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09的文章

等價交換

如果世上真有等價交換這回事,多好呢?
史方又出事,真係嘔血。
話說好了星期一討論,結果全部人都沒來。已經很生氣,打電話去,居然被反問︰「你甚麼時候約的?」幹!兩個星期前上課約的,竟然問我甚麼時候約?算了!沒時間討論,換個方法,每週六出一道題目回去寫。結果,說好18號上傳的,沒傳。說好要寫的,沒寫。我氣炸了!還遇上冷鋒雨,原本計劃要去玩,遇雨極狼狽,而BILL又要想去。我免為其難地帶他逛新光三越新天地。很無聊的活動,兩個香港人到台南居然去逛商場,不過我很少去那邊,通常兩個月才去一次。逛了一陣,開著阿祖車子到處跑。BILL醫學院的同學已經帶他遊遍重要的景點古蹟,有些連我都未去過(億載金城之類,太遠,沒車子只是耳聞)。所謂古蹟就是只能去一次,沒有新東西才算古蹟,每次都是那些東西。雖然有點可惜,不是我帶他去,損失頗多,只不過他說得也對︰「講那麼多,我回去也記不住。」所謂專業的束縛大概就是這種意思。之後去城隍廟、長榮中學,草草吃個飯便回去。星期一,催史方催得很辛苦,唉~~這一組不知搞甚麼,希望這次分組能順順利利,真是精神衰弱。周末要上台北…這麼窮的情況之下…陪BILL出去真係洗好多錢(雖然無去到咩地方)。希望今次台北之行一千元之內搞掂。已經窮到要賣書,真是第一次(有些流行小說不必留低,這是說服自己的最大理由)。其實我一直不想把錢字掛在口邊,無奈沒有資格說︰「錢能解決的問題就不成問題。」的豪氣之言。連按金都要蠢窮先付(<~琼姐新花朵,她居然被叫了這麼久毫不反感……)。唉……忙忙忙,兩天不在,所有下星期的報告、測驗和考試必須這個星期之內完成……到底是怎樣呀?我要放假呀!!

知雄守雌

想讀一本流行小說。

雖然我曾經批達文西密碼為「翻開一次以後不用再翻開」的流行讀物,但事實上很多時候我都想讀一本這樣的書,令忙碌的生活得到丁點兒流行刺激再尋找某一方文學之井滋潤。
這本書應該是系列作的第一部,介紹許多背景資訊,建基於拿破崙時代的歐洲,以英國為主,講述英國空軍(龍)的故事。如果以系列作而言,故事結局完滿,交待的背景非常詳細,缺少發展空間,也沒有故事主軸提供續作條件。因此雖然寫得像哈利波特第一集,但鋪展下來推出續作(至少關於兩位主角的故事)機會不大。亦即這部書無法成為史詩式奇幻小說,別期望還有續作推出,娛樂性只屬中等(以《達》、《哈》作最高標準)。當然,這只是我的分類,對某些人而言可能屬於高,比如說黃金羅盤系列我覺得很沉悶,但借書給我的學長非常好看。必須注意的是,有時候樂趣和背景了解十分重要,不了解西方神話、歷史傳統,讀西方小說會打折扣。
只不過我覺得《戰龍無畏》淺談相處之道,龍的人性化也好、寵物化也好,作者企圖透過兩者互動,淺淺刻劃不同種族生物的交流。當中有喜有悲,有進有退,有出生入死也有平靜地讀書。要達到高水平,未免太苛求,無聊又不想讀嚴肅作品,翻翻看亦不為過,至少故事流暢,不愧為流行小說,閒書一本。
近來因為經濟問題和空間問題,開始思考哪些書要留低,那些書沒必要。這本書放在露天拍賣,一星期極速賣出,可見,閒書也有閒書的價值。

##CONTINUE##
連張敬軒都出新碟了!今年戰火漫天。
去年出碟歌曲精彩,相形之下風格太相似,並不討好。今年明顯改變,曲風多變,快慢俱佳。今年聽歌可能因為年紀老大了!領悟力下降,很多歌詞光用聽的,無法體會,因此更注重聲音和聽覺的刺激。張敬軒出道至今,風格早已確定,今次他的聲音令我有種超越凡塵的感覺。這種聲音特徵早在〈老了十年〉和〈餘震〉確立,按照他的唱法而言,放輕力道唱歌屬於新嘗試。當時我並不太接受,覺得有點詭異,一個不久前通往直前的年輕人,居然唱蒼桑老練的慢調兒。豈知一發不可收捨,之後承襲這種唱法,偶爾也試著調和兩者。到了2009年,可堪神功練成,只要音域許可無不遊刃有餘。
比較時下香港男歌手的唱腔,EASON比較俗氣,因而貼近群眾,不賣弄不花巧,貼近小市民;李克勤貴族腔,帶有強烈中産階級意味,也許是紅酒客唐英年至愛;古巨基也開始走貴族路線,他的假音常使人如虛似幻,缺乏真實感;至於張敬軒今次令我穿越雲端,進入仙神的境界。為什麼可以達到…

迷糊狀態

若非老師一說,也不覺得自己最近有問題。做錯事頻率高、打瞌睡頻率高、高頻率聽不見別人講話(大約只有百份之五十,無論廣東話國語還是英文),反應極慢,思考能力極低,集中力零,已經一個月沒寫東西,可能與此有關又可能和阿江一樣前腦出了問題。
剛剛老師問我最近是否哪裡不對勁,我想了想,不覺得有。仔細想想又好像有。主要表現在心散,好幾次才聽懂他人講話。本星期帶有強烈時空錯亂感,不知自己身處何方,不知時間流向,還沒意識到又過了一個星期,很奇怪,為甚麼現在是星期一呢?
我到底在哪裡?
時空混亂ing
今早BILL打來,說收到tiger mail,她和BOBO結婚,425行禮。我一聽!甚麼?蹺課算了!我行動哀悼BOBO。
早上寫MAIL,談及這一星期,總有時空錯亂感。好像所有有事情都亂了套,覺得自己快要被外星人抓走,房間好像總是有人在等等緒如此類的感覺。
等史方那些人開會,全部都沒來。算了!以後都不開會,要不要做,隨他們意。我應該多放些時間在其他方面,我,很累了!

不沉悶讀歷史----如何選擇有趣的歷史讀物

學業關係,狂煲歷史書,貝爾姐聽見大吃一驚︰「悶死了!」我答︰「不會呀!」始發現即使愛書人對歷史著作也不太了解,既然如此,暫時被歷史學者供養著的小弟,姑息淺談一二,希望能幫助各位找到喜歡的歷史著作,既能娛樂又能豐富知識。
讀史為何?
去年梁文道曾於讀好書發表〈歷史的可能性──從歷史小說到歷史漫畫〉,一看讚不絕口,非法轉載,幸好blog微言輕,沒有人告發。文中追溯到中國文學史上與歷史有關的文學著作,以及現代專業及非專業歷史著作的重要作家及發展潮流,精辟獨到。
很多人被中學歷史教科書嚇壞,認為歷史書就是那樣,條列式生硬非常,毫無故事性和邏輯性可言。我讀遍兩岸三地歷史教科書,發現寫法不約而同都是記事本末體,記事本末體的史書只記事,不記經過,往往需要配搭其他史書參照閱讀。簡單而言,記事本末體就是工具書,找到條列之後,翻查各家著作深入了解,中國世稱史學大國,隨隨便便都能夠找到10種以上的史書,居然用字典來上課教授下一代,實在難以理解。讀者大可忘記中學時歷史課本的枯燥和痛苦,以下將介紹有趣的歷史讀物,踏入享受讀史的第一步。

##CONTINUE##
史幻與小說
史幻一詞借用自某宋史教授,教授認為有科幻也應有史幻。事實上走入台灣書局,翻譯小說區與歷史相關的佔了7成或以上,數年前大紅大紫的達文西密碼,到上月最新出版的《拿破崙金字塔》都是外國暢銷的歷史小說,當中奇情曲折不亞奇幻和科幻小說,現在中外作家均甚少扭曲歷史遷就故事,等同半部學說著作。中國亦不乏娛樂性的歷史小說,上一世紀的高陽、二月河至今天《回到明朝當王爺》為代表的網上歷史小說,風靡一時。歷史小說是最好的入門讀物,抱持輕鬆心態閱讀,既能娛樂,又能吸收歷史知識,介紹幾本筆者讀過,適合入門的歷史小說︰
宇宙鋒─亡秦之劍︰歷史、武俠、愛情達文西密碼︰不用多介紹了吧!雍正皇帝︰雍正死因就是史幻活生生的例子七俠五義︰放心,不是文言文喔!城邦暴力團︰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張大春玩弄史料。
如果上述眾多作家依然勾不起興趣,那麼點擊以下連結吧!這一本書仍然無法滿足你,只好感嘆你與歷史無緣了!
旅遊與歷史
再來介紹一些更加文藝的歷史相關著作。旅遊不看古蹟,不了解當地文化,等於借洗手間拉屎,擦擦屁股就走,想令心靈滿載而歸?讀一點歷史吧!
旅遊指南以至機場免費索取的宣傳單張,均不乏當地歷史文化介紹,然而永遠不足夠。最好的方法是出發之前讀過學術性文章,筆者自遊行、當兼職導遊…

山嵐

BILL來了兩天,我還未習慣。在台灣最好的一件事,就是大家不知道我的過去而我亦不會刻意提及過去,而BILL一來,一個很熟悉我過去事蹟的記憶載體出現,我居然有莫名的壓力。周日接他到台南,晚上隨即發噩夢,夜半出了一身冷汗,非常可怕。
中午在閱覽室偶遇琼姐,她叫我用單車載BILL去大東夜市,我立即說︰「咪傻LA!如果係女仔我會考慮30秒然後拒絕,男仔我第1秒就會拒絕。」
她說︰「靚女就答應咁話呀化?」
所謂新相識就是不了解,老朋友的好處是即使很久沒見,都不用warm up,相見如故。JUNE說BILL掛念我,常常掛在嘴邊,我回︰「打死都唔信!」我知道他不是那種會思念朋友的種類,至少我從來不相念他。我有時會想念DICK和他不吃牛肉的女朋友,有時會想一想大B,不知他工作是否順利,極少時候會想起肥溫,不知她死了沒。還有些零零星星不成系統的思念,隨著旅台愈久而消減,也沒甚麼牽掛,大家都比我活得好,活得順利,加上時常連絡,又有甚麼空間容許我安插那一點一滴瞬間蒸發的情感呢?
朋友二字言輕義重,其實也沒甚麼可多說,在這個感情漸漸遭到遺忘的年紀,連回憶過去都感到吃力。可能我孤獨太久,太久。
上星期與LING談林夕和黃偉文,她最喜歡〈最佳損友〉,談朋友的歌呀!我獨愛這一首︰

有朋自遠方來

整個星期忙得不可開交,沒時間打文章。老闆加班電話不斷,夜晚幾乎都待在書店。討厭晚班 ,客人很多,招呼客人時手中作業必須中斷,中斷之後又忘記自己在做甚麼,然後便會出錯。有時錯了也不知道,夜來迴夢往往內吝不已,整日情緒低落瑩繞不去。前天正是如此,遂跑一趟誠品,買兩本書,內心重獲新生,罪吝感消去,滿足地離開書局。本雅明說得真好,買書是讀者和書本兩者的救贖。 昨天BILL來,忘得一塌糊塗。問阿東借車,居然無法發動,氣死我了!忙亂一輪終於安排妥當。詳細情況等我問他要來圖片再說。 良久沒更新,必須趕快做完報告,再完成上星期未了的文章。生活逼人呀!書海夾著報告如暴風雨夾浪湧來。希望盡快完成報告,繼續做自己喜歡的事。

心不在焉

這兩天花了很長時間思考,基本上沒得出任何結果,也沒有固定去想某個問題,反正一如過往,坐著凝望手中書,耳畔放著歌,但心神不知跑哪去了!相比起很專心看書或很專心寫文章或聊天或怎樣怎樣,我覺得那種出神的雲遊太虛的狀況,才是我的正常狀況。如果勉強歸納,只能夠說,我在找我。
近來覺得可能太自我,令到身邊人無所適從。上兩個星期去一趟金石堂,隨手翻開九型人格的書,測驗得出我是第4型,甚麼過份強調自我令空間失調,身邊的人很辛苦,因我遇事均躲進自己的世界裡,不與他人分享。我想暫時還好,因為我身邊沒甚麼人,而且我也不認為其他人能解決我的問題。但是分組報告之時,我所強調的,無形中變成獨斷,很難與別人融合……我太想要自己的東西了!「即使說出來,他們也沒有辦法了解吧!」過去的坦白遭受太多錯折,人便會想辦法調整生存態度。
我沒有刻意隱藏自己的想法,說真的,有時候口不對心是自然反應。以星座而言,雙子座被視為最口不對心的,或許我打破了這個定論……不過剛剛在facebook做的測驗,居然說我是雙子座的……如果要找出比較貼切的形容,我覺得浮誇最相似。


##CONTINUE##

阿江的事,日夜掂掛在心上。雖然知道做不了甚麼,不過總是無法揮去那張笑臉。最可怕的是,因為這樣,我忘了清史考試。報告寫得我整個人有點浮誇,根本忘了考試。希望明天讀還來得及。
好幾個人問我阿江的事,我說得不明不白,一來資料時效太久,二來我不想多說甚麼,恐怕自己悲觀的情緒影響他人或放大嚴重性。

上班上得整個人麻木了。我以前常常被人視為不懂得笑的混蛋,事實上有一段時間(不夠一個星期),試過對著鏡子練習笑容,但沒甚麼成果。其實我不習慣看見自己的樣子、聽見自己的聲音,說穿了就是不懂得面對自己。可是上班時必定要對客人笑,生硬的笑聲和看不見的笑容……昨晚下班後去吃飯,恰巧店內有一面橫壁大鏡,我看著鏡裡的自己,神情木然,找不到絲毫感情,仿佛過去黏在臉上的憂愁和苦惱已遠逝,換來一張冰冷面具。
面具,就是現在的我。我想知道自己過有沒有過去的激情,在激情和冷靜兩極停留,不存在灰色地帶的世界,或許才是真正的我。

說了一大堆無謂話,其實我真正想描述的是天氣,有誰看得出上面的文字我是努力地寫天氣嗎?
談談今早上社會史時想到的故事。突然想到寫一個女性為主角的短篇,我很少用女性做主角,總覺得抓不住她們思想的精結所在,簡而言之就是寫女人寫得像太監一樣。前天聽到一件事,又與ling…

森與林

近日狂煲史書,沒法子,以前沒讀過,現在只好加陪努力。整個三月都在拼命讀英國史、東南亞史。今天花了很長時間寫先秦報告,又是捉蟲的報告,教授開的題目完全與縱橫家探討的內容無關,早知道不做縱橫家。但做今次報告才發現,原來上次報告做錯了,縱橫家原來是主張性惡的,雖然我不太同意,但從新找資料的過程當中,發現某篇論文的摘要有提到縱橫家是性惡論支持者。上次老師沒提出來質詢呀!不過老師對我印象不好吧!上學期堅持一個人,而且研究計畫寫得很差。我一向都是這樣,學年課,上學期了解個大概,下學期才真正找方向。歷史系的報告太重,閱讀技術變得非常重要,我的速讀功夫愈來愈好,但精讀功夫愈來愈差。特別是小說的理解變弱,以往總能夠好好體會,可是近來愈發變得許多小細節甚至大脈絡無法記清楚,內裡所寫的感情也刻不進心裡。
總體而言我沒有以前那麼細膩,愈來愈能面對生活的代價居然是沒時間體味人生點滴。時光把我的感情沖刷得常瀑布下的頑石,圓潤不已,因此所有的喜怒哀樂均輕輕滑過,半點留不住。
讀了月生硬而不帶感情的史書,好想好想看小說,最好是不用太多腦筋又能賦予深厚感情的故事。前一陣子迷上推理小說,如果可以,我還想讀更多。
晚飯前淺談兩句而已,Ling說我其實很渴望談戀愛,因為我反反覆覆不斷探討這個話題,而且努力爭辯北上並非因為男人無能。儘管我覺得這兩個論點的邏輯性有問題,然而我不否認也許我期待自己喜歡上某人藉以證明自己還擁有感情。
許多東西連我都不了解,現在傾向不要多想,多謝藍奕邦令我明白,有時候向前邁步勝過原地思考。暫且就這麼下去吧!靜觀自己改變,也是一種樂趣。

無力

我暫居之處靠海,遠望遊輪甚多,火車站建在海旁,每日自市區發車五班。從東市搬來小鎮準備明年報考西城大學碩士班,小鎮距離西城市區不遠,租廉消費低,是自修的好地方。
小鎮市民習慣通勤,我也開始早上去圖書館找資料,下午回小鎮唯一的餐館讀書,傍晚用餐後再回居所休息。餐館規模不大,飯菜一般,取了雅致的名字︰「薄浪咖啡廳」。
暑假搬來,學期開始,小鎮的電車頓時擁擠起來,因此改昨一班車出發,早一班車歸來。非假日時,店裡總有一位常客,穿著高中制服的女生,胸前綉著名字,每天固定在咖啡廳露天座,點一杯奶茶,作業寫完再回去。她有時仰起頭,輕撥長髮,好一陣子又低頭寫、寫、寫。
「她住在附近,父母在北市工作。好像正要考大學,需要我幫你打聽她聘家庭教師嗎?」中午老闆挺著胖肥,一搖一搖地問。
她有時帶著球拍,有時帶著小提琴,每天都有不同課外活動。夏天襯衫輕薄,近海小鎮空氣潮濕,南國陽光傾灑,從車站走來汗透衣衫,她多姿多彩的內衣拉扯我的視線,又怕她捕捉到,眼睛總是追逐日光,在露天座四周迴旋。
冬日至,海風刺骨。露天座封閉,少女遷至斜對面的桌子,不時出神,仿佛與窗外故舊呼呼訴情。讀書累了,我拈著鉛筆,隨意在筆記本上掃描,那雙低含的唇、窄小的外套、出神的雙目……沒一樣我畫得相似。 自從捨棄掃描,專研抽象以後,現實仿似離我遠去,無法借筆端從現。

##CONTINUE##

上面的文章居然花了一個星期都未完成,那麼樣的東西,換了幾年前一個小時就寫完了!可見我墮落了,深深地墮落了。本來還想打下去,但拖太久,沒有意思,後面的舖墊只是反覆昭示自己的無能。既然如此,又何必呢?而且,昨天發生了一些事,令我斷了寫文章的閒情逸置。
昨日巧仙MSN突然說,阿江入院未渡過危險期,叫我聯絡阿江的朋友。我心裡不太踏實,到底發生甚麼事?阿江的朋友怎麼想認識的都只有咸濕學長。我通知咸濕學長,同時MSN找活死人,他說︰「是不是愚人節?」半信半疑之間,咸濕學長來電︰「我去醫院看看,你來不來?」我心下一沉,連忙收拾東西,與他們在成醫門口集合。
我一直想,不是真的吧!直到看見蔡主任和娟教授……
守候在手術室外無事可做,只好和兩個學長談談笑笑,阿江的室友個個神色凝重。我想堆出滿臉傷悲,但又未至於如此深切,笑嗎?又覺得不敬。在那群人之中,我不是最親近的朋友,又不能說疏離,既無法置身事內,又不能置身事外。除了等,還是等。
最終我都沒有進病房看他,我不懂得以怎樣的表情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