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1的文章

翻唔到身既鹹魚

本來勤勞地打遊記、散文、改小說、預備新工作的資料……可是看到特首這篇文章,又忍不住說幾句閒話︰
曾任權︰怨氣大源自年輕人理想大曾蔭權形容,新一代年輕人理想好大,覺得社會愈來愈欠缺公義,付出勞力與收穫不成正比,導致一些人特別有錢,一些人特別窮困;而且也因此未能服膺於民主制度。年輕人面對另一個現實是,他們不單要跟本地人競爭,還要跟全球的人競爭。再加上社會流動得很快,年輕人看不清未來,覺得未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此對社會產生怨氣。但「十年前我也不見自己會做特首,不要講二十年前,也睇唔到自己做咩。但現在年輕人有理想,後生仔就係想咁,你唔怪得佢哋,佢覺得自己有學識!」「感覺上係辛苦咗,壓力大咗,因為(年輕人)自己聰明咗、後生叻咗。我哋那時蠢蠢地,無擔心,想做一份工,一次唔得就兩次!」 正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這篇文章顯示曾先並非對社會問題視而不見,他具有不錯的分析能力,只是不行動,我知道,但我不管,因為管了不一定好,好了你們不一定滿意,你們滿意,可能有其他人不滿意。
政治制度、國制局勢等等問題我不在行,免得亂講。可是青年人的問題,卻是政府回歸後教育政策出錯所種下的禍根。

脫離CIR

工作剩下最後一星期,賠錢走人。在這裡做了四個月,已經由資歷最淺變成「最」資深員工。我走,艾老細不著急請人,還叫新同事︰唔洗學你做開個d野,佢地唔可以好似你咁身兼多職,但要知道所有運作流程。我問,我不說他們會知道嗎?艾老細答︰問大娜姐。
新同事性格和亨利哥如出一轍,立即問大娜姐,興沖沖回來好像收獲豐富說︰「今天開始行新制度。」我心想,好吧,隨便你們怎麼搞。
早安姐離開後,進來兩位新同事,一位叫西米,代替早安姐。她的性格和亨利哥差不多,不過比亨利哥成熟一點和仔細...一點。不過我還是不怎麼喜歡T_T
她介紹進來的阿丹倒是反應很快的同事,而且說話太直。我個人覺得反而他最接近一般文員,但他的工作範圍是補書寄書入信封的閒角。我要走,艾老細下旨,他不用學我的東西,他拍手稱慶︰「佢又真係可以唔理,依家少緊個人。咁搞法佢只會逼死我地,而我地係隨時可以遞信個隻。」我微笑︰「好事。」他說,好呀,這樣當然好。

作此篇勉勵子房

說不上很重要,卻也挺重要的日子。20歲以前完全不重視,近幾年吃了一點小苦頭,開始覺得這麼樣的日子,還是對自己好一點,沒有壞處嘛。今年又要面臨新挑戰,接了一份新工作,簽了約,12月正式上班。這一份是至今最理想的工作,當個編輯,雖然只有半年約,可是比留在發行部當個客戶服務員要好得多。這四個多月,我每天下班都不斷問自己到底在幹甚麼,為甚麼留在這裡,這麼熬下去,既與目標無緣,薪水不足以自給,不時還要承受老闆冷嘲熱諷,這到底是為甚麼?
終於不斷堅持之下,有人請我當編輯了!說實話,我依然憂心忡忡。這一份工作雖然是我很想當的,但這次不是助理,而是正式的。工作我完全沒有實務經驗,課是上了,書也唸過,實戰卻沒試過。剩下一個多禮拜,我一定要抓緊時間記熟我需要記的資料,也要搜集相關資訊,愈多愈好。
昨天辭職,老闆半點沒有挽留的意思,只說︰「你遞左信就無辦法啦,得架啦!」本來我心裡面還有一點虛,怕事情交接不來,做不了。不過他中午借故批評我古靈精怪,我心裡不忿,留在這裡幹嘛?還不如趕快離開,換一個環境,不要留戀,也不會內疚。
在這個憂心忡忡的時刻,只能尋求過去的經驗勉勵自己。以前這麼多的工作,有哪一份是進去之前就知道該怎麼做的呢?沒有。不斷熬罵、不斷遭受折磨,還試過八號風波的天氣,一個騎腳踏車去誠品解壓。過了將近半年,老闆們對我的表現都挺放心,還曾經叫過我留下來幫忙。這次試煉的時間只有半年,轉眼過去,不知道有沒有足夠時間。往後半年我大概沒有時間看閒書、寫閒故事了。希望半年以後,我能夠找到,我希望的將來。
又大一年了!仍是一事無成,要長進,要努力向上。努力一點,不要氣餒!我要學會享受生活,在艱苦的時候不要迷失自我。

白紙一張

唉……面試回來,覺得自己真的失敗,很沒用。上兩星期去面試一家紅酒雜誌,對方已經指出,我沒有編輯相關經驗,因此8千元太高。今天去面試,一個能力上未必勝任的職位,面試的老闆人很好,教我該怎麼準備,怎麼去面試。當然,也因為自己面試的表現實在太差,完全沒有找過該公司的資料就上去了……也沒辦法,因早知今天不能上班,所以昨晚OT做完該做的事,今天早上網路又不行……面試的老闆人很好,是我面試至今最好的,他還教我面試該注意甚麼,也很詳細介紹他們的出版物──在我傻傻地跑上去的時候。如今想起來,他像安撫我,更甚於面試。我面試時表現實在太差,沒甚麼往績,流於吹水……唉,但我真的很想當編輯,進了發行才知道,編輯和發行是兩回事,一直爭取在公司內調任,可是,幾個月,看盡人臉變化,我自己又不是那種在人事上很機靈很吃得開的性格,加上能力又不算很好,又很心急……總有一點活該如此的感覺。
既然如此,倒不如,死了算。

陽光太好星期六

陽光曬到腳指頭的星期六,害我完全沒辦法集中精神看書,也全無看書的意慾。香港好陽光的時間不多,看見這麼好的陽光,總會想,哎呀,我還有好多東西沒做,要洗床單、洗棉被、洗衣服。哎呀!陽光這麼好的星期六,為甚麼還待在這裡呢?為甚麼不去行山,為甚麼不去拍照?為甚麼還呆著?為甚麼為甚麼……難以說清楚。回來香港之後,總想著星期六要出門玩玩。在學校上半天班之時,倒是有計劃去逛逛,可是現在上五天班加上要寫旅遊簡介,就沒有動力出門,也沒有計劃的時間。可是看見陽光很好,又在想,哎呀,我不該呆著,哎呀,好想出門。可是又一個人,提不起勁……甚麼的。反正今天看不下甚麼書,出去逛逛吧!好!下午去天水圍七星樓玩玩,就這麼決定。
不打文章,出門了!再見。

碧水寒山─奪命金

我時常覺得杜琪峰是個精神兩極的導演,他最拿手兩種題材︰愛情小品和黑暗暴力,兩種題材風馬牛不相及,甚至互相排斥。奪命金從戲命到劇照都是黑社會路線,影評突出劉青雲的戇直和愚魯,深心以為又是一套用極端黑暗和暴力警誡世人的作品,沒想到大導鏡頭一轉,略帶荒誕和寫實的黑色幽默,同樣發人深省。

放假真好

悠悠閒閒地放了兩天假,做了許多平日不太會做的事情。看了奪命金,精彩和有趣的電影。與朋友吃了一頓飯,新工作以來第一次,好幾個月了,新工作真累得我無法抽空做平常愛做的事情。儘管以前上五天半現在上五天,可是時間完全不夠用……也可能與兼職有關吧!
遊記那邊,本來以為寫完台灣就算了!沒想到對方繳請我繼續寫香港的部份…薪資太低沒有人願意寫吧!我本來想回絕,但一想到現在工作很可能短期之內丟掉,就想,還昃留一條後路比較保險。至少不會突然間彈盡糧絕。不過兼職始終是兼職,不足以糊口,性質和我在網上賣書一樣,始終只是玩玩而已當不得真的生意,要想靠它維持生活,絕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