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1的文章

八號波

我懷疑今天上HK yahoo隨便搜尋,都能搜出過十萬條關於十號波的訊息。香港人好像餓了幾年沒有颱風假,我在台灣也只是莫拉克那一年放過一回。昨晚風大得吹醒好幾回,已經預計得到今天不用上班,香港人辯認颱風級數的能力和台灣人判斷地震級數的能力是一樣的。最近做人沒甚麼動力,上班太無聊,沒有時間想事情,也沒甚麼心思打文章。今天起床,天氣出奇地好,但轉瞬又陰,這種陰晴不定的天氣,令我挺困惱,到底該不該洗衣服呢?然後,該做甚麼不做甚麼呢?這種小事情,每天都困擾著,自己都覺得無聊。然而無聊人就是想些無聊事。基於露台曬衣服之不便,之後找的房間要有一個足夠室內曬衣空間的地方……
以上的內容都是挺無聊的,這就是我的生活,可怕的生活,這種生活還要持續多久?可能永遠持續下去,一想到這些……就覺得可怕。
今天預計了回大陸去,一直想開一個人民幣戶口,卻沒有動力。看待會要不要去一趟。但聽說在香港開也可以。香港開比較安全,還想不到該怎麼辦…算了,我的確沒甚麼動力去做這件事,有動力,就會做得很快。看機會,如果回深圳,在經常逛的地方有銀行,就開一個。如果沒有,就在香港開。
事情好像一直拖,沒有終結。我除了買書之外,沒有別的事情,做得快……好像小說,一拖又拖了一年,我都沒有花心思花時間在上面。總覺得事情不急,卻又已一年……有時候不禁問自己,到底在做甚麼。正經事,沒做半點…總覺得,自己在浪費時間。但現實中又不能花太多時間在上面……真懷念中學時想做甚麼就做甚麼的日子,而且都做得很快,沒甚麼干擾。
最近終於明白為甚麼作家愛去咖啡店,因為那邊的干擾少一點。即使在家裡,還是被許多世俗事煩擾。人愈大集中力愈低,為了補足這種不足,我想,也該是時候,想一些辦法令強逼自己發表些甚麼了! 不能就這麼呆下去,要想想辦法,作出突破。

後文革的社會學──《十個詞彙裡的中國》

「為甚麼我在討論今日中國的時候總是會回到文化大革命時期?這是因為這兩個時代緊密相連,儘管社會形態已經絕然不同,可是在某些精神內容依然驚人地相似。比如我們以全民運動的方式進行了文化大革命以後,又以全民運動的方式進行了經濟發展。」全 書前半部份講述余華近兩三年離開大陸,以歐洲各地遊歷為契機,回憶個人成長歲月,就如許多作家寫作時間和作品數量達到某一個境地,悠閒地回想自身寫作源起 和成長經歷。後半部透過回憶比較文革和目前大陸境況,改革開放三十年,社會問題、人的品性,與文革時期種種歪曲情境,擁有驚人的共通之處。

乾枯的生活

開始問自己,為甚麼要讀書,為甚麼不休止地,沒日沒夜地讀書。可能最近太多書堆積著,十幾本,全是需要花精神花時間,做筆記埋頭苦讀的書。讀得不順利,可以用艱辛來形容,而且心裡只想著「把襩讀完、把書讀完」,完全不是享受和快樂,投出去的稿子又沒有著落,因而開始思考,為甚麼要讀,為甚麼不把時間花在其他地方。
在台灣讀書,養成了不良的買書習慣。中學時期買書不易,難得出旺角,附近書店種極少,無意購入,讀完一本才有機會看見其他不錯的書,因此也讀了許多品質奇差的怪書。在台灣買書容易,看完一本,再買兩本,害現在書積了一堆。
八月底肥妹學妹放暑假,帶了之前一年託她在台灣訂的書,9本……9本書在大學是兩個月左右的消耗,現在工作了,是半年的消耗。加上這半年來買的都是學術書和參考書,好些枯燥難耐,要弄懂得花很多時間,又不能在車上草草唸過去……幾本七、八百頁的枕頭書擱著,讀著讀著居然比唸書時幾十本「史」和十幾份報告在一起的時候,壓力更大。

無間道

難得一天放假,清清靜靜。待會又要動工寫旅遊簡介,BLOG的文章都擱下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先做一些有回報的寫作,自己的東西,只好往後擱。儘管心裡面很不好過,卻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最近集中力低下,非常低,極低。書,幾乎本上都看不下,看兩頁,放下,換另一本……這樣的閱讀非常不健康。既記不住,又中斷,無法吸收。本來想打一篇很不錯的很帶感情很深刻的文章,卻因為拖了兩個禮拜,情緒都掉失了,只好草草作結。沒辦法剋服這種情況,只好草草了結。將來吧!將來可能寫成另一個段子,長篇故事裡。可是最近生活枯橾,完全沒有感興,工作完全沒有在意也沒有用心,每天每日都是同樣的東西,非常苦悶,做錯雖然麻煩,但有一點錯,不是大錯的話,還可以花時間做一些別的事。

聲聲息息

莉莉知道尚森不喜歡小女孩,刻意換掉粉紫色眼鏡,戴上平實黑膠櫃眼鏡。參考討論區意見,新買一條離膝一吋半的連身淺藍色長裙,束起拉直的曲髮。鏡子裡的自己有點像看護,尚森應該喜歡比較穩重的女生吧!然而貴絲一反平日清雅素淨,梳起瀏海,長髮小卷。百底碎花連身裙,上一代的款式,穿在20少女身上略顯老派,襯著70年代街巷卻恰到好處。天藍色高跟鞋倒屬最新款,藍底銀泊涼鞋面,吋半船踭,比她高出半個頭,惹得莉莉非常不高興。
下周赴英留學了!離開前鼓起勇氣約尚森聚餐,尚森說不方便單獨見面,莉莉因而約了安娜和艾蜜,沒料到貴絲也來了,而且,一副圖謀不軌的嘴臉。

茫然無知

早上又看不下書,最近這幾天都維持這個樣子,書還是看不太下,可能是天氣,也可能是在車上囫圇吞了兩本書,回到房間要讀嚴肅的、慢條斯李地讀的書,居然,欠缺耐性。又或者,天氣太熱,沒有開冷氣,要坐下來集中精神,並不容易。只好早點起來,洗衣服,清潔房間,晚一點,打台灣景點的文章。打完了,還有許多許多事等著我。
這麼下去…自己看書和打文章的時間都不夠了!雖然賺錢是非常好的藉口,可是,這樣的日子還要維持多久?我以前總是覺得,當作家只要關起門寫寫就可以了!現在除了作家以外,我還有別的目標,加上需要生存,許多事情逼不得已。早兩天讀學習年代,讀到一句話,心裡感觸很大︰「在必需之下,人卻意識不到自己的淪喪,心甘情願地讓人性板剝奪。」我現圶,不正是這樣子嗎?有時間得好好挑書中述及的著作好好讀一回。都是經典著作,有價值的書呀!可是,目前我沒有時間沒有精力好好讀一些比較深、比較需要用腦的,如果有,就好了!

倦意消不盡

五點,造了一個夢,醒來了,明明很睏,卻睡不著。倦,這種疲倦明顯是精神上,導致肉體的無力,對現時工作的鬱和痛苦卻又無從擺脫,那份無力感,失重感,自我消亡……難以掩飾。
工作毫無意義地進行著,既沒有足夠的薪水,亦不附合個性和願望。這樣的日子,還要過多久?我想當編輯,寄出數百份履歷,音信全無。上課的老師說,可能因為工作經驗不足,編輯需要一兩年工作經驗,那好吧,寄助編,助編一定夠資格了吧!同樣音信全無。何故?實力和經驗不等於一切但其他人看經驗更甚至實力。這樣的日子,疲憊與日俱增,難消、難禁。

前程.錦繡

忙亂快將瘋狂,沒有時間打文章。最近接了一份短期旅遊網站介紹,薪水很少,但因為正職的薪金太低,要交學費還要顧及許多其他開支。光是學費,一門課已經要1500,修了兩門,沒有錢唸下去了。儲一年錢,明年把餘下5門課修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