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31日 星期日

光陰虛渡

7月31日。畢業一年。還有26日,就回港一年。這一年,我到底做了些甚麼。
說在找到工作前的3個月,完成小說和書信稿件的修改。至今,還未完成。書信修改了很多,卻不太滿意,仍然努力地修改當中……一直改,也不知甚麼時候能完成。我還寄望今年書展能看見它面世,可是,投給好幾家出版社,無人問津。西廂老闆娘叫我貼到大陸的BBS上面,我不想,小說可以,但,這篇文章不行,珍而重之,這才是,我覺得該封藏的東西。
 小說,又要花很長時間改。寫了七本原稿,現在第一本也未完成。想說在星期六、日,工餘時間完成它。然而,書買太多讀不完,而且一直有新點子冒頭,怎麼寫也寫不完。好像廣州遊記,還想一星期打一篇完成它,可是……難產。不是每個星期六都能集中精神打文章。有時候約了朋友,時間就被佔據了。

2011年7月30日 星期六

拍欄

算是如願以償?還是陰差陽錯?畢業前,我老是想進某家香港正派報社工作,工作之餘還能免費參覽書展,一舉數得。
這算是,當作家之外,一個小小的心願。
7月份,換了工作,正是這間報社。一個月來,從西鐵最西的車站,沒有位置坐,站著到港島最東的車站。職位是最卑微,每個人都看不起我,工作瑣碎煩忙,最初我想,沒關係,努力一點,總有機會轉部門,轉到理想的編輯部去。可是,工作到第三個禮拜,萌生退意。第一次,這麼快想辭職,這麼快,想放棄。

2011年7月17日 星期日

天氣無法預期

低氣壓影響,天氣時晴時雨,該晴時不晴,該雨時不雨。總是午飯時暴雨不止,在班工室裡忙得天翻地暗,卻烈日當空,蟬鳴不止。趕在陰天時洗衣服,衣服洗好了,雨卻戲弄我,雨暴不斷。已經受夠了這種天氣。特別是上班時…時間不在自己掌中,既受制於別人,又受制於天氣……麻煩得要命。現在上班的地方太遠,連下班想去一下別的地方逛逛,買些必須品也不行,一定要星期六、日,走到商場和別人對抗。連休息日也是戰爭,這個城巿,擁擠得令人討厭。

星期五去了旺角和深水埗,約了上個月還是我學生的學生晚飯,4個人,沒想到居然是她們三個約我,還以為瑤瑤會先約我,卻沒想到是不相熟的貴絲和莉莉。
吃完飯莉莉和安娜朗豪坊逛,我不喜歡,想去看書,貴絲說沒去過書店,跟我一起。上個禮拜收到貴絲email,全英文,讀了翻了仍然覺得含糊,她有些苦惱,但maill裡讀不出來。
上了榆林,比較幽靜的地方,她用極低音量,我得屈膝讓耳朵貼近她唇邊才聽得見她講甚麼……走了半小時,她的苦惱算聽見了60%,打電話問安娜和莉莉,她們還在瘋狂購物,我說不如找地方坐一坐吧。到處咖啡店餐廳都沒有位置,只好買一杯飲料走進球場,坐下來……原來她喜歡了班上一位女同學,她們中學開始已經很要好,一直是最頂尖的一群…我聽了許久,說話不多,儘是說一些簡單和小心的話,免得她鑽牛角尖。如果有時間,我想把那天的對話說出來,雖然對不起貴絲,但那是自我完成的一部份。相對她的感受我更重視自己如何表達自己。

2011年7月10日 星期日

不需成書──讀《低碳陰謀》

一本專書和新聞、論文有甚麼不同呢?一般而言,新聞,因篇幅和成稿時間所限,主要用於陳述現況,精簡、握要地陳述論點,能夠讀者清楚事件來龍去脈和要點。論文,要點未必很多,陳述或描述性文字儘量減少,論點和證據的闡釋必須清楚、詳盡,最重要,撰文者的立場和觀點要清晰,能看出撰文者分析和論說的功力。至於專書,應該兩者兼而有之,更應重視各章節之間的起承轉合。當然,三者都需要具備啓發性,給讀者帶來刺激、新概念和新知。專書的要求比新聞和論文更嚴格,這是為甚麼要花錢買書的理由,也是作者對讀者的責任和承擔。很可惜,我覺得被這本書騙了!

2011年7月9日 星期六

重訪羊城─城與人

View 201106廣州之旅 in a larger map上次回廣州,地鐵只有一號線、二號線開通,新白雲機場工程完結,政府仍然努力收地建公路到機場。鄉下花都、花縣合併 ,一時成為全國幅原最廣的城巿。今次重踏廣州,地鐵已開了8條線,接通佛山。舉辦了一屆亞運會,是華南地區最繁榮、最多農民工的發現中城巿。
以前,從深圳到廣州非常痛苦。香港出發,在羅湖過關總要塞個多小時,如遇上農曆年人潮,5點抵羅湖關口,很可能九點才過得了關,中間還得忍受無止盡的汗臭、數萬人焦躁不安的情緒、孩子哭喊打鬧。人群中經常傳出某處吵鬧聲、打鬥偶然發生。90年代初,深圳到廣州只有火車,柴油火車只設軟硬座,座位雖劃了,然而總有惡人霸佔。車程動輒兩小時,窗外風景優美,山青蔥、牛健壯,而且火車上沒有香港禁食禁飲的無情條例,每次都能看著風景,買一些香港沒有的小食如「豬油糕」,車程雖長,卻也高興。

不可開交

新工作開始第一個禮拜,忙得不可開交……連坐下來休息,喝一口水的時間,都勉勉強強,一坐下,立即被叫去別的地方工作……我頓時有一種放過我吧…的感覺……
工作非常瑣琗,煩忙,全是些手板眼見功夫,卻因為非常多,非常細碎,而且太多人支使我做事,變得,我想做A之時,B叫我,我做了一半B時,C又來叫我……完全停不下來,休息時間只好在寄信、傳遞文件等時間,上洗手間或添點水……每天一上班,就忙亂地累到下班……要命。非常疲累。之前的一份工作,即使再忙,一星期都總有一兩天比較空閒,可以上網打打BLOG看看新聞。現在連上網看一下新聞的時間都沒有……
同事都是好人…很難得,七個人都很好,而且不知道為甚麼挺欣賞我的工作能力……明明我做事那麼慢…犯了這麼多錯……可是…這樣的工作不能做太久,十年如一日,反反覆覆做的都是相同工作。有兩位同事,居然在同一個職位20年以上,一樣的工作、一樣的生活、一樣苦悶的程序……兩年,在我而言最多兩年……如果兩年還沒有辦法升職,留在相同崗位,有甚麼得著?
往後只好星期六日才打blog了!現在下班回家都已經8點半,第二天6點半得起床,完全沒有辦法下班回來後還專注打文章……幸好早幾天已經寄出了一份原稿給台灣出版社,可能又要半年以後才有回音。再修改一下,多寄幾班。不過文章不能永遠修改,一直改,永遠沒有辦法完成。然而以我現在的程度,能改到甚麼程度?難說,難說。希望blog能夠維持一星期至少兩篇,一篇扯談,一篇正經。想一想,的確有很多文章在前面等著我,有題材,永遠也寫不完,這樣也不錯。至少生活不會太無聊,有一點動力…不過,如果一整天都能看書和打文章就太好了,不用做這些粗活和雜活。然而一想到在作家和編輯背後,有一班長年在做庶務的人支持著,不禁覺得他們很偉大。在這樣的機構之下,存活到這個年頭。
最近很少像以前那樣,逐一談同事的事情,有空也聊一聊,回顧過去的同事,講講新同事的特徵……雖則,這樣挺不道德。
anyway,在我沒有露出馬腳之前,好好地,努力幹。

2011年7月3日 星期日

專訪謝志峰

知道謝志峰這號人物,全托城巿論壇之福。他令城巿論壇這個老牌節目,帶來生氣。在社會矛盾日益尖銳,巿民表達意願的手法愈趨激烈、參加者愈來愈不講道理的氛圍下,他成功地平衡各方意見,主持大局。不客氣地批評嘉賓、表達個人立場,獲得大家認同和尊重。
買下這本書的時候,謝志峰恰巧休假,幾個星期沒有主持城巿論壇,我以為他終於退休了。翻開一讀,謝志峰經歷了香港過去30年變化不休,最為動盪的歲月,30年的故事,馨竹難書,他都是走在最前的先鋒。
More about 曾是香港蠱惑男

2011年7月2日 星期六

遠遊後的疲累

花了幾天去了廣州一趟,算是故地重遊,也算舊地新賞。用腳把廣州走了一遍,現在很累,今天一站起來,頓時覺得腰酸背痛,差點抽筋。原來早幾天可以走這麼多路,全憑意志力支持,一回到香港,意志力薄弱,累得散了架子。這次回去最主要想寫幾篇遊記,選了廣州,純粹因為方便和便宜。這次旅行學會很多,體會很多,第一次安排這麼長的旅行,這次經驗足夠為之後的新加坡之行作準備。為了將來作準備。
這次遊記只怕又會寫一年,用一整年的時間找資料、閒時來兩筆。離開學校,找資料非常不方便,也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讓我鑽研資料,仔細閱讀、消化、打文章……希望之後可以有一個月假期,在一個地方住一個月,坐下來,靜靜地閒遊,找資料、寫文章。如何可以這樣就好了!
後天就要迎接新挑戰,上新的工,不知做不做得來……有點擔心,也沒關係,試一試再說。但……接下來得艱苦地節省開支,不然就完蛋了!
寫了兩封mail給學生,告訴她們我離開的事實。沒想過居然會寫這樣的信,不像我的作風,輕輕來與輕輕走,這次居然留痕……也留不了甚麼……在人生的旅途上我花了一點時間,停留在這裡,希望對她們有幫助。
旅行剛回來,沒甚麼想說,沒甚麼可說。房間仍然保持戰亂狀態,沒太大心力打文章。不過blog始終得定期更新一下,不然朋友會以為我死了。明天還有一天假期,可是我怕不夠時間休息,假放了幾天,突然很想再放一星期……才不會這麼疲累。
blog打一打又九點半,真沒想到……在香港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沒做甚麼又到睡覺時間。去旅行這幾天,沒甚麼看書,這兩晚,就多看一點書吧!晚上清書債,如果有時間再清一清文債,就好了!
時間,總是不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