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6日 星期三

毋需鬧鐘的日子

這是多少年來的習慣?

設定六點半的鬧鐘,實際上六點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等着手機響鬧,單調乏味的預設音效,爬起來關掉。上個廁所,再看一點書,看到是時候出門為止。中學時,七點。大學不固定,或七點或十點。上班這幾年就很固定了,一律七點十分出門,只不過六點半醒來後,往往一邊播土豆,一邊看書,不太看得進去,斷斷續續地。

來到墨爾本一個禮拜,一頁書都沒看過。


沒有工作,不需上學的日子,並非第一次。不看書的日子,卻是頭一遭。

我不止帶一本書來墨爾本,帶了三本。兩本旅遊指南,一本打工渡假全攻略,還帶了一部裝滿小說的kindle。不過,都沒看過。無論坐長途機、長途巴士、短程火車、呆坐share house客廳。書,都在袋子裡。

過去幾天,起床了就開電腦,看工作資訊,看仲介資訊,看徵人資訊。粗略看過,趕在別人還沒起床之前,梳洗清潔大便,繼續投遞履歷。午飯過後無事,通常出門走走,看看花看看葉拍拍照,或者去附近的華人區掃街,四五點回來,繼續打開電腦找工作。

如今的我,完全被那份不知所措的茫然霍住,不知道自己能做甚麼,可以做甚麼。身邊有各種聲音雜陳紛擾,莫說下一步的計劃,連明天的日子怎麼過,也不清楚。

我求的不正是把生命交給上天的歷程嗎?這也算是自作自受吧。


最近幾天仍然是無法寫文章的狀態,就如剛到台南之時。不過,在台南一開始便受到強烈的文化衝擊,來到墨爾本,基本上沒有。卻因為時間太多,老是想到從前的事情,在台南的生活、在台南的學業,在台南的工作⋯⋯有喜有悲。

除了剛回香港時以此勉勵自己,以及修改旅學台南時,回港三年半,很少想起台南的事情。這兩個星期卻時不時想到,而且是仔細地,想起些細微的地方。出發前導師叮嚀我把旅學台南改成小說,換成網上連載方式可好?不過我想把它當史料那樣成書⋯⋯看着辦吧。

不讀書三日,言語無味。不讀書十四日,做人都 乏味了。前天突然好想買書,出了一趟巿中心,想找在吉隆坡機場看中的書,可惜找不到。店裡唯一想買的,只有動物農莊。買本關於墨爾本的書吧?又太重太厚,帶着不方便。唯有繼續看電子書。


把手機當鬧鐘七年餘了。自從大一遺失手錶,手機就成為我唯一和時間打交道的工具。多年來換了三隻手機,因我一直很少電話,所以,鬧鐘就成了它最大的功用。來到澳洲,電話的鬧鐘功能關掉了,用電量卻更誇張。多了3G,需要地圖、需要翻譯,需要上網查資料,看車站⋯⋯有時還會用來看看電子書。

既然沒有起床壓力,上班時限,不需逼火車逼巴士,鬧鐘自然用不著了,時間基本上也不必看,更多時間,回想這幾年的生活。這幾年的生活嘛,也是趕着時間做人,大學四年很漫長,回港工作三年多,只一轉眼。回想的過程也才發現,台南學到的東西,那些波折重重下領悟的道理,竟然全部忘記了,遺忘了,不見了。也許接下來一年的悠閒日子,可以重新回想起來吧,重新建立一個清晰的過去吧,重新,看清楚,自己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