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1日 星期一

這個冬天會很難過

早安姐走了一個星期,我擔心的事情全部發生了。才,一個星期而已,被玩弄、被欺負……這兩天艾老細的臉色難看得很,又用小事來找我麻煩。我如今,只是在想,找到編輯才走還是隨便找一份工作轉過去就算。在這裡幾個月,想轉編輯部的願望已經落空,我留在這裡,還有甚麼意義?而且,我很不習慣和口是心非的人合作……而且……而且……
這幾天寫短篇的欲望很強烈,在台灣寫不了甚麼短篇,日子過得比較悠閒,一來就寫長篇。也許因為努力寫長篇,所以寫不了短篇。最近想到幾個短篇,一個就是早幾天打的街角,另一個正在寫,關於巴士司機,是去台灣前另一個短篇的重寫版。星期五的事,令我很想寫一個重覆又重覆的故事。 把現實轉變成故事,是我慣常的技倆,因為對現實無力,才會寫小

2011年10月29日 星期六

去或留

星期二,早安姐離職了,星期五,我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早安姐一個月以前已經遞信辭職,我用盡方法都留她不住。艾老細和大娜姐不喜歡她,因為她太能幹,經常質疑他們的決定。她也不喜歡他們,覺得他們食古不化,而且艾老細的「決策」非常短視,我們在他們身上學不到東西。
我非常擔心,不是工作量大增,而是大娜姐會藉機侵略我們,把我這幾個月工序的做法完全改變。事情發生得太快,星期五12:23分,我問了一個簡單問題,YES/NO question,大娜姐花了三小時幫我洗腦。沒力氣把對話重說一翻,我憤而在uwants留了言,有空再把那三小時的對話背出來。

2011年10月22日 星期六

街角─鏡

街角立著的大圓鏡,過年前被拆掉了!不到半年,街角已經發生了三宗車禍、十二次有紀錄單車意外,十七傷零死,摔壞了五台iphone。居民非常不滿,向屋苑法團投訴,屋苑法團接到六十宗電話投訴,三封中文及一封英文投訴信,全部電腦打字,新細明體。
法團聲稱街角雖在屋苑外圍,但與法團無關,無權管轄。地區議員得知,搶在法團轉介政府部門之前,四處張貼告示,聲明樂意代居民出面,向政府部門反映。告示遍佈電梯大堂、走廊石柱、公園滑梯……然而三日之後,每張告示上均被貼上另一張照片,拍攝時間是過年後議員掛在欄杆的宣傳橫額,笑容燦爛的議員頭像旁書有「成功爭取拆除街角反光圓鏡」的宣傳橫額。事件迅即在網上流傳並遭傳染揭發,議員無地自容,助手和他劃清界線,高調取代議員向政府爭取重新安裝圓鏡。

日復如是

不太能集中看書的早上,床邊出現一串螞蟻,在搬運早兩天死去的蚊子的屍體。第一波螞蟻被我用拖把消滅了。第二波很快就來,找不到蟲屍,奮力爬到我的蛋糕上。事態嚴重,我又拿起拖把消滅了第二波螞蟻。然而第三波螞蟻又來了!在蛋糕盒附近徘徊,我望著牠們,又拿起拖把,輕鬆地消滅了自己。
我和他們又有甚麼分別呢?

2011年10月15日 星期六

苟且偷生

日子過得非常不如意,由發行助理變成客服員,美其名是升職,實則降職。人工沒加,工作量大增,加上不斷被客人投訴,我又沒有辦法。同事相繼離開,只剩下我一個,事情不知,又沒辦法處理。即使處理成功,又會被大娜姐說程序不對,要重做,小動作極多。
訂閱雜誌有贈品,然而因為大娜姐並沒有控制贈品數量,很多客人選了贈品卻沒有貨,她要求把顧客寄回正本信換取贈閱期數。其中一位客人退數時把期刊寫錯成月刊,她把信放到老細桌上,老細叫我進去指責我拆錯信。

2011年10月9日 星期日

求實與虛真──武藝叢談與聯想

近日修改武俠小說進入困境,跑了一趟大陸,買了一本民國時出版的拳譜和龔鵬程的《武藝叢談》,邊讀邊改,略有所感,為文記之。
武俠小說於中國人而言等於中國人而言等同西方人的奇幻小說,一如西方人不斷求證現實中有沒有魔法這回事,中國人也愛考究武功的真偽。我認為唯一不同之處在於中國的確有武功,實實在在能打的武功,經小說家多年來誇張渲染,真實都變得不真了!讀者寵壞了,沒一點誇張武功,也覺得不對勁。
龔鵬程對此頗有微言,指出中國小說家︰「不考證歷史與武術……喜歡杜撰門派,弄得真偽揉雜……」(p.203)又謂小說家「對技擊其實都不內行,對江湖幫會也很少具體參與經驗……」(P.276)。龔鵬程是文學博士,《武術叢談》充分顯示學者對事實的執著和認真的研究態度,順應著如今「實戰武術」復興的潮流。

More about 武艺丛谈

2011年10月8日 星期六

閱讀的空話

最近買書買得太多太瘋狂,8月份從學妹手上取得半年來買的書,九本,一本都未看完。然後又回大陸去買了兩本書。前天去榆林,看見台版書65折,想買小說但選擇不多,因而買了《正義》,一本看過youtube已經很想要的書。看見成功人士的筆記法,我又很想買。可是想一想,台灣書,65折算正常價,若果不是,託學妹在台灣買,怎麼算都比較便宜。香港65折的價格只算正常,而且賺的只是時間。時間嘛,我很想看書,可是沒有時間看書,要做的事太多。
現在買書比大三工作壓力最大時還要多。買書很大的意願是想看書,想看書的另一種隱藏目的,是想改變現狀。面對目前困局,希望透過閱讀,吸收新知識和技能。可是,一旦買回來,卻又是另一種壓力,加上工作辛勞,書愈積愈多,看書時間卻愈來愈少,真是一件很艱難的事。

2011年10月1日 星期六

小點子

放假真的很舒服,但也許只限於有工作時放假,沒工作的假期很辛苦,因為沒收入。有收入而又能閒閒地活著,才是我渴求的生活。只怕,在香港永遠不能有這種生活。為此我應該更努力向外發展吧!
昨晚和BILL興致勃勃, 談論不如一起創作一篇和精神病有關的故事。大概是我作一些故事安排和修辭校正,他為角色提供專業的精神意見使之合符精神病學原則。我一下子就把故事大概想出來了。背景在一所小房子,興許是唐樓、劏房或者,總是是壓力很大又很少的老房子,裡面有一些設施共用。也因其太老舊,常有地產公司派來的地產公司派他收樓,卻用一些可能會導致其他人精神失常的方法,致使這所房子五個住戶都或多或少都患上了精神病。
然後這所房子發生了殺人案,或者正確來說有人死了,在尋找過程之間,加入了如心理犯罪實錄的精神資料分析方法。雖然想起來,這一篇興許會抄襲許多情節和橋段,但想一想,就覺得挺有意思。這是新工作以來想到的第一個故事。唉……
近來總覺得在文字上很阻滯,滿有自信的留學文章投了一年,這麼久了,還是沒有辦法找到出版商。雖然也是意料中事,但箇中錯折難免。上完編輯學之後,覺得要改變投稿方針,不應只投一份稿,而是投一個計劃案。告訴他們不止是一份稿件,而是一系列的留學書,標榜親身經驗和文化觀察。可是計劃書因旅遊簡介佔了時間,一直難產。最近都是這樣,沒有時間構思,所有功夫都擱下。
武俠小說的寫作也停下了將近一季,尚欠一些細節,特地回深圳一趟,找幾本工具書參考。真正寫下來才發現自己不懂寫的很多,無法用簡單的字句表達真正意思。真的要「的起心肝」,坐下來靜心寫文章才行……可是要我「的起心肝」比甚麼都難。時常想,是不是這樣的性格使我至今未能成功?或是因此而造就了這樣的我?這個答案也許到我死的時候才有辦法回答。希望到時候還有氣力說明。
karing和chole最近挺頻繁地問我幫她們改作文和IES,這些小妮子,無事不登三寶殿。不過我改得挺開心,雖然因工作太忙,評語愈來愈短,也愈來愈少時間批改和刺激她們的思維創意。
BILL問我,有沒有後悔當初推掉TA跑去當CA,我說沒有。當TA比較閒,我也喜歡對著學生們,和他們一起完成作業。但長遠來說,對我的理想而言,留在學校不是長遠之計。可是現在看起來,留在這裡也不是長久之計……工作一直轉對寫作不好,但一直做一份對寫作有害的工作,也不太好……然而最好的方法,總是擦身而過,與我無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