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30日 星期一

軒轅劍六︰逐漸崩壞的世界觀(1)

在MBPR上,下載試用版Parallels Desktop,終於趕在14天內打爆了軒轅劍六。這麼趕忙地打機,很多情節都錯失了,享受故然說不上,而軒六的劇情和設定,也無法令我有興趣慢慢地享受遊戲的樂趣。作為一個十幾年的軒轅劍迷,好像看着它一步一步崩壞……

遊戲資料︰
開發︰大宇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官方網站︰http://swd.softstar.com.tw/SWD6/index.aspx
上巿年份︰2013年

2013年9月27日 星期五

青鳥族

上網查working holiday 資料,偶爾發現一篇關於在職巿場老闆,對working holiday回來的人的看法。
文章大意是前幾年老闆對他們印象不錯,既有能力、又有視野和識見。情況近兩年卻倒轉,因老闆發現這些人工作的目標就為了旅行,常常做一年或兩年,儲夠了錢又落跑去旅行,因此,稱他們為「青鳥族」。

青鳥族的特徵無他,不外乎有點吉卜賽人,到處流浪。沒錢了,停留在一個地方,再出發。壯遊是我們這個年代的人嚮往的夢想。買車、買樓、買相機、升職加人工,之外,旅遊和壯遊就是最常的話題。這種情況當然和社會大環境有關──經濟低迷,新一代難覓得穩定工作,壯遊是浪漫的延伸等等。
青鳥族和嬉皮士頗有類同,均象徵年青人對社會價值觀的反動,社會加緒種種規限的無力,而他們無力迴天,唯有嬉笑以對。外國還好,即使討厭嬉皮,但只要願意努力生活,仍會受社會接納。中國人的社會卻沒這麼容易,一旦標籤了,恐怕你一輩子就完蛋了。

2013年9月24日 星期二

Sam哥傳奇之發達升官死老婆

居然把衝上雲霄二全集看完,第一集我也沒有全看。看着Sam哥五張幾野,仲可以溝到件20幾歲既妹妹仔,實在覺得,無線劇集給予人類無限的希望。


2013年9月21日 星期六

男人的浪漫

朋友在whatapp開了一個男人的浪漫group,包括我在內,共有「四條麻甩青年」。這四條麻甩青年,十年前的組合名稱叫「花樣年華」。

2013年9月19日 星期四

但願人長久

9月份反反覆覆,只做兩件事︰打文、刪文。這個月又大大話話打了三四萬字,然後,全部刪掉。下班回去,無事,寫完日記就坐在床上翻看以前的手稿或照片,看一會就冥想一會,把過去受的傷害無論多微不足道都好,挖出來拼命想把情緒拉到崩潰的邊沿以便繼續把故事寫下去。
可是,真的甚麼都出不來。
真是頭痛。

2013年9月17日 星期二

笑話的兩個版本

早上,學妹的fb出現一則笑話︰
青年問禪師:「王菲和李亞鵬離婚了,是否愛根本不存在?」
禪師指著籠子裡的鳥,對青年道:「看看它你就明白了。」
青年觀察了很久,突然一拍大腿,頓悟道,大師的意思是否說︰
「愛情的意義就像這籠中之鳥,看似被困其中,只要願意放手,就能收穫自由?」
禪師道:非也!我的意思是:「人家離婚,關你鳥事!」
我笑說,這則笑話終於有台灣版囉。學妹很好奇,叫我貼港版︰
青年問禪師:「王菲和李亞鵬離婚了,是否愛情根本不存在?」
禪師微微一笑,指著餐桌上的一把叉子,對青年曰:「看看它你就會明白了。」
青年參詳良久,若有所思曰:「大師的意思是否說愛情的意義就像這把叉子一樣,看似平淡無奇,只要堅持,就能堅固無比?」
大師閉上眼睛曰:「非也!我意思是說,人家離婚,關你叉事。」

2013年9月14日 星期六

夜來幽夢

近日頻頻作夢,一晚至少醒來三次。夢見很多東西,救護車、熟悉的人、不認識的人……以前很喜歡記住做過的夢,人大了也就不想做這種事了。前天發了一個夢,星期一做了一個夢,到今天仍是很清晰。這個夢本身就是一個電影故事,要我寫也無力了,把點子和內容說個大概,有緣人自取。

括號內容是醒來後想到的。
有一隊五個人的樂隊,初出道第一年就紅了。主音A極富才華,也很帥。我非常崇拜。沒想到出道一年,開了個唱之後,主音A離奇發生意外(下毒),既不能唱歌,連身體也癱瘓。此後只能留在家裡渡日。樂隊的主音B就成功上位。主音B也帥,卻不學無術,沒甚麼才華。
我查知主音A的住處,他住在一楝獨立屋,我就租了他一個房間住,並表明心意,想幫他東山再起。主音A躲了兩年,已經沒甚麼志氣。我陪他一起復健、跑步、打鼓、作曲。主音A一直頹唐,但在我強逼和熱血的情緒影響下,開始有起氣。他開始作曲,我筆錄。
如此過了幾個月,另一個很崇拜主音A的女生,也租住了其中一個房間。她想當主音A的經理人,當然我和她發展了一段小甜蜜的戀情。主音A看着我們這樣熱心為他,終於他作出了一首歌。(我們三人合唱了demo,寄到公司去)
兩個月之後,一天我不在,主音A看電視,竟然發現這首歌,給主音B唱了。他大為憤怒,轉而想到自己殘廢的身體(復健不完整)。身心俱疲之下上吊自殺。我回來之後給眼前的景象嚇呆了,悲憤莫明。發現主音A自殺的原因,立即找主音B算帳。
豈知找到主音B,樂團所有團員都在,而女生就坐在主音B懷裡,給他抱着。那是個金碧輝煌的會所,人來人往。我知道無論怎麼說怎麼抗爭都無用,無力跪下,一年來的努力轉眼白費。望着女生,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原諒她。我只說了一句︰跟我走。她不說話,冷然以對。
離開會所,上了十六座小巴。女生居然先我一步在小巴上,我不說話,假裝不知道,坐在她直前面。到站了,是一個U型迴旋位置。我叫司機停車,下車之前,我轉過頭去,抓着她手臂,她手臂好細,我說︰「走吧,跟我走。」態度十分強硬,可是她假裝不認識我。車門開了,全車乘客不耐煩叫我下車。我沒辦法,只好下車。
在U型迴旋處看着小巴駛遠,天下着雨,打在身上,淒清,絕望,無力。跪下來,任雨打,所有的一切都白費了。這個時候,小巴突然折返,回過頭來……

2013年9月9日 星期一

記者的價值

偶然在facebook看見張寶華,眼睛突然瞪得很大!張寶華呢,曾經是我中學時的女神呢(那時不流行女神這個詞)。她接受慢咇訪問(慢咇現在還叫慢咇嗎?),慢咇問她為甚麼離開記者行列,進入娛樂圈。張寶華答︰「記者這一行呢,你說專業又不像專業。只要中英文好,不怕陌生人,就能做。好像我這些做了十幾年記者的,薪水高了嘛,可是現在好像只要花七、八千元,請個靚仔靚女,就可以取代你。」事實雖然早已知道,從她口中聽來,依然震驚。張寶華呢,那個惹怒了江澤民,當場就被他直罵Too sample, sometime naive 的那個有線的張寶華呢!
香港的記者、新聞業界也的確如此,待遇和二十年前差不多,很多新入行的記者,都只拿七、八千元的薪水。我認識好幾個人,本來興緻勃勃去了當記者,沒兩年,圓了個夢,就找別的工作了──養不了家。而且在目前的社會氣氛底下,記者變成厭惡性行業。老闆交待的工作,即使違背良心,也不能不做。損人不利己,濫用社會公器……要講良心去採訪,跑一些有價值的新聞,又會遭到政府打壓,白色恐佈……

2013年9月1日 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