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8日 星期三

33天桃花期

星期天難得休息,早晚各看了一部電影,懶得一篇篇打,反正沒有太大感觸,就一併談一談,罵一罵。(純粹發洩,並非評論)

◎草食男の桃花期
這部劇的宣傳部門,大概沒有完整看過全劇吧!

2012年3月24日 星期六

你們創造.我們埋單

小時候老師常說︰「以後的世界就是你們的了!」我小小的心靈不期然想︰「既然是我們的,為甚麼你們要逼迫我們做這麼多我們不喜歡的事情?」這句話不止我的老師,連我老師的老師也常掛在嘴邊,我老師說當時她心想︰「那你們這些大人要幹甚麼呢?真不負責任。」直到她當上老師,採取自由放任政策,絕口不說這一類「鼓勵」學生發奮向上的話︰「我很努力地不把上一代的爛攤子交給你們。」是的,你只是把你的爛攤子交了給我們而已。我幫她整理資料目錄時,不禁想。

書名︰WHOOPS大債時代
作者︰約翰.蘭徹斯特著,林茂昌譯
出版社︰早安財經文化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1年12月(初版38刷)

2012年3月21日 星期三

面對無能的自己

唉…最近心情又不是很好。稿子進入最後階段,交給校對一校……唉……原來我犯了這麼多粗疏且可怕的錯誤…好想切腹。如果是自己改,事情還不致於這麼麻煩,最慘是最後會交別人改累到下一手……我那本來已經很低的自信心完全崩潰,但也不能表露人前,告訴自己,再多失敗還是要撐下去。不過這次和以前有點不同,以前事情是重覆在做着,一次不行第二次第三次直到自己做到為止。但這次只有一次機會……唉…真係SORRY都無用……我已經錯過了很多很多……給老師寫了個mail,她勉勵我說再過幾年我就能獨當一面。還過幾年呢,我現在已經羞愧到想切腹了。
不談太多了,等結束之後,再來一次詳細的賽後檢討,目前還是先把事情做出來。
即使失敗也好,能力不足也好,把事情做出來,再說。

2012年3月17日 星期六

評陳鴻瑜《新加坡史》

以前常聽一些老教授埋怨,年青學者不寫書,轉寫論文,令歷史論著變得枯燥乏味,流於學術操作,了無生氣。某幾位自英國著名學府回流的教授,在我們埋怨期末報告太多的時候,回憶大學時必修論文課,教授要求每周交一篇短論文,目的是提升他們寫作技巧。年輕教授已經不怎麼寫書,我知道有一位系上有一位教授,用流水作業方式生產論文,工讀生和學生找資料,自己寫研究計劃和論文,一年將近十篇,連續領國科會研究金十年。
從前並不覺得所謂「論文令學術枯燥」,所讀的論文和學術著作,大多是老師建議和推薦,再差劣也有一定水準。至少論文有論文的格式,即便遠遠不及費正清史景遷,找重點、覓角度,挺容易。
然而當自己盲目尋找一本學術著作,期待它如通史,廣博地說明、介紹、探討歷史問題,翻開卻與論文相差不遠,而且不是高質素論文,而是資料滙集,老教授的話,不期然在腦海浮現。

書名︰新加坡史
作者︰陳鴻瑜
出版社︰臺灣商務印書館
出版日期︰2011年2月1日

2012年3月14日 星期三

趕稿的日子

我懷疑,也不是懷疑,絕對是。平日第一次這麼誇張地趕稿,生產量比得上過去一年的份量。而且百份之九十都不是隨便打的,隨便打的,像這一篇,是用來休息的。真誇張,忙碌地寫稿之間,居然當寫稿是一種休息。是的,即使十分鐘都好,我都是這麼想的。有些東西打出來會比較舒服。最近工作又有點不順暢,應該說今年的工作從來都沒有順暢過,卡住卡住,一關關地過……努力不用壓力做藉口,瘋狂地說工作的事情。我覺得現在要學懂,不要太多埋怨,視困難和責難是平常,壓一下情緒,先以工作為先。實習期過了之後會打一篇總結的,到時候再一口氣說一說,舒一舒心裡壓抑。
這兩天忽然又轉冷,看似香港人每個都睡得不太好,到處都看見有人在吵架。昨晚回家路上,經過露天火鍋店時,侍應正在打開一排排列在街上的桌子。他打開了一張,正等候的客人看見有位置,就坐下來了,侍應大罵︰「喂!你搞亂我d枱呀!」客人兩男一女,其中一男突然被罵,坐身子︰「個邊個阿姐叫我地坐過黎喎。」侍應︰「坐啦坐啦,你唔好整亂我d枱號就得啦。」轉身繼續開枱。男人又說︰「黎食飯餐姐,點整亂你d枱號呀!」

2012年3月8日 星期四

終於看了那些年

我對這部戲沒甚麼興趣,對九把刀,也沒甚麼興趣。該怎麼說呢,九把刀是寫青春類流行小說的,而我個人大概不太青春了,所以只看過他第一部作品《功夫》,那是一部不錯看的小說,看完極速送了不知哪位了。
《那些年》在香港上畫時,電影票普通是$70-$90港幣,一般香港電影票大約$55-$65。同時期我選擇看《奪命金》。對《那些年》本來沒有特別興趣,有一位詩人朋友北上買老番,在家裡看了,讚不絕口,叫我快看。這位詩人朋友的品味和我有一點距離,往往他讚賞的我不欣賞,我哭成淚人他說普通貨色。但詩人的觸覺非常敏銳,他說好看,而我為了有共通話題,也上網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