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3的文章

雨下閒筆

1)
好久沒去探病,上次已經是在台時探老闆娘的病,帶了一本東野圭吾的《瀕死之眼》,借阿祖的書。昨天探病,也帶了一本東野圭吾,《假面飯店》,同樣是阿祖的書。
故友爺爺躺在床上沒講話,我接通了友人,給他聽,他們聊了兩分鐘,搞清楚我是代他們探望以後,便坐在椅子上,自顧自看書。一看就是半個小時。
爺爺七十多歲,高血壓頭暈入院,醫生說初步有點心律不正,留院觀察一晚。爺爺感慨︰「唉,自從孫女嫁人之後,兒子和孫女都沒回來看過我了。這次住院,也是我一個人打的電話,叫的救護車。通知他們,他們也不來,居然跑了一個三唔識七的舊朋友呀。細路,你多大了?有沒有二十歲呀?」老人家好像很久沒有講話,幸好我耐性超乎常人,他要講,我就聽。
嘮嘮叨叨講了十五分鐘,我不作聲。老人家吐出一句︰「唉,死左都唔會有無人會為我喊。」最近雨下大多,小說想太多,青文奬的文章難產,搞到心情不太好,我輕托眼鏡︰「這點東西我十六歲就想過了。」
爺爺一怔︰「你……」我覺得他想講粗口,續道︰「又何必要人記住呢,很辛苦的你知道嗎?」

小克、小克

小克。嗯,這兩年很喜歡的填詞人。
對音樂,我完全外行。以前也寫過一些樂評,寫了幾篇覺得自己既沒知識又沒天份就不寫了。但甚麼歌好、甚麼歌壞,自問還具一定辨識能力。
小克是近年香港很盛行的多元創作人,目前大家好像比較能接受「多媒體創作人」這個詞語。最初他畫漫畫,畫漫畫。這隻貓,太醜,我不喜歡。然而作為一個填詞人的小克,交出的作品水準之高,令我嚇了一大大大的跳。

湯川學

總的而言,整套神探伽利略系列,最好懂的人,是湯川學。

每個人手上都要有一顆核彈

佔領中環的消息如火如荼,政府放風會抓人,支持的群眾就說不怕鎮壓不怕犯法……學生之間也掀起一股「民主」討論,瀏覽他們的facebook,海量的吃喝玩樂星座之間,偶爾出現一兩條黃之鋒、王丹的share。好像每個人都認為「民主」是香港「必須」的出路,世界變好的「唯一」契機。卻很少人討論「平權」,平權,一個或許比「民主」更加需要達成的事情。
平權,平等的、均等的權力,特別是武力。
近來重看《鹿鼎記》,以及撰寫新的武俠小說,動筆之時老是想,這些東西來來去去就是某個武功高強的粉人打敗技不如人的粉人。而如果主角想打對方打敗,別苦他法,苦練,學成神功,比對方厲害了,就行。韋小寶算是特例,他老哥用詭計把人打敗,如果把「詭計」看成是一種「武力」,那麼韋小寶也是個S級特務。(是喔,為甚麼沒有遊戲設計成用「說謊」來玩的呢?)
現實政治大約也超不出「武力」的範圍。設若美國現在突然宣佈放棄所有武器,看它還能不能當老大哥,當世界警察?北韓經濟這麼差、這麼弱小的地方,能夠在國際上獲得話語權,也是靠武力──核彈。無論它的火箭發射多麼荒詞,人家總是忌憚三分。

捨棄

這張圖是紙錢包現在的模樣,不經意已用了三年。三年前它可是這個模樣(圖)。搬家半年,房間變少,雜物增多,沒位置放加上許多東西用不著、很舊了,漸漸開始,捨棄一些、丟掉一些。每一次掉東西,都捨不得,心裡難過,卻又無可奈何。很珍重的東西選擇離開我,自然難過;決定捨棄一些東西,同樣難過。大部份物件,若不是翻出來,佇足,回想,不然,留着也沒有。「信只是普通的紙,縱使燒了,留在心中的東西依然會留下,不能留下的留,看也沒用。」(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大概就是這個意思。而我能做的,就只有用文字和不太漂亮的圖片紀錄它們最後的模樣。

kindle@cn終於殺到

上網看到Amazon的殺手級電子閱讀器kindle終於在今天在大陸上巿,預計售價849RMB,算一下約1100HKD,比我直接美國訂來的1300HKD便宜。上回kindle殺入日本,半價發售,約600HKD,超便宜。若不是我有一台加上最近缺錢,早就請剛去日本的活死人學長訂一台回來玩玩了。

鉅享網︰漢王科技推新款電子書︰阻擊亞馬遜kindle入華 事實上去年12月底,kindle.cn已靜稍稍地上巿,當當網立即割價傾銷電子書還擊。就書目而言,當當網比kindle吸引多了,但是當當讀書客戶端沒有在google play 上架,即使掃瞄QRcode,也下載不了。故此……我也沒辦法。 華文出版好像硬要和世界閱讀趨勢唱反調,世界各地如火如荼地投入數位出版時,華文世界卻普遍不接受,2012年電子書銷量佔出版界利潤不到1/100。老貓先生在科學人雜誌撰文〈為什麼華文電子書巿場靜悄悄?〉指出,整個華文出版界沒有動力,詳細分析Amazon最初期的電子書營銷策略──賣一本虧三美元。我認為華文電子出版遲滯的原因說穿了也只是兩個︰一、消費者習慣,二、出版環境太差。

同屋的兩對情侶

想着同一屋簷下的兩對情侶,頓時覺得自己很奢侈。
新房間在某沒有電梯唐樓的最高層,上面是天台。一個單位劃成三間劏房,A房二百尺,B房一百尺,我住的C房一百五十尺。
兩間房各住了兩對互不相識的情侶。A房姓陳,男方報稱在Canon任Sales,女方不知。他們最初聲稱是新婚夫婦,我還感嘆說新婚要住劏房很可憐,後來聞聊,他自爆是情侶。他們兩個是潮人,陳生高高的硬繃繃的頭髮,偽西裝七分牛仔褲紅色大號皮鞋,準陳太總是化着濃妝,每個月都在天台BBQ,招呼一眾親戚朋友,每次BBQ前總會「假意」提醒︰你洗衫呀?今晚乾唔乾架?今晚BBQ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