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31日 星期四

給我一個layout王子

過去一年,對圖多過對字。明明是一個小小的文字編輯,卻花了大量時間排版、拍照、修圖……fine,以上的我當美感培養。但為甚麼要自己設計封面、設計網頁layout呢?就真的百思不得其解。
這幾天仔細地數算過,一間小型,我強調,是小型的電子書出版社,需要幾多個設計員︰

  • 網頁設計員
  • 網頁程式設計員
  • 電子書版面設計員
  • 電子書版面程式設計員
  • 封面設計員
  • 插畫員
  • 宣傳海報設計員
  • 社交網站圖示設計員

看起來好像很奇怪,很多分工應該都可以一個人完成,我原本也以為,會寫網頁的就會設計網頁。會設計封面的,也就應該會畫插圖。沒想到找來的一個封面設計,我給他草圖,他居然要求我提供原圖。我說,哪有原圖呢?你不能畫嗎?他說︰「我不懂畫,只懂把圖拼貼加文字。」就因為這麼一句話,我找了懂攝影的學長幫忙拍封面,等了兩年,他上個月告訴我︰「又要靚人,又要靚景,可遇不可求。」
我成個坐在係到。

2013年10月28日 星期一

即將成行

Kelly傳來一則新聞︰港青爭「工作假期」 黑工都做,附奸笑一枚。自從我表示有意去Working holiday(WH),她一邊羨慕我可以向目標前進,一邊積極地搜集各類負面消息,傳給我。傳負面消息給我的不止她一個,基本上我認識的所有人無獨有偶都透過負面新聞、道聽途說的資訊,警告我去到那邊日子不一定好過。亦有朋友說我這根本是逃避,沒計劃過去到那邊要幹甚麼,最終仍是失敗收場……
我想了好幾天,坦白講,真的為了不想幹甚麼而出門。有些人去WH的目標很明確,澳洲人工比較高,賺一兩年錢還就學貸款;有些人口袋夠深,去玩一年;有些人背後組織資助,去玩進修兼宜宣傳。
自然,這些機會都不是我的。不過,我想,也該有辦法創造屬於我的、自己的機會吧。

2013年10月25日 星期五

個人出版何時降臨

近來接觸攝影,每星期必看的攝影blogger[賀禎禎的攝影小玩意],blogger賀禎禎寫了一篇鮮有的感言︰
我犧牲太多東西
陪家人的時間,當他們在看櫻花時,我還在取材拍照,沒陪我爸我媽多走二步。
自己的娛樂時間,我連最愛的影集也捨不得花時間看,陰屍路第四季要上了,我才看完第二季上半段而已。
與朋友相聚的時間,朋友知道我忙,連聚餐約都沒約,因為不用約也知道,我真的沒有時間,推託一、兩次後,別人也省得再問一次
一路陪我走來的女朋友也因此離開了我,她很辛苦陪我走這一段,而我太投入這些事情,而少了陪他的時間,答應帶她去淡水逛逛,卻落得在咖啡店裡看著我無精打采的睡著,為我精心打扮的妝容,誰看?
一度,我很想放棄,我真的很想放棄,為了那句傻勁,我失去了太多,但也從中得到了更多,看著自己的學生拍出滿意的照片,收到讀者來信的感謝,路上偶遇的讀者點頭的致意,那種欣喜,是會讓我衝昏頭,繼續往下走。

──賀禎禎的攝影小玩意︰〈這一路
於我心有戚戚然。

2013年10月23日 星期三

50歲前咪入會

這個禮拜又刪了幾篇blog,實在沒甚麼好寫,都是一些生活上的囈語,說來說去變不出甚麼花樣,就刪了吧。有時候覺得很矛盾,一個人如果對生活的微小的細節沒有感興,是寫不出小說的。但是一直說那些微小的時情,又會讓人覺得煩惱,有時甚至會帶來麻煩。不說,不說,可能很快就麻木了,如何能夠練出堅定堅強的信念同時不減對世界的關懷對實況的敏感呢?實在很困難。
而偏偏這個世界,大部份人都是麻木不仁。一般人就算了,他們平凡地活着,沒太大的動力也沒有多少藉口。然而,有些人不應該如此,卻偏偏如此,實在教人生氣。

2013年10月17日 星期四

維基失落

王維基失落免費電視牌照……意料中事。香港政府回歸之後向來行爺孫政策,順我者生、逆我者亡,這已經是公認和早知的事實。王維基無論是擺明比人玩,或者其他因素,他正正代表了香港其中一個核心價值︰「追求夢想無好下場。」
如果要講台灣人和香港人在夢想的分別,我會這麼形容。當你告訴台灣人,你想做某件事時,他們會說︰很好呀。心裡也真覺得好。我記得大一我告訴老師我想寫旅遊散文,想當個作者。她就說好呀,像余秋雨那樣。之後絕口不提,臨回港前一天,她還鼓勵我多投稿。簡單一句話就是這麼樣。
香港人呢?他們首先拿一籃子似是而非的理由告訴你,你想做的事情多麼不切實際。然後審問你該怎麼達成,再批評你的方法不可行。勸喻不行,冷眼旁觀同時冷嘲熱諷,等你失敗了,往後就是一輩子的奚落與嘲諷,務使你一輩子抬不起頭 。成功了,後續的就是反對者一輩子的酸溜溜的。
這些其實都是慣常的以往的事情了,facebook page一天之內有40萬人like,報紙都登了,大肆報導事件可以寫入香港歷史。網上有人號召,星期日遊行到政總……如果真有40萬人,莫說40萬,有個10萬人,這個城巿才有救。

2013年10月14日 星期一

總是爛尾的愛情故

大熊新寫了一篇高登故《我的下體很臭》,半強逼我讀完。我對這類型的故事完全沒有興趣,給他一點意見,就不管了。寫故這回事,他高興就好,旁人的意見其實不太重要。
他和康康不約而同指出我的故事不受歡迎,因為「不肯寫得俗」,我已經寫得很俗了,但這種俗也不是應巿場反應的俗,夾在文藝和流行文學之間,「唔知想點」。當然,看見他們求求其其寫點甚麼引來甚大回響,嘴裡確有點兒酸酸的。

今年開始寫了一些故事,粗糙的愛情故事,每個都寫到一半,覺得變不出甚麼花樣,停了下來。年初寫一篇活死人學長做藍本的故事,寫了一大半,寫到他最好的朋友自殺了,他的愛人嫁人之前找他一夜情,停了下來,不想寫。上個禮拜又在無聊地寫另一篇,寫了三份之一,覺得沒甚麼創意,就又停下來,回去寫武俠小說了。
這幾個月總覺得不知該怎麼寫才好,好想寫的東西寫不好,別人讀了又不知我想幹嘛。很俗很俗的故事嘛,別人說有點意思了,但自己又寫不下去。

2013年10月11日 星期五

文物的去向──兩個故宮的離合

雙十節,台灣來同事感慨說︰「十月十號沒有放假,結果放了十月一號。可憐咧。」加上小馬哥雙十節的講話,令她感情受到傷害︰「統獨問題現在漸漸不講了,連民進黨都不大敢講了,因為大陸的關係。」自古強權底下出真理,即使共產黨腐敗不堪,但在兩岸三地的經濟環境和軍事力量疲弱的境況中,香港和台灣人對保持自身的獨立和清明,也不抱期望了。
書名︰兩個故宮的離合
作者︰野島剛(張惠君譯)
出版社︰聯經
出版日期︰2012年7月20日

2013年10月8日 星期二

瘋拍台妹──康康的香港之旅

傳說中神經很大條的同學康康,說要來香港說了一年,總算還是來了。她帶了一個同學,時髦的高中同學同遊香港。康康的高中朋友和她的大學朋友完全不同調調,不過我倒是覺得她和高中同學感覺比較像一個地方出來。昨天聊天時,偶爾談及班上同學的事情,她完全是狀況外,比我這個連畢業照都沒有拍的人更不了解。我忍不住說了句︰「你要不要考慮把畢業證書還給學校?」她的朋友C在身邊大笑不已︰「我以為你會說翻紀念冊甚麼的。」我反問康康︰「我們有紀念冊嗎?」
原本我只想說陪她們一陣子,我就回元朗洗衣服趕稿子,沒想到陪了她們一整天,而且,行程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好玩、順利。我只能夠說,跟着兩個很愛玩又很懂玩的人去玩,實在太過癮了。是的,作為一個香港人,我是跟着兩個台灣人去遊玩了香港一天,真是愧對香港身份證,好想跟她們交換喔!

(下文一張台妹的照片都沒有,獵艷的可以跳過了)

2013年10月4日 星期五

陽光很好

十月一日陽光很好,賦閒,無事,拿衣服、床單出去曬。其實今天可以不洗衣服,但這麼好的陽光,不洗好像很浪費。洗吧。也就洗了。
九月份心情很不好,每晚都每眠。星期日入上水整眼鏡,很久沒有去上水了,藥房很多,商場也很多。有點兒慶幸搬去了元朗,不用那麼密集的地區,做一隻蝗蟲。是的,我覺得真正的蝗蟲是為利是圖的香港人,如果上水的業主聯合起來,堅決不開藥房,事情不會那麼糟。沒有,在香港這個地方,道德甚麼的連天方夜譚都沒記載。
和大熊吃飯,他問我去澳洲做甚麼。他說我從中學開始就沒有計劃,去澳洲也沒有計劃的話,到最後只會和去台灣一樣,覺得做的事情不是自己想做的。結論其實和過去這麼多年的說法一樣,我的人生已經無可挽回了,因為過去不努力,不夠別人競爭,除非砍掉重練,這輩子我已經無可救藥,還是死了算。
望着他自信的笑容,我知道,他不明白。

2013年10月2日 星期三

軒轅劍六︰逐漸崩壞的世界觀(2)

接續上文,RPG,劇情是重中之中的部份。

◎主角是成功的一半

所有故事共通的法則,一個吸引、有魅力的主角設定,就是成功的一半。回顧這麼多集的軒轅劍,分為魅力和平庸組,似乎都有點關係︰
魅力組︰賽特、宇文拓、焉逢(皇甫暮雲)、桓遠之、古月聖
平庸組︰水鏡、皇甫朝雲、陸承軒、何然、陳靖仇
這種分類法也是主觀而不客觀。必須強調,平庸的角色就不代表我不喜歡,我可是非常喜歡陳靖仇,但這傢伙的性格確實乏善足陳。陸承軒我不討厭,至少這小朋友坦坦白白,夠義氣,受這麼多苦難也沒有憤世疾俗。
往常想故事,首先想主角,然後想結局。主角的選材會影響配角,一個好的主角定位,自自然然會吸引到好的配角。就好像陳靖仇的平庸和逃避個性,吸引了宇文拓,天之痕的劇情基本是圍繞宇文拓走,「哇!宇文拓超強的。」因此皇甫朝雲就是個完全失敗的例子……這傢伙毫無情感可言……

○最討厭男主角──鳳天凌
我實在極度超級難以想像地討厭鳳天凌。如果說陸承軒是勁力宅男,他至少坦白地面對自己,努力走出陰影,最後獲得大家認同(碇真嗣T_T)。暴力妞水鏡蠢蠢鈍鈍過了一輩子,雖不討厭亦不喜歡。
鳳天凌是個甚麼人呢?有勇無謀的富二代。可是,到了劇情最後,都沒有人指出他性格上的缺憾,白王反而像哄小孩子一樣,誇讚他忠君愛國,為了保存文化盡心盡力……若非白王的判斷力出了問題,就是編劇的太嬌縱自己。且容我逐點破解鳳天凌的性格缺憾。
遊戲開始之時,鳳天凌確切無疑是個富二代,對祭祀興趣缺缺,只懂練武,純然一介武夫。可是,其父鳳千平成為階下囚以後,鳳天凌打着「保護殷商高貴華夏文化」的旗號,四處出任務、上戰場,公報私仇
除了杜康的支線劇情,委實沒看到他哪裡看重文化。商人崇尚祭祀、飲酒。劇情中,他喝過半滴酒嗎?他師傅就喝了,喝到滾下山坡,這才是崇尚商人文化,商人的江山就是這麼掉的。鳳天凌有卜筮過嗎?打仗這麼大件事,莫說鳳天凌,帶命的司馬都沒有占卜過。要是想突出鳳天凌對文化的仰慕,大可在遊戲系統裡,加入卜筮系統,收集龜甲,燒它一燒,好運的增加能力值掉寶率,不好運的降攻擊力或甚麼,豈不是更好玩嗎?鳳天凌真的了解商文化嗎?
更進一步,鳳天凌取回姒天甲記憶之後,他反周的思想,幾乎毫無動搖,而他對「苗兒」的感情淡薄到好像對待蓉霜一樣。這個無情的傢伙。白王向他解釋過、周公旦向他解釋過,姒天甲也給他記憶的啟示,但他仍然十分堅持自己的立場。
每一位英雄都有掙扎的時候。蕭峰當日站在城牆上,牆外是契丹人,牆內是漢人,自己該站在哪一邊?他掙扎過。鳳天凌呢?
阿父!!!
然後他說︰「我要保護夏文化的繼承者,商文化。」這說得通嗎?如果他真懂文化,去到鎬京,見着周公旦,哪會不感動?周公必殺技「吐哺」,然後「天下歸心」。周公之所以打敗三監,是得了人心。不過軒六也沒有交待鎬京裡面,多少是仿傚商文化,周公見到鳳天凌,也沒有吐哺就是了。
劇情最後,白王苦口婆心勸導鳳千凌,隨他往千年後的世界。請注意,前面三分之二,講文化的繼承和涵化,講了老天鳳千凌仍是說不。到最後他說瑚月和他都是千年後的未來人,鳳天凌就說好了!
意氣用事的傢伙。他到千年後,根本不是為了大唐盛世的文化,而是只不過是去看瑚月。可是我又不覺得他對瑚月有這麼深厚的感情……相比李逍遙救林月如,還差了那麼一截。無論父親、大哥、祖屋、國家、瑚月,鳳天凌都是失去之後才懂得珍惜,不,以一個富二代而言那是掉失玩具的情緒反應。「我的玩具呢?我的玩具呢?我要玩具呀!呀,不,不是,我要保護文化,尋回我的玩具。我要去見識千年後的文化,順便泡回屬於我的妞。」
這樣的傢伙domo給了他一個重情重義文武相全的大俠之名,桓遠之枉在太一之輪裡困了千年呀……

○時空破壞者──白王
如果我是編劇,第一個刪掉的角色,就是白王。白王是打着「修補歷史」名義在遊走各個時空的軒轅劍轉世,他拿着崑崙鏡,強大的程度該和宇文拓不相上下。
蒼之濤劇情也是修補歷史,它是使用「時空修補論」。一旦歷史出現偏差,時間會自然生產一些如補胎膠的修補物料。蒼之濤的形式就是平行時空,A、B、C三條歷史,互相齊集同一條歷史裡,互為修補。
可是軒六是採取「超人模式」修補,白王並非唯一一次回到過去修補歷史。故事最後說明,他是忙碌地往返不同歷史時空,修補各個時代的歷史。這就慘了,完完全全把軒轅劍歷代的平衡、世界觀和時空結構破壞了。
遊戲設定和劇情,從頭到尾都沒有說明白王真正誕生的時代。雖然結局他帶老鳳去了貞觀,唐太宗的年代。可是,他是個擁有崑崙鏡的角色,很可能短期居留貞觀,而不是誕生於唐代。從軒轅劍歷代推論,前有天之痕的隋末,後有賽特的開元。宇文拓帶軒轅劍西去,結合蘭茵篇劇情,宇文拓手中的軒轅劍是皇甫暮雲。假設宇文拓帶了去天山,與金狼軒劍合一,成為賽特手上那一把。要是沒帶去,就很可能成了白王……反正也是白頭髮,還比較長。
然而,白王為甚麼知道哪個時空發生了「歷史偏差」?他從何得知「正確歷史」?是否某位高人告訴他,哪一段歷史錯了。定或是他掌握真正的「時空史冊」,能知過去未來?又或者再假設有一個「歷史破壞者」,專門破壞時空,白王拿着崑崙鏡追擊破壞者。可是破壞者本身又憑甚麼穿越時空?他擁有另一個平行時常的崑崙鏡?定或是他是賽特的祖先?軒三撒旦曾經說過,賽特和牠在遠古時代一同合作對抗某樣事物,難道那個人就是撒旦?
沒有,軒六之中domo直接讓白王爛尾,我就看你之後的外傳怎麼修補這個大bug。
這個大bug實在太過可怕,軒轅劍的世界可能就此崩壞無法修補也說不定。白王來去自如,無人能擋。日後歷代的主角,發生甚麼事,直接call白王出場,劍氣加崑崙鏡加伏琴心法。主角將來要打boss的唯一原因,就是白王不肯出手。沒關係,咱們還可以去domo解任務,令白王成為我們的護駕。以後domo也不用再研究歷史、硬把故事和歷史扯上關係。隨隨便便抄一段中學中史書,掏一下亂,例如晉惠帝原本是英明君主,呀!這段歷史錯的呀?「白王駕到」,請把他打成白痴。
只不過白王也不是萬能,在修補時空之旅,他不知道為甚麼無緣無故打死了天脈修習者。最初以為他打死了迦蘭多的師叔,後來發現原來打死了姐姐琶雅。那麼迦蘭多的叔叔怎麼死的呢?不曉得。反正「歷史的力量」某些情況比白王更厲害,白王在他所知的歷史當中,沒有「姬克吸收天脈」一環,也沒有「瑚月偷紫晶石」一環。
來到這裡,我非常認真的想請問domo的編劇,白王的作用是甚麼?把瑚月和鳳天凌帶到不同地方飛來飛去嗎?那根本就不需要白王呀!水鏡再出場一次,瑚月自己穿越回周代,臨死之前修書一封,告訴鳳天凌真相,讓他自己穿越去唐代就行。然後鳳天凌拿着崑崙鏡,救父也好、報父仇也好、回去夏朝和殷商作戰也好、阻止姬克封印鳳靈也好、先去夏代帶走苗兒再去商代帶走姬亭一同封進煉妖壺裡左擁右抱……噢不對,後來煉妖壺毀了。
又有一個問題,白王是軒轅劍轉世的前提下,他為甚麼不去山海界救他媽媽,跑來跑去修補歷史呢?要等到三國才想起媽媽?不肖子!

◎小結

據說軒六要出外傳資料片(CPL?),最近釋出試玩版了。這……我愈來愈覺得無言。那軒六還需要出外傳嗎?總覺得好像製作單位要把軒轅劍的故事撕裂到我無法認得清故事起承轉合的地步。他們想改用仙劍的模式,相同主題獨立故事但故事相互之間沒有關連嗎?不過坦白說,雖然玩家對軒轅劍和仙劍的期待度很高,但大宇也應該考慮發展一條新的產品線,補充中文RPG巿場的單調了吧。
唉,講到這裡我發現自己實在語無倫次得可以。我把太多主觀意識和意願加諸於軒六之內,無法抽離好好享受遊戲。軒六似乎已經不能像以前的作品那樣,把我的身心完全支配,無論上學上班心裡只想着︰「趕快回去玩遊戲,看之後的劇情!」的當年了。這種彼態,不知是我老了,還是,它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