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4的文章

囚鳥

最近睡得太多,醒來了,還想繼續睡。不太願意上班,總覺得上班已經沒甚麼意義了,沒甚麼別的甚麼意思了,將來不會更好了,不願起床,不願醒來,不願在這個現實之中打滾。還是好想去旅行,好想去不同的地方看看,但沒錢。該怎麼才能多賺些錢呢?投稿嗎?找兼職嗎?目前還想不到,想到了也辦不到。不知是冬天的關係或是別的關係,一粒字也寫不出來。該怎麼寫才好?我想表達些個甚麼?呼。實在難以想像。人生走到這一步該如何持續下去?

朋友們都說,其實我現在已經很不錯了,有工開,有飯食,「算係咁」。他們問我,為甚麼還不開心呢?為甚麼還不滿足呢?現在的工作做得不開心嗎?生活上還有甚麼欠缺嗎?或者都應該滿足吧。不曉得。

總覺得沒有一樣事情是做完的,總覺得沒有一樣東西是值得自己持續下去的。愈這麼想,愈覺得這麼捱下去沒有前途,這麼一想,又想着要出走了,去遠方了。不過,去了遠方又如何呢?不能如何,不能如何又能怎麼呢?現在好像一切都正常,但這份正常,這份日常,是帶點難言的安穩,卻如蕭紅說的,像在鳥籠裡一樣。多麼犀利的說法。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真正感到絕望的,是這麼一回事。人們仿佛都好像順理成章地活着,按着日升日落,順理成章地。卻有誰想過,這才是人生最大的荒謬,最大的悲哀?



朋友們都說,我現在算不錯了,工作很好,大公司。薪水還過得去,其實不太過得去,只能勉強糊口。為甚麼還不開心?

我不開心,與工作無關,與還要工作有關。

前幾年伋奮上進,努力得很。至少朝着目標進發。最近是一種失去目標的狀態──失去人生目標的狀態。因此,文章也寫不出來了,好像怎麼寫都無法突破,不如不寫。也不如就此完蛋了算。

老師勸我去交個女朋友甚麼的。她認為男人有了女人就會有目標和動力。算了,別搞那麼多。我覺得這樣子對女方是不公平的,就如上班一樣,假如自己和老闆的理念不一致,勉強留在老闆身邊做事,對老闆也不公平──簡直是為自己的利益而謀取老闆的錢財。

當然,這種說法只是一種說辭。重點是我失去了目標,人生目標。

多少年人們反對着我做的事,多少年堅持下來,終究也能完成。莫說成功,但至少我做到了。可是這幾年的接二連三的碰壁,加上其他人的反對,心情愈來愈低落。慢慢地也覺得其他人對,自己錯,錯了便該找條新路向,若又哪有另一條路能夠走下去?

沒有的了。

康康說為甚麼要聽別人的?別人說我怎樣我也不會怎樣呀?說出這句話我就知道,她不懂。

不懂,就不說了。說了也不懂…

城中人

近來放假總是無所事事,其實有很多東西要做,可以做。以前放假很忙,收拾房間,追看電視劇,落街買餸甚麼的。或許是前兩年都上六天的全日,一個月只放四天,基本上都沒休息,工作又不怎麼有前途⋯⋯

最近的假也是少的,5.5天的工作,換算成每天多上半小時。加上公司規定不能連續放兩天除非是年假,不然也沒兩天得放。可是,不用打掃房間,不用買菜煮飯,沒得上網。起床看幾頁書便背着照相機出門。

文字沒寫,沒有心情,連打開word的心情也沒有。修了個編劇班,也是努力在想故事的,然而故事能否想得出來,也未可知。我認為好的,別人不這麼認為。

Whiplash--鼓動!

最近看的電影好像都名不符實,人物傳奇拍成了充滿幻想的文學作品,科幻片講親情,公路電影最著名的場面竟是幾個人在公路上走⋯⋯

《鼓動真我》又是一部名不符實的電影,譯名改錯了,誤導觀眾,使人誤以為它是一部熱血、勵志電影。勵不勵志,見仁見智;熱血倒是名不虛傳,真的鮮血淋淋⋯⋯看完之後,好像做完一場劇烈運動,連走路的力氣都沒了,呵欠連連,得在旺角的佔領區睡了半小時,才回復精神。

不在狀態

還在起草稿。各式各樣的草稿,書評的、影評的、樂評的。但草稿寫得一塌胡塗,也不好意思拿出來。很多時候,改稿比寫稿重要。寫稿是一直寫下去,自己覺得高興開心,就能持續。改稿則必需有很多考量了。趙景恆新近發佈,我都很仔細地看看有沒有需要更動的地方,寫的時候,為了文雅,用上許多不怎麼流暢的句子。修改時就會覺得,以一篇流行小說而言,未免太過堆砌,又不是陳蕾氏的琴箏⋯⋯

益力多醫生這幾天開始寫新故事:暑假去印度餐廳打工,逼着我看。前幾天才剛行山回來,累得不行,給他搖多幾搖加上有人打電話吵醒我,我便又背着電腦去圖書館,心不甘情不願的讀。心想,又係呢D?

他對於高登風格,掌握得很多。而且自豪於高登能獲得不錯的評價。前些日子的下體很臭在高登也很受歡迎,可是電子書上了google play,滑了鐵了盧,兩個月下來只有個位數下載。另一篇uwant也很流行的故事,沒結果的一些感情,上了電子書也和討論區的差很遠。 反而我那本討論區零點擊的散文集,近來下載量都不錯,破了千。看數據時我一直問自己為甚麼,可能是宣傳關係吧,朋友說80後登上了google play首頁,根本不用尋找。真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