check the words. may be half in English and half in Chinese.
i had a bad dream this morning. i got up once in 5 o'clock, slept again, dreamed something badly. i was sad, although i designed a new story after dreaming.
好LA~~下面打中文
話說中午兩節空堂,本來想去逛書店,但一想,書都看不完,還是算了。
下課後老師說不用上班,去準備期末考。書蟲呼喚,便跑一趟成大書城,看看宋史來書沒。已經十天,竟然還沒到貨,店員說空大必須月尾才能拿書,我心想,糟糕!下星期期末考,書還沒拿到。雖然老師不考試,只要求把課堂上所講整理成四千五百字報告,不過有一本書總是好的。如果書拿到了,這個月就可以不用買書,可是沒有,因此書蟲驅使我去金石堂。
金石堂幾乎只賣流行書,海邊的卡夫卡75折,心動良久,不過小說看太多,如今整個人都虛浮不已,需要換換口味,多讀學術著作,可惜金石堂沒有。拿起貝多芬的命運來敲門就要付錢,誰知道找不到貴賓卡!幾經辛苦(其實也不很辛苦,買兩本書而已)換來的貴賓卡不見了!一看,已7時,找不到想要的歷史哲學類書籍,心裡已甚是煩躁,貴賓不見了,甚麼買書情緒一下子消散,算了!還是不要買!吼!等空大吧!反正……書多得看不完,三個學期下來,老師們說上課要用的書,幾乎都沒動過,他們不教,我也沒輒。抽空先讀完。也許我只是不買書不舒服而已。上個月只買一本,算是進步,如果今個月不買,就中斷了一年半以來每個月買書的習慣。中不中斷也沒多大影響。
回來宿舍,廣播說要交電費,810元,三人分每人200。很貴,為什麼?上兩個學期幾乎每晚都開冷氣,亦不過103,今個學期只開了兩個月。很可能暑假留宿的那個傢伙沒付錢。可惡!不過其他兩個同房電腦24小時不關也是事實。
總而言之,今天超黑仔!等有心情,試後,去找些樂子,充喜一下。不過,首先必須找到工作。唉……

2008年1月7日 星期一

what a wonderful world

i want to type blog, but i haven't had many time to do it. i am busy in writing exam paper, time are pushing me, many things i ought to do in study, but i still wrote a lot of rubbish thing. i am doing less well then before. i can easy to design a 2000 words paper in 10 minute before i am 20. nowadays, i designed 500 words by using help an hour. what had happened?
i know they are different things between story, Chinese culture essay and history essay, especially something i learned no longer one year, but i can't learn them very well. which make me dispirited. i wish time can more more longer, i can read more, think more, write more and play more. can i ? i can't. time are fixed. my power are going backward. if i can't get it before 23, i will lost it forever. my plan are going in my forecast, the target become far and far away. will i get it? i wish i can have the answer, which i will have when the time arrival.

2008年1月3日 星期四

旅學台南(12)----節日的慰藉

一向與節日無緣,不愛湊熱鬧,總是孤單一人。已經四、五年沒特別慶祝,於我而言,節日最好的節目便是看書寫文章。節日來臨前夕,我例必添購儲糧,塞滿雪 櫃,避免節日商店食肆休假,也好讓自己閉關潛修。然而留學在外,宿舍沒有冷箱,每當大節日,學校飯堂休息,校外食肆休息,吃,便成嚴重的問題。
台 灣法定公眾假期幾乎和大陸一樣,西方重要節日如聖誕、復活,不但沒假放,還是考試、報告。今年更過份,阿扁政府領導之下,聖誕不放,連元旦也不放,12月 31日依舊上課,1月2、3考試,1月1日那一天可憐的假期,我只有對著電腦趕報告。阿扁政府也夠蠻幹,假期改放228(台灣民眾運動失敗日),1月1日 放假名義不是洋曆新年,稱呼為「開國紀念日」,讀這麼多年歷史,中華民國國慶一直都是10月10日吧!民進黨瞎搞的文化革命假如演變下去,歷史教科書興許 要改寫,事實上已改寫很多。
打了一段政治文,我想說的是︰「你他媽的阿扁變態喔!12月31日不放假。」其實很多學校私底下自己放,就這片泛綠的 台南地區死忠。白痴。最可憐的是,我連自行放假也辦不到,講師們沒有假放,不願停課,變相用考試、報告來欺壓我。說到底我只是想放假而已,雖然放假我也是 看書打文章……
看到同學們高高興興回家,也頗感神傷。 今年元旦特別冷,我早有準備,買可存放一天的麵包,作為1月1日的大餐。不料台南的小昆蟲生命力異常,11度低溫,我被蚊子咬醒。醒來陽光充沛,新一年第 一天,照耀我的法國麵包,螞蟻金光閃閃,一家人,不,應該是一族人先我一步分享我的大餐。我罵兩句台語髒話︰「夭壽!幹!」螞蟻無動於中,一陣頹唐︰「怎 麼台語髒話那麼無力?」丟掉麵包,披上大衣,全武裝出外覓食。
相比農曆新年,街上可算熱鬧。機車喧囂馳騁,立委候選人大唱台語歌拉票。食街和麵包 果然休息,大商場的食店負擔不起。寒風襲人,躲進校門7仔,店員木無表情語調親切︰「歡迎光臨。」幸好還有年中無休的便利店。買一客池上便當,罐裝熱咖 啡,一份1月1日的報告,店員收錢時,聲音充滿新年氣氛,面部表情卻如清明重陽。這家7仔就是蔡志恆的短篇愛情小說取境處,旅台也有一段時日,從未發生美 麗得足以引發我幻想的事情。不管如何,落寞

2008年1月1日 星期二

7仔

本來說要打文,結果還是沒早。
新一年醒來,所想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昨晚和麒兒談的事情。我,是不是應該親切點呢?至少對人虛為些,見面笑笑,多參與班上的活動即使不喜歡群體。幸好,我很快打消了這個念頭。我可是對自己的慾望清楚得很,避免傷害人還是冷漠些好。
新一年第一天,每個小時就這樣輪迴︰十五分鐘日劇,十五分鐘報告,十五分鐘MSN,十五分鐘筆記。一整就就這麼樣來著。早上到中午吃面包,昨天買了馬可先生,但沒辦法吃到剛出爐的味道。那次在老師那邊打工,幫她買一塊,剛出爐,雖然冷掉,仍然非常好吃。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呀!
晚上到7仔買便當,假期就是如此。育樂街的食店都關了。60元池上便當,與上次去台東吃的同樣叫作池上,台東正港的自稱正宗,可是我覺得7仔比較好吃,正港池上只有飯盒吸引人,用薄木片削就的。
買了報告和三合一咖啡,沒甚麼味道。報紙則是為買而買,畢竟1月1號。可是,1月1日甚麼新年甚麼年尾都是人類虛偽的概念。
如今我們所用的公元曆法,是一大堆西王霸主任意妄為弄出來的東西,而中國過去,已不知多少次更易年頭年尾了!最著名要算秦始皇,認為秦屬水德,以農曆十月為年頭。對於學生而言,則是9月。
所以,甚麼年頭啦甚麼公元啦,都是吃狗屎的既定概念,幾百萬白痴就因為這些從小被貫輸的虛假概念高興得一塌糊塗。用腦想想吧!地球仍在轉,幾百萬人吶喊、燒幾億煙花,人也無法擺脫不由自由的公轉和自轉。開始和終結在哪一點根本不重要,如何超越才是人類應該追求的。算了!說了也不會懂。總而言之,時間逼使我們往前,假如屈服時間,那麼你只是活過一生而沒有活好一生。超越時間達至永恆,我相信終有一天能達到又或已經達到。
那些不相信永恆的、活在當下的、追求一時之快的、為目前而捨棄將來的……別再自欺欺人了!承認你們的無能吧!你們活得很悲哀,比螞蟻還差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