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30日 星期三

釋出善意

法師同事最近常傳一些慈悲啦、做好事啦的ppt給我,還常常講一些她師傅行善的故事給我聽。我聽了之後心裡又是一陣翻騰,有點兒埋怨她為甚麼要跟我講這些呢?如果講一些壞事,惡事,搞不好我就可以繼續的憤世疾俗。她有信仰,每次看見別人,都會說,你最近做了甚麼好事呀?很有福報……之類。
聽見她說了這麼多,我突然想了一下,問去年認識的幾位在港工作的台灣人,看她們新年有沒有要回去,不如約在一起吃個飯。我在台灣的時候,新年都只有一個單,雖然我是無所謂,但想了一下,可能她們會覺得難過,如果一個人留在香港過節。
一下子就約了法師去誠品和程式陳看雲圖,居然很順利。嘿,看來可以打破萬年絕緣體的宿命嘿嘿。橄欖吳卻說他男人也約她去看雲圖,我就說既然如此給她寄一本書吧。那本書是我去年讀過最好的書,一直想脫手(很奇怪的感覺,雖然很喜歡,但搞不懂為甚麼我一直想脫掉),寄過去給她,居然第二天就收到了(香港郵政效率最高的一次,以前粉嶺寄上水都要一個禮拜)。昨天收到她的訊息,她說了一件很奇妙的令人高興和我寄書給她有關的事情,她說︰「我相信很多事冥冥之中是有注定的。」早上起床看到訊息,覺得真好,充滿力量地過了一整天。

2013年1月26日 星期六

80後的現代生活(15)──偉興

準時六點正打卡下班,偉興乘寫字樓專用電梯到三樓,繞個大圈到商場洗手間,脫掉皮鞋,換上黑色行山鞋。出商場,沿柯士甸道,走向九龍公園,穿過繁華鬧巿,炎夏黃昏悶熱,行人對汽車排出的廢氣無動於衷。
上電梯,走天橋,不知何故,連接巴士站和火車站的天橋又塞住了,人頭湧湧動彈不得。偉興忍受他人體臭,十五分鐘總算入閘登車。
等了兩班車,總算成功在自由行中間插進去,佔得半屁股座位,手提電腦橫放大腿,車甫離站,即打瞌睡。
車子搖搖晃晃、吵吵鬧鬧,偉興的生理時鐘已經很習慣,太和站準時醒來,預先走到門邊,免得駛入粉嶺站時,太慢起步,反遭水貨客逼回車廂內。
六點四十分,街燈亮起,穿過商場、走向天橋,沒有過馬路去消防局,徑自通過無人的隧道。球場上小伙子起勁追趕籃球,偉興走得甚急,左繞右拐,到得聯和墟街巿,進圖書館。平日七時,讀者甚少,他挑了窗邊沙發,打開手提電腦,連接圖書館無線網絡,開始處理工務。過去他都在公司工作至七時半才下班,但自從月初董事會增加福利,提高補時津貼至每小時一點五倍,老闆便下令員工必須準時下班。工作量有增無減,偉興新居沒架網路,手機上網計劃亦不再無限。倒好,省下上網費,冷氣費也一併省了。

2013年1月23日 星期三

差點變成我老闆

小編室戰記在facebook間斷上演,因為校稿出了意外狀況,法師從他師父那邊承受了很大壓力,副總又無間地輸出副能量,使一月份小編室差點「開大片」。法師幾乎把副總從頭數落了一遍,很多不該說的話,也不小心說出了口。我是個俗家人,不怕口業(事實上從佛教角度,寫文章本身就是一定會落到文字獄裡),但她嘛,希望她能夠把這些消掉,我也只能從旁開道。
反正我並不是很在意現在的工作,所以他們要怎麼吵我都不會動心,就隨他。只不過在道場裡看見許許多多自稱信了幾十年,很多人信佛的年期是我年齡的兩倍,坦白說,不覺得他們有甚麼修為。像我副總,老是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其他人都及不上她。
先是工作方面,沒有人的文章比她厲害,別人的文章,一個標點、一個錯字,都是他們能力不足。自己是從來沒有錯誤,就算錯,也只是經典上寫錯,不是她的問題。最明顯是校對上,經書不同版本會有不同的異體字或誤植字,說錯不是,說對也不是,可是總是沒有標準,一篇文章,「回」和「迴」;「度」和「渡」;「閒」和「閑」,常常出現幾個不同版本。我問︰「我不懂這個,這些該用哪一個呀?是不是統一會比較好呢?」換來的通常都是一頓訓罵。

2013年1月17日 星期四

讓子房hea……一會兒──開平攝影記行(2)

滿心以為讓子彈飛火紅之後,開平一帶必定如故宮、長城,一年四季遊人如鯽,縱有世遺之名,在地方政府和廣大民眾熱心推動之下,世遺很快只剩下名字。沒想到聖誕佳節,各個景點遊人屈指可數,駐景餐廳關門……加上當日好天氣、幸運的交通接駁,造就了近年最順利的旅行。
這一張也拍得蠻辛苦,用過褐色和黑白拍,都不好看。

80後現代生活(14)──小貞

接聽巧儀電話時,小貞正在西貢,不是香港的西貢,是越南的西貢。巧儀驚訝非常,問她怎麼去了越南。小貞最初只說旅遊,巧儀追問她甚麼時間回港,阿怪下禮拜設靈,小貞說︰「我不能來,上個禮拜結了婚,相衝。」若不是這三天都躲在酒店,電視劇和電影都看光光了,小貞才懶得接巧儀電話,立即後悔。電話另一端的巧儀大呼小叫,小貞吼回去︰「漫遊很貴,回香港再說吧!」掛線,隨手一扔,電話一下子陷進酒店的天鵝絨棉被裡。
小貞結婚只邀請公司同事和親友,擺了十圍,其餘五圍都是老公的同事親友。她亦不是不明白巧儀為甚麼生氣,結婚的事情,她沒有通知舊同學,即使最親密的巧儀,也沒有知會,更別提邀請她們喝喜酒,來婚禮。
老公是印尼人,在香港出身,家族在東南亞生意做得大。結婚後安排了巡遊東南亞度蜜月,可是小貞第一個禮拜便水土不服,上吐下瀉。接下來的行程都在酒店渡過,老公則到處拜訪生意夥伴,每晚回來,混身酒氣,衣領不時出現唇印,甚不是味兒。
新婚生活和小貞想像的相距太遠,獨守空房半個月,每天早上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抱怨。老公也不搭理,只說很快就回香港了,生活很快回復正常。小貞埋怨他經常出門,卻一件小禮物都沒有買,老公嗯嗯唔唔,晚上回來,仍是兩手空空,混身酒臭。
雖說她一早知道老公木訥,她也不介意,想着自己也曾經滄海了,找個木訥穩重的,何況老老公是木訥帥哥,褐色皮膚,輪廓細緻,活脫脫一個混血帥哥。他妹妹也是美人,追求者眾,時常挽着小貞,傾吐忐忑的少女心事。
小貞喜歡這個家庭,喜歡這份踏實人生。他們才算三年後生孩子,懷孕了,她會辭工,轉做全職家庭主婦。可是結婚後很多事情漸漸改變,老爺建議她盡快辭工,因為老公很快要接手家族生意,她需要跟隨他東南亞到處跑,若果她留在香港工作,聚少離多,婚姻很難維繫。這個木訥老公的異性緣大大出乎意料,他在香港幾乎沒有女性朋友,可是過去兩個禮拜,送他回酒店的,只有司機是男人,後座必定有女伴。
掛上電話,小貞無聊得去酒店的建身室騎腳踏車,沒留意騎了多久,電話又響,司機說老公已經回到房間裡。小貞心頭一喜,也不擦汗,急步回到房間。老公又醉了,大字型躺在床上打呼。她細心解開紐扣,替他脫鞋子,再一件一件脫掉那件滿是煙味的西裝外套。一探口袋,心一下沉,神色立變。掛好西裝,進洗手間,用肥皂洗手。坐在床沿,凝望着這個男人,反反覆覆想了很多︰「反正他早晚離開香港,我犯不着為他犧牲呀,回去之後辦離婚吧。」

2013年1月15日 星期二

早知不看孤星淚

昨日難得,與南姐、雞翼去屯門看《孤星淚》早場,看完大嘆,唉,早知如此,就不去看了,看得心也難過,眼也難過。

2013年1月10日 星期四

讓子房hea……一會兒──開平攝記行(1)

11月底某日上班無事,正納悶要不要完成不知是否最後一篇的廣州旅行散文,驚覺廣州系列文章竟然花一年半時間還沒寫完,與此同時我已經一年半沒有出過遠門,離開工作和生活環境,到外面喘一喘氣,找靈感寫東西。適逢26歲前後,又遇上一些別人奇奇怪怪的評價,心裡無法平衡,唯有暫離環境,到外面試試看能不能找回自己。
出門之前估算自己有500元資金,只考慮三個問題︰去哪裡、去幾天、甚麼時候去。上網隨便找找,好像開平還不錯嘛。花半天時間,去過上面三個網站,就決定了。聖誕節前夕,毫不猶豫毫無計劃,背起背包就走 。這趟旅途,零計劃,可是順利得可怕。
以往我去旅行,哪怕只出門一天一夜,都必定仔細規劃,路線安排妥當。一個人絕對不去沒有地鐵的城巿,公車路線和站點不固定,沒有當地人帶領,我這種容易迷路的磁場肯定客死異鄉。出門前也必定仔細檢查房間各種電制有沒有關上,窗戶鎖緊,鎖不緊的用牛皮膠帶貼着,check list上面的事項全部打勾,才鎖上門,自門縫推一張白色A4紙進門裡。即便如此,旅途中仍會忖忖不安,深恐房間無人看管,突然爆炸,門飛書散一鑊熟。這次出門之前原也計劃如此,想先清潔房間,至少把碗洗乾淨,卻因為貪看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延誤了,也不管,電燈關了,看得見的電插蘇拔了,關上門就走。

2013年1月8日 星期二

80後現代生活(13)──家輝

家輝覺得今天身體比較好,應該可以坐着,請護士升高油壓病床,誰知才抬起一點點,下腹劇痛難當,因此大家姐下午過來,仍舊躺着。他覺得好久沒有看到窗外的風景,大家姐聽見,走到窗邊拍了一張,給他看。
「今天你的氣息比較好。」大家姐說。
家輝有氣無力說︰「比昨天精神多了。」
大家姐問︰「昨晚有睡着嗎?」
家輝答︰「好像有,好像沒有。」
大家姐微笑,掏出手機,鬼鬼崇崇連上網路︰「今天有三則,第一則是你老闆寄來,他說你最後一個月的工資不會發。我去勞工處告他!」
家輝苦笑︰「最後一個月我只上了三天,他沒有要我賠一個月已經很好。」
大家姐怒道︰「可是你生病呀!」家輝仍是苦笑,大家姐嘆氣︰「你喜歡吧。」姆指上撥,讀着第二則︰「巧儀,下個月20號要來喔,我等你。」大家姐毫不猶豫刪掉︰「八婆。」
家輝想抬起左手制止,指尖卻半分未動。大家姐和他唸同中一間中學,向來厭惡巧儀裝模作樣、討好老師。既是同學,何必如此?家輝欲言又止。
大家姐會意,責難︰「你就是老好人,才一直被欺負。」姆指撥動讀出最後一條短訴︰「老媽子傳來的。」
家輝笑問︰「她會用手機?」
大家姐木然︰「嗯,你姐夫教她的,說這樣可以再隱瞞一陣子,我們可以代你覆。」略頓,又問︰「還要瞞多久?」家輝心頭一凜,長久地沉默,好一會,大家姐問︰「醫生今天有說甚麼嗎?」
家輝平靜說︰「應該是這幾天了。」
大家姐嘆氣︰「好人無好報呀。」
家輝道︰「我不擔心。」
大家姐問︰「要帶她來嗎?」
家輝無法搖頭︰「反正也騙了大半年,再多騙一年吧,她應該比較容易接受。」
大家姐握着他左手︰「放心,老媽子我們會看着。」
家輝問︰「保險那邊問清楚了?」
大家姐問︰「怎麼突然問這個?」眉頭一皺︰「別擔心,你二姐辦好了,人壽的受益轉給老媽子,錢呢,轉到另一份保單,不存進她戶頭,免她起疑。醫療也賠足了,我們一分錢都不用出。」
家輝笑笑,倦意盈面,大家姐說句不打擾。離開癌症病房前,回頭瞄了一眼弟弟病床旁邊一大堆她一輩子都不會懂得使用的儀器喉管,弟弟一臉安祥,仍是小時候一起躺在床上數綿羊、天真無邪的模樣。

2013年1月5日 星期六

小動作

2013年有幾件事想做,不知道能夠做成,先寫下來以免忘記。

1.組稿
前兩年經已試水溫,問活死人學長意見,他老哥寫完畢業論文後,能不能寫本介紹澳門歷史古蹟的書呀。沒有比他更適合的作者了!博物館碩士、懂攝影、敏感、記憶力強、文筆細膩,而且他擁有奧威爾認為作者其中一項重要特質──懶。沒想到他回澳門了畢業論文還是出不來,唔……我先把出版計劃寫好,看他意見如何。
去年也認識了兩位來港工作的台妹,外表粗礦呀,卻心思細密。洞察力和文筆同樣好得沒話說。兩年前就已經跟我接洽的編輯說,尋找他鄉的故事文字版有得搞,可是對方沒有回應。那麼只好我搞一個。同樣,試着勸他們寫些稿子。
這些稿子呢,可能沒辦法透過正常途徑出版,除非我真能夠當上圖書編輯。說實話我也沒信心能夠把它們製作成能夠刊行的質量,畢竟實務經驗不足,我只能夠以自身的價值觀和想法引導他們寫成類近的圖書。寫了出不了就我出面對找出版社嘛,把它賣給出版社。要不然儲起來也可以。這需要貫徹2012年年中的目標,組織一個相應的團隊,培養作者。現在大家太依賴網絡發掘新作者,而這些作者往往紅了第一本書,以後的書紅不起來的話,就給人掉在一旁不理。可是如果出版這個行業還有存在價值或意義,那麼培養作者這一環是絕對不能夠忽視。

2013年1月3日 星期四

80後現代生活(12)──思思

思思造了個夢,掀開天鵝絨被,腳趾抓起地上的粉紅色絲質內褲,昏昏沉沉穿上,走近窗邊。落地玻璃白得刺眼,好一會才適應,窗外竟又下一了場雪,白茫茫地。初醒微冷,調高暖氣溫度,拉開椅子,搖動滑鼠。電腦也醒來了,十點,到氣象局的網頁,今天沒有停工停學。巧儀傳來訊息,點擊對話框,「Shit!」錯點視訊通話,思思赤祼的上身佔據畫面,那雙不圓又不大的扁皮胸部,一頭亂髮,嘴角殘留唾液。迅速讀過巧儀留言,香港正是深夜,晚一點才回吧。
回身攀到床上,掀開整張雙人被,猛力推伏床抱枕的洋男︰「Wake up, Paul。」洋男嘮叨幾句,不願起床︰「You must drive me to school, I haven't been there since Tuesday.」洋男翻轉身子,單眼皮下的褐色瞳仁,說了聲OK,親她一口,走進洗手間。
思思走到二樓,用弟弟的洗手間,他已經乘校巴回學校了,這個愛裝勤力的嘔心傢伙。刷牙、梳頭,回樓上穿衣服,Paul去車庫套車輛加裝防滑組件。她打開包包,扔掉前幾天剩下的午餐,星期二只上了一節課,今天下午要交作業,若不是,她也不想去。
帶上筆記型電腦,打算在車上寫作業。媽媽昨夜傳來電郵,說下個月的零花錢和家用過戶了,今天記緊去銀行,領錢交雜費。思思命令Paul先駛去銀行,再到學校。媽媽問她有沒有用功讀書,下個學期能順利畢業嗎?真煩,每個月都問,當然不行呀!課都沒有好好上,雖說出席率不重要,但功課交給Peter寫,那傢伙還說自己多厲害,床上不行,功課更糟。現在只有寄望Paul的作業能拉高一點分數,使她不用再留級。
學校一下子就到,作業未寫好,思思跑進教室,佔了中央偏左不起眼的位置,拼命打,總算在下課前,存在記憶卡裡,交助教複製到他電腦裡。「助教還蠻帥的。」思思暗起,拋媚眼。另一節課在南教學大樓,乾巴巴的老女教授,看着就不舒服。自顧自上網,巧儀說今年阿怪回來,有聚會,好呀,思思很高興,連忙上網查機票時間和價錢。一年回港一次,成為她生活裡最大的安慰。
移民到這個連唐人街都沒有的陌生城巿,快六年了!原本她就不想移民,可是會考砸了,爸媽執意不能反對,他們答應大學畢業,讓她自由選擇回港抑或留下來發展。一年高校、四年大學,也不過五年,思思答應了。可是剛抵步,文轉理,功課根不上,高校一讀兩年,總算有學院收她讀文憑,爸媽卻不滿意,非要她讀大學,讀經濟、金融或管理。重考一年,考上私立大學經管系,金融風暴襲來,爸媽的公司一吹就倒,還損失幾十萬迷債。當地金融機構一厥不振,爸媽走投無路,恰好香港朋友自開公司,他倆決定回流,留下弟弟和思思兩人,相依為命。
今年的時間比較尷尬,香港暑假前後,思思學校都沒有長假期。她估量自己乖乖呆在學校上課,這個學期的成績仍然不會好看到哪裡去,決定先斬後奏,刷信用卡訂機票,之後再向爸媽解釋。點開電腦的照片檔案夾,檢視中五同學在赤臘角機場的送機照片,甜絲絲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