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1日 星期一

80後現代生活(11)──比利

上司按住比利肩膀︰「比利,下班吧,快八點囉,趕快走吧。」
比利停下翻飛的手指,回頭微笑︰「那八點再走吧,反正這麼早回家也沒事幹。」
上司看看比利瑩幕顯示的倉存資料︰「這個不急,先下班,找女朋友去吧。」
比利苦笑︰「老闆,我一天對着你十三個小時,哪有時間交女朋友呢?」
上司狠狠地拍比利背︰「行,知道了,趕快走吧。」
比利闔上電腦,放進公事包,老闆叫他不用鎖門,拉上就行。說聲再見,沿着倉庫大廈寬敞的行車路,迴旋而下,皮鞋「咯咯咯咯」敲打地板,距離下一趟最晚的回廠車,還有個半小時,此時回音份外清楚。
抬頭檢查每一台閉路電視,是否如常運作,有沒有哪一台迴轉太快,或停擺不動,一切正常。繞道正門,和大門保安打聲招呼,穿過運貨電梯大堂,直走到底。車門保安恭敬起立,始終年紀大比較穩妥,之前的小伙子,總是低頭玩手機。比利嘆氣,他和我差不多年紀,我沒當上保安,也算不錯了。

2012年12月29日 星期六

回望2012

2012年還有幾天就結束,剛去完一趟短途旅行,新居搬了兩個月也仍在調整當中,臨近年尾連番佳節無人問津,今年讀書數目又達標了,電腦換了,風和日麗,又沒甚麼值得操心的大事,自然而然就懶惰起來。文章擱下,該處理的戶口問題沒做,要準備的考試教材沒寄到。晚上回家看看書、上網看看電視,日子就這麼懶懶地過着,靜待2013年降臨。
2012年還真是過得挺好的,好像一百八十度大翻盤。一口氣編了四本書,總算踏出事業的第一部。好好的休養了一個月,雖然去不成新加坡,但也算舒服了一會。下半年一口氣把所有目標達到,新工作、搬房子、新電腦、新書櫃。
原本我的錢是不夠完成任何一件事,搬房子之前列了五大條件,沒想到只看了一間,五個條件就齊備了。新電腦也是,本來沒錢,但信用卡突然出了一個限時特低息優惠,衡量過後,先洗未來錢就先洗未來錢吧。把電腦買下來了。然後等了一期薪水買了書櫃,現在房間只差一張椅子,可現在的椅子都很貴,500塊才有一張。所以再考慮一下該怎麼處理。
新工作雖然和理想中的工作還有一點距離,可是現在悠閒的工作令我有足夠時間寫文章和研究電子書,等到我的編輯學都做好了,再想辦法找一份好一些的工作。而《留台書稿》也靜稍稍地完成了初稿版本,第一個禮拜只有三次下載記錄。宣傳工作做得不好,要更努力一些把它推廣出去……但首先要找人幫忙畫個封面,畫畫呀,我真是超級無力。

2012年12月21日 星期五

電子書研習心得(4)──幻想未來

一百年前夏丏尊先生曾說,過去沒有書,將來也不必有書。他認為「書」只是目前流行的文字載體和記錄形式,人類曾經在石頭、竹子、絲綢、皮毛……記錄文字,直到現代流行的紙本書訂裝,以及近年的電子書。
電子書未必是下一世代的主流載體,它帶有強烈的過渡意味,大家都在摸索哪一種展現形式最好。從書籍的歷史推敲,下一世代的「書」,首先條件是流通性強,其次是生產成本低,品質、銷售、記載等條件是次要。
研習心得最後一篇,請容我幻想一下「書」的未來,用文字描繪我心中的圖畫。

2012年12月18日 星期二

藝術褪變自生活──《神探亨特張》

《病隙碎筆》說中國藝術,總是以「像不像」為標準評核,你畫的山水畫是否像某位名家、你唱的京腔是否像你的師傅。史鐵生認為,藝術若只是現實生活的模仿,「像」現實生活,那藝術便不是藝術。藝術源自生活,最初是模仿,把日常生活的細節寫下,然後利用陌生化等手法,把生活以「不真實」、「脫離真實」的面貌呈現在大眾眼前。《百年孤寂》震驚世界,讀者驚訝何故馬奎斯能寫出如此魔幻的世界,馬奎斯淡然回應︰「這是我們的生活。」亦即「國家不幸詩家幸」。
如果贊成「藝術源自生活」,那麼生活在藝術一般的國度,便成功了一大步。韓寒曾說若需要靈感,去中國大陸走一走就成。現在的中國,多麼的不真實,多麼光怪陸離,多麼脫離教科書上、世界上其他國度的「現實」。


2012年12月16日 星期日

讀陳冠中《盛世》

印象中好幾位有份量的書評人都說這是一部好書、暢銷書,也是我一直想讀的書,拖了幾年,終於在今年書展,手頭寬一點了,以80元的價格買下來。又放了幾個月,房間裡的小說讀得七七八八,把它翻開,一讀……呀,這是陳冠中第一部小說嗎?哪來的暢銷書呢?
More about 盛世 

書名︰盛世──中國.2013
作 者︰亞當.藍辛斯基(許恬寧譯)
出版社︰香港牛津

2012年12月14日 星期五

想和峰姐交朋友

一直沒有很喜歡蘇打綠,當然聽過他們的歌,覺得歌好詞好,但說不上很迷,聽一兩次便作罷。上禮拜下課回到小房間,已近子夜,在youtube隨便按些音樂,陪伴寫日子。也不知怎麼搞的點張惠妹點到了蘇打綠這首歌,結果聽到不想睡覺,之後接連幾天上班下班重覆播放的,也是這一首。


2012年12月11日 星期二

徒勞無功的奮鬥

小編部來了一位台灣來的法師,最近和她聊天偶有心得。她沒有說很深的佛法,但至少她願意聽我說話,雖然她講話的時間比我多。
已經屈服了!其他人只要一看到我,坐下來就是大吐自己的苦水,講自己的事,我就坐在一邊寧聽,有時候的確有點煩,但不聽又不是我的作風,而且聽一聽也好,這些都是故事的來源。
我在聽別人故事的同時,甚至放棄說自己的故事。怎麼說,都沒有辦法說出聲。甚至當身邊的朋友一個又一個從我身邊來了又走,我都沒甚麼感覺了,因為,我覺得自己就值得這麼樣的對待。

2012年12月9日 星期日

80後現代生活(10)──娜姐

娜姐一雙扁平足擱在電腦桌上,左肩和臉頰艱難地夾着家用電話筒,雙手修剪左腳五指的腳甲死皮,右腳姆指熟練地按方向鍵,瑩幕顯示着某位韓國明星粉絲頁,一邊看,一邊冷笑。
「他喔?早甩啦。別逗我好不好?那張臉,要不是看在Burberry的份上,本小姐才不會讓他抽水呢。」娜姐一臉不在乎,電話筒另一頭的婉蓉才說了一半,她打斷︰「你就和他分手嘛,沒錢沒車沒樓,愛甚麼愛?」婉容說得幾乎哭了︰「看你看你,說有多愛多愛,幾年了?七年啦,他有提過結婚嗎?沒有嘛,就是不想要你啦。」

2012年12月8日 星期六

金句大全

明燈不再點,若汝堕苦海,自行覓解脫

*不定期更新

子房金句


自我是一種局限。每每我們以為自己做了最好的決定,甚至以為我們只能這麼做。我們可以賦予很多看似合理和深思熟慮的理由,無論是體諒他人或者順應己心,其實不過是自以為是。我們只是困在一個「自我」的迷思當中,拒絕嘗試,瑟縮一角,迴避面對並自許豁達。然而很多事情都應該用自己的眼睛證實,站在那件事、那個人的對面,一五一十,問清楚自己。然後,我們又會想,哎呀,沒有機會,我不能飛去那邊看一看。其實,是你沒有給自己機會。

「不要下令自己後悔的決定」,這是屁話。我說,不要後悔自己所做的決定。大部份人都在做後悔式思考,最常見莫過於某一時刻沒有下那個決定,然後老來故作輕鬆笑說︰「當時我原本可以如何如何,不過我怎麼怎麼。無所謂了。」我從來沒這麼想,因為,通常我想到就會去做。

人為甚麼會埋怨自己的決定、自己的生活。往往是不滿現狀。不滿的原因,通常是你心中有一個理想的狀態,但你沒辦法活在那種狀態之中。在這底下有兩種,第一種是你仍在拼命追趕着希望達到那種狀態而疲累埋怨。第二種是你放棄追逐卻又不滿現狀的埋怨。兩者並沒有高下之分,因為,兩者都是埋怨。

可以選擇逃跑,現代社會偷生怕死的價值觀底下,沒有人會責怪你。但是面對只是一瞬間的事,要逃,就得逃一輩子。

有些人路過了,當時不覺得可惜。畢竟世界就是如此,不會說沒有了誰不行。很長一段日子裡即使那路過的人從自己的生命裡完全消失,也不會影響生活。假若有一天突然想起那位路過的人,心裡可能會難過。但這份難過並源自你感歎自己少不更事錯過,而是你沒辦法從現在的人際關係中獲得滿足的浮思妄想。

不要阻止別人去死,那實在是罪大惡極的事。

清醒是非常痛苦的事,忍受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孤獨只屬少部份,更大部份在於,醒後無法再入睡。

香港教育是佔有欲的另一種表現,用盡一切方法和價值觀希望把學生塑造成體制規範的模樣。卻從來沒有幫助過學生發展他們的專長和興趣令他們真正成人。

太多學生說,DSE好累,分數很難猜,如果考不上就像我那樣去台灣讀好了。我說,你要去就去,不用跟我說。你一直想着假如這樣不行還有第二套方案,只會兩頭唔到岸。若然真的決心要去,燒橋是唯一的法子。很多事情,沒有捨棄一切的決心,是辦不成。

「下一個會更好。」只適合傷心時稍稍解慰,不要相信。從歷史學的角度,未來是無法預測的。

不要強忍痛苦,不要強忍眼淚,傷心時不要看喜劇。妄想用歡樂壓止悲傷,就像吸毒一樣,些微悲傷便要拿藥來止痛。應付悲傷的最好方法是排洪,同一件事,講三十次,講到聽眾厭倦,身邊的人累了,那份悲傷也就會沉澱了。

「能跟你走過漫長人生的往往不是生命中最愛的人。」懇切希望大家別再抱着這麼樣的想法,如果你看着身邊那一位,仍覺得這句話是對的,那麼請你立即離開他。這對他不公平,更難為了自己──一句話就能把兩人共同努力完全否定,這是對自己最殘酷的審判。

不要學我的方法去做事。要學也學不來。我是真正可以隨時放棄一切去流浪的類型,你呢?但如果問心,我也很想有人能夠令我留下來,安心地過平靜的日子。

大學這個地方,確是「往來無白丁」,但不是「往來無白痴」,絕對不是。

對於不公不義、可憐可悲的事情,你可以視而不見,繼續好好的過你自私自利的日子。但,請別阻止和妨礙別人,完成你應該做卻沒有做的事。

想令一個人愛得你死心塌地,其實很容易,充份地釋出嫉妒和薄情就可以了。這是最容易令對方誤以為他為愛犧牲並以為你是真愛的最簡單直接和最有效的方法。

時常有朋友問我,如果那個他回頭我讓不讓接受他。別設限太多,預先給自己答案,順其自然,若然覺得還有機會,那就去吧。不過我看那個人是絕對不會再回頭了。

觀光、旅遊和旅行是不一樣的概念。沒有辦法三言兩語之間說清楚三者之間的分別,若要明白,隨便找座山,背個背包,上去呆一天一夜,就行。

踏出那一步沒那麼難,只需一剎那的衝動。難的是,如何踏出第二、第三步,繼續走下去。

「做喜歡的事,不如喜歡自己所做的事」,是另一句屁話。靈慾分離,出賣肉體,不是援助交際,那是甚麼?

相信感覺,但不要迷信感覺。相信感情,但不要迷信感情。

人生沒有意義,因此需要故事。

做,或成或不成;不做,肯定不成。

不要在情緒影響之時下決定。

別用你們的價值觀衡量我,我也不會用我的想法要求你。

我不比任何人聰明,只是我在處理事情時,要求自己冷靜。


另載︰其他我喜歡的金句

《老貓學出版》


這個世界上沒有甚麼理想是便宜的,也沒有甚麼理想是可以靠激情維持的。
不要規劃一個無菌的溫室,以為你珍愛的人一輩子都可以被完美保護。
在《哈利波特》的情節裡,巫術世界平行在麻瓜世界之外,麻瓜不需要巫術,也不用咒語,每天過著自足的生活,完全可以對魔法世界無所感覺,但如果你穿過倫敦王十字車站九又四分之三號月台,你的世界就再也不同了。

2012年12月6日 星期四

80後現代生活(9)──死黨

「挑!這樣的鐘,我在大陸買,三十元就有啦,這個多少?買了多少?」阿堅蹺起羅圈腿,一副置身事外的口吻。
志華挨着車廂鐵柱,面露不悅之色︰「三百五。」
「屌你!三百五?你怎麼這麼好騙呀?」
「這是原子鐘呢!」志華左手提高,右手食指指着盒上圖案解說︰「這邊顯示氣壓,這邊顯示濕度和室溫,還有收音機。上面的蓋子掀起能插ipod 和 iphone播歌。」
「一樣呀!都一樣!我上次在大陸買的,三十。」阿堅強忍笑容。「你條撚樣知道三百五十和三十相差多少?三百二十元呀!我帶着三百二十元過大海,搞不好賺佢老味一千幾百,說不定拉一拉老虎機,彈幾十萬出來,以後就不用愁了。」
志華嘲道︰「係囉,去買張六合彩呀笨,頭奬幾千萬,打跛雙腳都不用憂。」
「你知就最好,還花這些冤枉錢。你看這個鐘?又大,又笨,又不是大笨鐘。三百五買大笨鐘就真的化算了。」阿堅說。
「你再說呀,你再說試試看。」志華慍怒。
阿堅一臉認真︰「仆街,你知不知道賺錢好撚辛苦的?還亂花。」
「屌你!」志華放下盒子,攻擊阿堅。阿堅無處閃躲,手腳並用,迅速阻攔。志華熟知阿堅弱點,上下其心,呵癢腰間,阿堅狂笑不止,扭擰頑抗。阿堅鄰座乘客忍受不了兩個大頑童嘻鬧,「嘖」的一聲,不滿離座。志華一閃身,已坐入空位內,阿堅乘隙反擊,二人又嘻鬧了一會,更招乘客反感。
兩人手機同時響起叮噹音效,不約而同取出手機細看,志華問︰「你要去嗎?」
阿堅話︰「挑,去來幹嘛?那幫人,無錢途,你以為去了之後,他們會有路數,幫你發達?」
志華繼續低頭按手機︰「耀忠呢,他年初不是說要買房子?」
阿堅瀟灑道︰「翻臉囉!都叫他不要在那個時候買,他晚兩個月買,樓巿再升一些,我能多抽些佣金嘛。佢老味居然找別人買,大佬,肥水不留別人田嘛,對不對,還說老同學。挑!」
志華問︰「阿怪回來呢……也不去嗎?」
阿堅瞪大眼睛︰「超,個個乞兒,你以為他出去一下逛幾個圈就發掘到石油嗎?」
志華問︰「所以是不去囉。」
「我就不去啦,看你。」
志華答︰「你不去,我去來幹嘛呢。」

2012年12月4日 星期二

總要說一下

上個禮拜大約刪掉五篇文字,全是瑣言碎言。這兩年銳意把blog的文字精簡,囈語少一些,小說多一些,嚴肅散文多一些。可是囈語畢竟是最直白的表達方式,我在書寫的過程之中有一種「我把自己說明白」的感覺,這是花很多心血寫出一大本小說都沒有辦法獲得的解脫感。既然如此,我在2012年最後一個月,距離世界末日不到二十的時候,把我這個人說清楚一些,說明白一些,若是外星人來到地球,不殺我,想研究,可拿來一讀。

一個二十六歲的人到底該怎麼活着?怎樣才算是一個二十六歲的人?幾乎每一個人都說我不像一個二十幾歲的人。新相識的法師就說,她經過很多年的修練才有辦法像我這麼「坐得住」,能夠在電腦前打一整天文章,不會喊悶喊聊。我呆了一下,真的嗎?但我從小就很坐得住,也不覺得這算甚麼。而我的想法、處事方式和談吐,跟一般人……不止年輕人,都不一樣。
過去這麼多年,我都以自己的「與別不同」為自豪。你看看世界上這麼多的人傻傻呆呆就過了一輩子,既不知人生意義,又在苦海裡沉淪,不明不白過了一輩子。看我,多不一樣。跳脫成規俗套,逍遙自在,我自求我道。像古龍說的,在樹上看人的感覺,只有經歷過死亡的人,才有辦法了解。
可是最近帶來了一些麻煩,和身邊的人溝通不良。應該說這個問題從我一出世開始就已經存在,可是以往從來不覺得是問題。與同年齡的人無法溝通、獨來獨往,別人不了解,諸如此類,毫不在意。因為,我是「特別的」,這個特別使得我有不一樣的興趣、思想,以及,自滿和肯定。
有些東西的確如此,以往不成問題,如今突然成了困難,無法突破。也許是太久沒有得到肯定,過去的孤高與孤傲,演變成如今的孤獨,都份外令我感到突兀。因為,那些值得我自豪的東西,已經好多年沒出現了。加上如今的生活就和樹下的人沒有分別,自以為和他們變得一樣了,同樣上班下班,同樣等發薪水繳付各種雜費。但是,為甚麼他們不明白我呢?我,和你們一樣,不是嗎?

2012年12月3日 星期一

沒有離別.哪來相聚

僅以此文,記2012年學姐來港小聚,文字隨思,並無新意,可跳過內文,直接看圖。
和學姐識於第一堂世文史課,多得老師把我一半的大三學長姐當掉,才結了這麼個緣。我第一份工作就是學姐幫忙找的,若非如此,大概唸半年就要回港了,哪能完成學業?我總是想着找些機會報這個恩,卻還沒有機會。
23號晚約左紅磡火車站,學姐帶來新男友。上一次相聚已是大四,三年前差不多的日子,學姐畢業回馬,儲了一點錢飛回台灣。活死人學長已經碩一,從台北下來。我們三個,在22巷透天厝的客廳,交待各自生活,談起身邊各人感情。當時她男朋友和我同級,這次來港已換了角,還真厲害,古墓派的學長和全真派的我仍是空白一片。
那一班學長另一經典之作,是創下成大歷史系僑生零人如期畢業的佳績,全部都多陪我一年,真開心。即使如此,他們的畢業典禮,我還是高高興興的去拍照了。沒有不去的理由,更沒有不高興的理由。
學姐一向準時,正當我發現大家手中不是花就是公仔,而我兩手空空着急之際,兩位男生各挺着一個及腰的黑垃圾袋出現,學姐緊隨其後。原來袋中裝的全是別人送她的花和禮物,多得可以開店,即場轉售,幸好沒買。

2012年12月1日 星期六

如春的冬

一、
這篇文章,不知能留多久,行文時暴露太多,說得太多,傷了其他人,或許會刪掉。奇怪,換了一年前,傷人不傷人根本不在我的考慮之內,如今,愈來愈注重這些事宜。
有些人,過去很久了,以及自己不在乎,一旦重遇,忽又發現,原來,自己在是在乎。有些文字,以前讀來沒甚麼感覺,過幾年再讀,竟然驚為天人。

二、
原本以為十一月最後一天,不會再發生任何事,可以和和平平地在睡夢人結束這個淫雨不斷、霧濃似春的初冬日子。沒想到,還欠半天,還是出事了。
二十歲後的十一月總會發生一點事。今年也好不了多少,搬了屋、被發卡、同事離職、被責是淫僧、學長鬧離婚、學姐來港……夠多了,推前一年,其中一件都足夠我情緒崩潰。學姐來港那天,活死人就當場在星光大道稍微情緒崩潰了一會,這幾天仍是崩潰狀態。我已經麻木了,沒有甚麼感覺,連失眠,和夢,都沒有。
這一回,夠我崩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