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09的文章

熱水浴,真舒服

學校薪水終於下來,還1千元給活死人學長,只剩下兩千。好不容易找到台灣期末報告要用的書,狠心買下來(本來只想借,但圖書館送編送了兩個多月),花了6百。昨晚買石油氣,又用了6百6,前幾日吃了些,所有財產又剩下五百元。這個五月真係苦過DEDE。
不過沖左半個月凍水涼先知,原來熱水涼係咁舒服。沖完之後成身鬆曬,全身暖哄哄,皮膚一呼一吸都散發蒸氣,整個人重生一樣。加上昨晚不熱,乾爽,睡得很好(在我而言睡得很好的意思是一晚醒來少於3次)。
又發左個夢,今次,出現了一個人名︰「範嘉惠」。沒錯,是範。很奇怪,到底是誰?絕對不認識這樣一個人,夢的細節也忘記了。反正,的確是有這麼一個名字在夢中出現。無緣無故在腦海中出現另一個人的名字,而且是一個不認識的人,居然一點也不恐佈,到底發生了甚麼事?還真是搞不懂呀。
報告還是做不完,很怕交不出來。還有5份…史方好像永無止盡,怎麼都做不完的樣子。很苦惱,但還要工作、工作、工作。明天下班之後必定要把東亞的POWERPIONT做出來,不然來不及記稿子。很長很長的文章,一個人報告50分鐘……真吃力。報告呀報告,甚麼時候停呀?還有宗教書單未做……這段日子為甚麼會這麼難熬,然而最可怕的是,再難熬的永遠在前面……我的世界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好想甚麼都不做,就能安居樂業。這個,可能嗎?生活太平板,也許最終受不了的,反而是我。

所謂伊人

沒有書腰,我會買這部書嗎?白字宣傳藍字導讀令封面雜亂不堪,恬靜的文字因書腰而嘈吵,過多描述破壞優雅和高尚的文筆,然而,沒有書腰上十一個緋紅大字,我會買這部書嗎?


##CONTINUE##
18歲少年禁忌的戀愛,由80歲老翁執筆,是甚麼樣兒?
這本小書,我讀得很慢。夜深人靜,播放柔和音樂,緩緩凝視、停留、倒帶,好不容易嚥下,前進,闔上,恰恰一夜一章。
伊人,踏著輕波碎步而來,乘狂風暴雨遠去。少年似是默默暗戀,愛意發酵恬靜詳和。情與理之間互相追逐,牽掛和悼念糾纏。伊人羸得博愛,也覓到至愛,卻不敢聲張,有時慌張。少年撞進她心扉,一舉手一投足都使你心亂如麻。
是他!是他殺死你!無法捨棄又難以維持,倒不如在思念中殺死你,毀掉自己,刻下休止符總比無言的句號好,至少夜幕下,星帷前,可對酒笑言「天奪走你,並非我們失意別離。」不怨誰,不恨誰,無言別去,休止符後仍可回想曾共你讀過的一字一句。
很少讀愛情小說,16歲讀了第一本,幾年下來記憶只殘留《半生緣》和《挪威的森林》片言斷句。這本書猶在兩者之上,我很想送給每一位面目模糊音容裉色的我曾經傾注感情的異性,試圖借助文字用自己的語言深化藍茨素淨那深得只能允許情人逝世而不可以分手終結的感情,明顯失敗,那麼,引用吧!這一句不多不少,堪可比美︰
「所謂伊人,所水一方。」好詩好書,值得低回三遍。
腹稿並非如此,清晨執筆竟然換了樣兒。的確,真正的好書和感情只可追憶,經不起任何發展和詮釋。

前方

這個星期日子過得不太好,應該說,非常差。
肚痛三次,好幾晚痛醒,上廁所半小時,虛脫地回到床上,好久才睡得著。
每天只吃兩餐,有時早晚,有時午晚,早午都用一杯珍珠奶茶解決,一來沒食欲,二來薪水未下。全靠阿東幾百塊吊命,不知吊到何時。
組員又出事,明天交的東西今天才問我要怎麼做。詳情可以看這一帖。很累,已經那麼多事情要煩惱。以前喜歡吵架,覺得吵架之中自己代表正義,現在生活已經如此急逼,衝突和磨擦可免則免。經過這麼多人事糾紛之後,我想寫一個故事,關於評斷他人的事,道德法官之類。介入他人之間的衝突是極不明智的,然而人愈來愈多,人與人之間的磨擦不可能從此消失……這就是人的可怕之處。
凍水涼繼續。踏入第二個星期,房東還未聯絡下一手房客,即使連絡上,說實在話,我也沒有錢買新的石油氣,因此這種情況很可能延續至搬新居之前。
本來花了些心思,寫好為你默哀一分鐘讀後感。卻連續幾天沒有心情修改,放到網路上。現在的心情不宜寫文章。
開始思考升學這個決定是否正確。總覺得放棄所有去追逐某種不存在的虛幻,到頭來發現和目標的距離不近反增。到底,我應該如何?以前的堅毅和勇往直前的性格?繼續屈從的自己?
我不知道。
我討厭現在的自己。
讀梁文道書,介紹康拉德。一個海員作家。好想讀讀看。關於大海、關於追逐、關於遺忘。

午夜夢迴

仍然被前晚的夢纏繞。這個夢很奇怪,已經好幾年沒夢見這類題材,可能與現在讀的書有關。這幾天埋首讀《為你默哀一分鐘》,讀了第一章,突然有一種衝動,想送給所有認識的人,特別是JUNE、DICK、CHOYI、LING、冬、師姐、斌。這本書……是不是這本書帶給我或製造了這個夢?
可能受夢影響,起床上班有點失神。忘記帶鎖匙,焦急不已。打電話給房東好幾次她沒接,我想起她說星期六不在台南,更是焦急。中午好不容易打通,她說︰「我沒有你房間的鑰匙,讓我想一下吧!」掛掉電話一時候後,她叫我去東寜路信義房屋取備份匙。
請活死人學長載我去取匙,回去,兩個男人都開不了。無奈再打給房東,電話接通門就開了,活死人學長笑說︰「聲控匙?」我循例請他進房間參觀,他驚歎︰「好多書呀!」愛書之人反應相同,我苦笑,沒書頭痛,有書頭也痛。行不得也哥哥。
那時候,它正好躺在床上。
我一直對夢有種特殊的辨認能力,知道哪些真,哪些假,哪些會發生,哪些不會發生。這麼說可能很奇怪,不過歷史事實是,06年差不多這個時候,我也做了相同題材的夢,後來的而且確發生了。不過今次的夢與上次有根本性的不同。
不同之一,夢裡的主角不知道是誰。那個人由始自終背對著我,雖然身型和背景已經烙在腦海,但我絕對不認識她,至少截至現在我不認識。上次的夢,主角明確,連場境都十分容易分辨,今次則夢到神出沒之地了!
上次情節很複雜,但不難解讀。今次無重解起,連場境和主角都不知道,怎麼解?唯一不同是上次的夢帶著濃重離愁和哀傷,今次是純粹喜悅。到底,是誰?
好久沒有被一個夢困住這麼久,好久沒有夢留在記憶中,也許這是搬到外面的好處。
石油氣沒有了!也沒有錢叫。我怕叫一罐新的,搬走前用不到一半,房東不願花錢買下來,很不化算。不過短期之內都沒有錢叫石油氣,唉,為甚麼還未找到工作呢?唉……上天又給我考驗,咬緊牙關捱過去。

隱藏的故事

「歷史就是故事,何必寫得像學術論文那麼枯燥呢?」鄭老師微笑之間,帶著自傲和威嚴︰「你們讀我的書,不會覺得困難,就像讀故事一樣。」
若非它是考試指定讀本,大概一輩子都不會翻開這本書。
##CONTINUE##
朝貢貿易專指明朝與南海緒國的朝貢關係,議題牽涉世界各地,除了東南亞,也因為與大航海時代重疊,遍及整個地球。本書從明太祖開始,以明朝滅亡終結,由原始史料著手,把零碎紀載整理成敘事為主的學術著作,的確與學術論文大不相同。
「歷史,本來就是故事。History即是隱藏的故事。」鄭老師再次強調。他在研究範疇裡,經驗豐富,過漏原始史料以及大量研究之後,寫成貌不驚人卻完整重現明朝海貿關係的著作,由朱元璋到明朝滅亡,更夾雜許多獨特的個人意見︰「佞寇其實是中國人,日本人不是沒有,十個裡面有一兩個吧!你們中國人在雙嶼港爭地盤做生意,聘請日本人做打手,這些日本學者研究得很清楚,為什麼還是怪罪日本人呢?」談及歷史真相,鄭老師絕不口軟︰「有些學者不知是故意還是看不懂書,書上明明寫著越南衰落,然後廣州興盛,中國第一個繁榮的港口是越南不是廣州,某些學者用意為何,我不清楚。」老師進一步解釋,秦始皇攻打越南,不只是好大喜功,《漢書.地理志》早有記載︰
自日南障塞、徐聞、合浦船行可五月,有都元國;又船行可四月,有邑盧沒國;又船行可二十餘日,有諶離國上。
「所以明成祖大軍攻陷越南,東南亞國家非常震驚,鄭和下西洋就是這種背景之下出發的。」鄭和下西洋除了建立朝貢關係,更為了找一個中國人,傳說是惠帝,但書中明確指出︰「是陳祖義。中國一直是這樣的,認為華人無論到甚麼地方,仍然屬於中國管轄。陳祖義正是福建移民,他阻斷馬六甲半島航路,鄭和其中一個目的就是消滅他。」書中多次找政治史、社會史上不太起眼的人物著墨,從海洋角度切入,觀點獨到︰「搞不好嘉靖是改革者。」
明朝歷史走到嘉靖,一般被認為是吏治腐敗不堪之時,卻因為月港開港、澳門開埠,給老師帶來啓示︰「月港和澳門均在嘉靖朝經過長時間討論後成立,連廣州也因為劉瑾才得以合法經營。」不看不知,背負千古罵名的劉瑾在廣州歷史上作具有無可取代的作用。明朝實行朝貢和貿易一體化,外國商船按法律不可上岸貿易,但山高皇帝遠,地方官員想出另一種方法進行海口貿易。劉瑾為私利,查核全國資產︰「一查之下不得了呀!幾百萬,廣州哪來的錢?」海口抽分制度因為官僚體系和宦官體制都想分一杯羮,正式規範化…

送書

老友走了,那種時空錯亂的煩燥感始消除,過著往昔一樣的孤獨日子,前天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牆紙上不搭調的牛皮膠帶發呆。花了兩晚重溫南海十三郎,之後提筆寫寫寫,寫到低下來,本來還想寫下去,但一看時鐘,已經12點半,今早還要08,只好停筆。一個故事連作者都沒勁兒寫下去,讀者又何來動力讀下去呢?因此這篇15萬字的長稿假若有機會完成,定必要把那些令我停筆很久的地方重新構思。事實上草稿用字粗鄙,亦必須重寫一遍,這一麼來可能又要花五六年。「如果可以只專注文字之上,多好。」我一直希望如此,但到時候可能心思又飛到別的地方去了! 因此,假如有時間,我會好好回顧16、17歲那時遇見的好書好文藝,那種密集式精品滙聚的日子,可遇不可求,如今再想遇上,只怕無望。如今遇上的書,總不及當年震撼,加上每日進出書店忙忙碌碌,對書的憧憬不由得消減許多。

書店裡,我是惟一一位男生,我專門負責其他人無法取代的職務是送書去圖書館。但實在不喜歡送書去圖書館。
大熱天時捧著幾箱佔我一半體重的書,從又斜又窄的樓梯走下去。圖書館每次訂上百本書,老闆當然很高興,做圖書館一次生意,等於店裡一般客人一個月生意額,一個月兩次,收入倍增。然而做圖書館生意都是吃力不討好的。
首先圖書館要求我們提供書單,每次至少3百本,寄過去,不合眼的再挑3百本,要與之前一張沒有重覆。教授們找書範圍十分峽窄,非常專門,第一次的3百本,已經找一個月,再一次3百本,加上校對舊書單的時間,又要花一倍。可是圖書館不會每次只給我們一位老師或一個系的書單,往往是兩三個一起來,3月初因為建築系老師書單必須找完,老闆叫我拿回去做,一百筆算一小時工資,我找了兩天,快將4個小時,還請學妹幫忙,才如期完成。
書從大陸寄到店裡,更是恐佈開始。圖書館一張訂單,動輒三、四百本。上周末運來九箱書,圖書館佔了七箱,全店上下總動員建檔整理,花了一個星期編號排序。枯燥乏味,零零碎碎的書上百本,每次整理完之後,我都會避開該類書的櫃子。整理過後就是我和老闆的工作了!
老闆先將每次送書的書單列印成估價單,裝箱,核對,蓋章,運到圖書館後門。我在圖書館後門接應,我獨力把書一箱一箱從地面搬到圖書館採編組,按採編組接恰的菜蟲小姐要求,一本一本排好。雖然已經編號,但書本體型參差,很難完全按照順序入箱,因此幾乎每次都要重新排序。排完由菜蟲小姐核對報價單與書本有沒有錯漏,公營機關最重視準確,最慘人皆有錯,老闆資…

為甚麼台灣大學比較差?

近日拼命找工作,找到新工作之前,一天絕對不可以花超過100元。這種日子無限期延長,3月中開始找,到現在還未有,沒有人脈,的確差很遠,可惜我能用的人脈幾乎畢業了!系上科技史教授找工讀生,寄信應徵一樣石沈大海。事實上這些PO版徵人,九成只是象徵式,到最後都是學長姐介紹進去。前幾天和班上的小胖及夙木魚談起,原來他們正領宋史老師的工讀金,小胖說︰「老師那邊沒甚麼事呀!我幾乎不用去。」夙木魚說︰「還是我和靖魚比較有良心,兩個人領一份。」我暗罵︰「幹!那麼以工作量計算,我豈不是應該領3份薪水?」事實上我伺候的老師,事情多得不多了,有時甚至覺得,有些東西應該是研究生的份兒,老師也交託給我,我猜在工讀能力和技能之全面性而言,我比他們高出3倍以上。報帳跑公文等雜事不用說,單看他們的工作時數,絕對沒有進入老師研究領域。我可是因為老師的研究,去東山、進監獄、入各系所史料館、查台灣日日新報、搜國家公文書館、與台灣文獻館編纂連絡,發過演講費給四個中研院院士、七位台灣各大學研究生,與各大家人文學科首腦開會,做學校大老口述歷史,調查過全大學歷史系課程,受讚揚、被誤會,學校行政人員侮辱、衝撞學長姐……這些經歷正是那些沒怎麼工作的其他老師的工讀生所沒有的。

有時候我覺得老師的信任很奇妙,明明我來自他鄉,而他們排他性甚強,卻每每委以重任(至少我覺得是)。這番成績,足以自豪幾小時了!也能明白,為甚麼台灣大學生競爭力低下,看!在大學裡面工作也可以不用去,怎麼能培養良好工作態度?而他們大部份人讀書比我更一塌糊塗,我打工時間可是他們三倍呢!

肥貓走了,對醫學院的學生亦有怨言︰「醫學院呢!他們一定很奇怪為甚麼香港三年級學生比他們六年級厲害,趕得上實習醫生水平。他們還自認全國第三,自豪不已,拜託,全國只有三家國立醫學院。」

要算同學的不是,三天三夜都數不完。簡而言之,就我所接觸的台灣大學生,普遍缺乏危機意識、國際視野不足、沒責任心、學習不積極、固步自封、幼稚。無怪乎他們的上一代居然可以說出這樣的話︰「廖咸浩表示,另外50%則是由學校自己提供的論文被引用數、國際學生數、外籍教師數與師生比等,都是由評鑑學校自行提供,客觀性不足,對於這樣的評鑑結果,沒必要太在意。」拜託,台灣自訂的評級和上海交大評級不也是「論文被引用數、國際學生數、外籍教師數與師生比」同樣「學校自行提供」,為甚麼前者不值參考,後者比較重視?說穿了,不過是前…

瀟灑走一回

肥貓返港了!昨天送他去捷運,回書店已遲到半小時。
他走了,才發覺不習慣一個人吃飯。從剛開始不習慣每天等他電話,到現在居然不適應一個人吃飯。沒差,這種東西,一個星期就好了。
周六半強逼和他跑一趟高雄,其實前一天不想去,一來是經濟問題,二來是身體不舒服,加上對他計劃行程沒多少信心,而且不想只是兩個人。結果還是去了!因為咸濕學長一句話︰「你係佢個FD WO,唔煩你煩邊個?下班之後連續跑好幾個景點。心情非常愉快,覺得不枉此行。希望能抽空寫篇遊記,如果不是他,我也不會跑這麼多地方。旅行真好,即使短短一程。大概是我喜歡高雄吧!上次去台北,一心只想快點回台南。
今天沒法子打太多,這星期系慶停課,要想辦法把上個月準備完成的工作KO,還希望趕幾篇短文。開始節食,1天1百元行動必須開始了!不知為甚麼這幾年的5 6 月總是財政短缺。趕快找到工作吧!拜託!

乾塘

近日真係心血少。前幾日預計打的遊記,預估暑假才能夠出來。以前總是文思泉湧的,如今打一份報告都難,可能與閒適時間不足有關。現在都是來去衝衝,沒甚麼時間靜下來,任思緒隨意飄蕩,一想到這,就覺得累。連報告都未能好好想一想再寫,也許要多走些路,少騎單車了!不過必須在幾個據點高速移動,有時真是身不由己。
說句老實話,很累了!
比星座講中,呢輪真係有D怕寂寞,成日都想搵人出黎食飯,但係呢又要等BILL WO。主動權係曬佢手上。不過呢輪真係想有人陪下既,返到去對住四面壁一部腦同埋成山未讀完既硬書。D咩鬼小說文學都睇曬,但係呢,都無感覺,對住D咁既書又無咩興趣睇,想寫下野又寫唔出,再咁落去真係死得人多。
岩岩趕起個互評,個腦實曬咩都唸唔到,好辛苦。點解會咁呢?到底出左咩事呢?天呀!比D啓示我吧!
尋晚本來想去系館溫書,考東南亞史,但原來歷史之夜三綵,勁嘈,走左去睇漫畫,變左查實我無溫過囉=.= 是Q但,陣間去食個M記再返系館溫,真係咁都得,勁HEA。歷史之夜真係好無謂,或者我不嬲對群團活動無興趣,再加上D唔專業既群體活動(唔知點解我做咩都唔可以有D玩玩下既心情去做,或者抱住D HEA下就算既心情呢,呢世人會易D過)。琼姐同阿城都有參加,真係做壞曬規矩,僑生不嬲都無慣例玩歷史之夜架嘛。不過唔理LU,佢地鐘意LA~~反正我都無眼睇。不過講起歷史之夜點解D人唔係做歷史劇既呢?我想寫既俞麗娜劇本家陣連書都未搵到,中大出左本新既中國音樂史,好想睇,但係成兩舊水,玩野咩!咁搞法死左都未開始寫LA。話時話咁又三年,D寫作大計一件都未開始實行過……激死人,我到底有咩咁忙?搞到咁既田地!

無謀之行.瞎逛台北(1)----寫在出發前

淡水之行地圖,如load得慢者請按左邊連結,圖示如下。

View 090502-090503台北淡水in a larger map



##CONTINUE##

出發準備
有朋友自遠方來,死命要我帶他去台北,因為經濟問題我十分猶疑,幸好適逢系上舉辦參觀故宮活動(要寫3千字報告的……哭),免費坐車上台北,我亦不願即日來回(可怕的安排,一天十小時車……),遂拉老友肥貓一起北上。因為課業繁重,沒時間計劃行程,台北人生路不熟,叫肥貓計劃行程,沒想到他完全沒有計劃……最可怕的是,我到了台北才知……
當然,我不是閒著沒事幹的,曾經上網找旅店,但太貴(我能動用的旅遊資金只有1千元台幣),肥貓不願住青年旅舍開放式大房間(350一張床位),要求雙人房,可是網上看到的雙人房均1700元以上,令人頭痛。因此我請兩星期上一次台北的阿東學長找房間,他找了一個星期︰「學弟,我傳到你MSN了。」「沒看到呢!」又一星期︰「我剛剛傳到你MSN了!現在去睡。」「我MSN中毒了,能傳去我mail?」出發前一晚︰「學弟,你收到了?我傳去你MSN了,你的MAIL沒法傳。」我說︰「東哥,我現在上班中,回住處沒有網路,明天7時30分開車,連學校計中還未開,你傳給我我也看不到……」
所以!這次行程完全沒有準備!完全瞎逛,奉勸緒君,切忌像我這般衝動呀!

以下是之後整理的資訊,希望對大家有幫助。
景點故宮博物
師大夜市
敦南店周邊水準書局十三行博物館交通 台北捷運台灣鐵路台北旅遊網食住 漫畫王四方通行師大夜市目錄︰
友人BLOG︰肥貓台北日記無謀之行.瞎逛台北(2)----故宮博物館無謀之行.瞎逛台北(3)----宿一宵無謀之行.瞎逛台北(4)----關渡早晨

正職是玩耍

面對如山堆積的報告,還跑來打BLOG,勇氣可喜。時間完全被報告和打工佔據,希望今個學期完成的15萬字初稿和遊學紀錄,十畫未有一撇,頗為苦惱。
報告不能請槍,史方報告人際關係處理得不好,前幾天上台北,把所有事情都掉下,星期一回來,拼命寫先秦報告,結果兩邊都做得不好,責無旁貸。史方最嚴重的問題是沒有人能夠分擔我的工作,一個理想的團隊,工作應該能夠互相分擔,顯示組員之間溝通問題,然而史方這一組根本不可能。她們迷迷糊糊,害我原本興沖沖的,熱情也不由得冷卻,覺得只有一個人努力,很沒勁。始終還是要做的,能做到甚麼程度很難說,絕對沒有辦法達到我理想中的高度。
其他報告也因為時間催逼,根本沒辦法好好思考,書抄一抄就送出去。再者今個學期讀書報告全部是高深學問大家手筆,除了頻頻點頭,幾乎沒法寫出任何評論。試想想看,人家一生鑽研同一題目,然後花半生精力著成一本書,我用半個學期讀一科,半個月讀他們著作,再一個星期寫一篇,質量上的差異,顯然易見。所以,寫書評還是小小的小說好,至少那是我熟悉的環境和領域,再差也能寫些感興。學術著作書評寫不好,沒有感興是主要原因。
早幾天去台北,大出血。BILL來了之後一直超支,雖然我一向都是超支一族,但整個月不買書沒交學雜費也會超支,還是第一次。他還叫我最後一個星期帶他到別處玩,他想去台中,我很坦白告訴他,不可能,我沒錢,說了兩三次,他不再提起,但去玩的心理如舊。或許經濟問題在他而言不是問題,在我卻是大大的問題。他一如既往,只顧自己並不考慮其他人,與他人相關之事,只從醫學角度出發。他兩兄弟都有一種盲目特性,進入某個領域,維護、追從,只談相關領域的事。BILL時常埋怨與alan ma、駱駝等聚會,不斷講醫院的事情︰「其他人不想聽,我不願講,但他們樂於圍繞醫院話題。」可是我們之間的課題,我講歷史故事,他只管告訴我醫院發生的事,半個小時下來,話題可以完全沒有重疊交雜。我只能說,他來了,沒有期待之中的快樂,反而覺得日常生活被干擾,如果暑假來,我閒一點,還好。現在連吃飯花費也增加(本常一個星期之中,有兩天只吃包,現在每天和他出發吃飯,有時要帶他去吃特色東西……)不過也因為他來了,我才強逼自己休息一兩天(代價是報告寫不出來),可以寫寫遊記。
近來英國社會史到工業革命,談及工廠化,人類受機器支配,我開始討厭英國……
世界一切都是埋怨和批評的對象。昨天和活死人學長談起,將來不會定居,…

生趣

近日沒甚麼勁兒寫東西,可能生活太平淡。計劃寫一篇關於機車的文章,我幾乎開過所有系上的人的機車了!每一部車的特性多少也有把握。又想談談從《戰龍無畏》看中國堀起,又似乎太片面。又想談談關於哲學的問題,不知道為甚麼上大學之前想當個文學家,上大學之後想當個哲學家,儘管我對兩者都不甚了解。
前幾日和蠢窮(決定用這個新代號,反正網路,嘿嘿)、阿祖和宅女(無敵新代號,本來想改疼青的,不過很奇怪,反對的歡迎留言公投自己的代號)去交訂金。訂金呢,又要別人代墊。這一陣子經濟狀況極差,明明算得剛剛好,但因為交通問題經常超支,又因為6月少一份薪水,令我很苦惱,而我又不想借,看能挺到甚麼時候吧!下個月可能要2千元過活,如果能活下來的話。
報告報告和報告,這段日子除了報告就是報告,連小說都沒寫。花一年多寫的小說,終於到中段,文字不可取,但內容很不錯。想看原稿可以潛入我雙重門鎖的房間,在枕頭底下日記旁邊有一疊隱形墨水寫的無印a4再生紙稿本,有興趣去找找看,假如看得懂的話。
無病呻吟了一下子,明天上台北,終於可以休息一兩天,代價是$$。我很討厭不斷把$掛在口邊當作藉口,但$就像肚子餓一樣困擾著我,花這麼多年,始終被它們束縛著。終有一天,我會找到方法,不再受它們束縛的。加油吧!阿彌陀佛。
擺脫束縛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超越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