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8日 星期一

人大了

在港逗留兩星期,最常掛在口邊的一句話:人大了。

是的,人大了,以前都不怎麼覺得。這次從台南回港的兩星期,只不過相隔四個月而已,卻仿如出去一年似的。朋友看着我,和我看着朋友,雙方的眼神和談話內容,都變了許多。

人大了,許多東西,都不一樣了。

阿東學長順利考上夢魅以求的研究所,這是他努力工作和進修的成績。我看着他,不覺慚愧。想當年,他是五大不能學習的學長之一。我們每個人,均認為以他「吹水唔抹嘴」,不愛做事的性格,不會成功。誰知道正因為他愛吹水的性格,廣交朋友,接收大量資訊,助他今天成功。

他勉勵我,人生低谷,每個人都有。相當初他半年找不到工作,熬過來後,才找到一家圖書館請他。他講了些關於新舊女朋友的事情,在看完《命運在翻牆》,步出百老滙電影中心之際,他望着夜半燈光黯淡的油麻地警署,意味深長地說:學弟,其實我覺得自己好失敗。

那一刻,他變成了哥頓哥。

2014年7月25日 星期五

翻不過命運的高牆--Omar《命運在翻牆》

若不是學長連續失戀,他也不會找我看電影。若不是他搞錯了N+N的電影時段,我們也不會陰差陽錯地,看了《命運在翻牆》。


2014年7月22日 星期二

2014香港書展.25周年~~呼

做人還真是離奇,一個不小心回了香港,便想去書展。不用付門票當然最好。前幾年有工作在身,很多行家找我去書展幫忙,都沒法;今年沒工作在身,問他們,卻沒有我的位置。只好買票入場。

25元門票確實太貴,連車費,不多買一些,確實不花算。今年反而奇怪了,門票「一國兩制」,遊客只需10元,香港巿民反而要25元。貿易發展局的邏輯和政府一樣,嘛,反正香港一直都比較喜歡外地人,更甚於本地人。

2014年7月19日 星期六

70D 半年使用心得(內含D7100比較)

呃咳。前一陣子為衝流量而發佈的Nikon Vs Canon成功成為Ooparts點擊次數最多的文章(純粹為衝流量的爛文)。為再衝一次流量,今次來一篇真正的使用心得(不含評分)。我呀,與開箱文比較,更擅長寫時長時間使用心得⋯⋯

今次要寫的使用心得是Canon 70D。去年發佈的,Canon最新APS-C單反。呃咳,我可以暪着朋友,花了一年儲蓄換來這台機器(如果沒有它,我能夠至少再呆在澳洲多一個月吧)。




  • Canon官方網站:70D 
  • Nikon 官方網站:D7100
  • 小惡魔詳細規格比較
詳細規格和性能比較請參閱上面的連結。我無法作出如此專業的評測,純粹以一個使用者的心得來分析哪一個機器比較適合自己。

(註:因使用時間不多,下文的D7100比較,有一半是使用D90的延伸。)

2014年7月15日 星期二

最早的失眠

回台南剛好一個月,今天是最早起床的 日子--還未到六點。在台南,一般都睡到八點半,才懶洋洋地起床。八點半,一個以前不可能的時間。過去十幾年一直保持六點半起床,每每睡過七點,就覺得浪費光陰,浪費了讀書的時間,整整一個小時。是的,浪費了讀書的時間。

這個月以來,根本沒讀過書,任何一本書。甚至應該說,自從去了澳洲以後,就沒有讀過書了。而自己在台南的超級懶惰情況,也令自己心驚膽寒,非但電子書讀不下,懶得出門口,稿也完全不想寫。打開電腦,一粒字都寫不出來。

這個狀況令我很困惱。

失眠,倒不是因為待會便搭飛機回香港。近香情怯。而是因為,我對自己的決定,失去信心,不知道,是否正確的決定。

在澳洲時一聽到有機會回台南,心裡高興不已。因為可以回台南,滿心想着一落地便有工開,有糧出,有屋住,有飯食,哪有比這更好的事情?

2014年7月14日 星期一

金雞SSS--打不死的鳯凰

當張家輝飾演的哥頓哥滿懷憤慨地毆打Jackie仔,Jackie仔奮而還擊,金雞SSS真正、繼承上兩集的主題,總算明確和有一個總結--在不斷變遷中掙扎求存。

2014年7月8日 星期二

見步行步

回來台南一個月,好想走。但走去哪裡?實在不知道。如今想走的理由比剛回來那個星期更多,但說要走,更加困難。

這幾天拼命去找留在台南的理由。找電腦課程,找在地的出版社資料,希望能夠找出,自己留在台南的理由 --除了人情以外的理由。

2014年是個不斷地崩潰的年份。從一開始我就受到情緒影響,接二連三地情緒崩潰。原本不應該在情緒受影響之下,作出決定,我卻接二連三的犯錯。這樣錯下去,很可能還會一直錯⋯⋯

目前所有事情都在疆持狀態,我很怕這種狀態。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很容易會失去耐性⋯⋯最可怕是,回台南後,居然連文字也寫不出來,甚至想放棄文字⋯⋯法師同事說,她在台南時,很容易受怕緒影響,回到香港人才理性一點。我不禁點頭。

這也解釋了為何我在台南總是受這麼多的情緒干擾,以及,每個地方的確各有特殊點,所以人的品質和感覺才會差那麼遠。

過了三個星期,各種事情仍然未明朗。面試往後推了一個月,結果由原本8月知道結果,推到9月才知⋯⋯這令我心情非常差。既不能說不幹,又不能一走了之,又沒能獲得相應的工作和進修期待⋯⋯如今就只能夠待着、呆着、hea着。


2014年7月4日 星期五

陀飛輪

回來台南兩星期,總算下雨了。這兩星期,真正過着大四時候的生活。學分快修完了,工作也上手了,無事可做,沒朋友可找。沒人傾訴。沒有機車,出不了遠門。沒錢,去不了台北找舊同學。沒工作,唯有一個人上網找些英文新聞,抄一抄,當練習⋯⋯當有些事情可做。

仍是失去語感,寫不出小說。直至去年為止,故事情節都是寫着寫着自然流出。今年,不知怎的,半點寫不出來,連散文也無法。電子書,繼續上網邀稿, 可是,大家都不大信任我,久而久之就停擺了。

老闆那邊傳來新的消息,原本七月開始的工作和面試,押後到八月。即,八月份才可回港辦簽證,要到九月,順利的話才能夠回台灣正式工作。然而,看着這兩三個星期的香港新聞,心裡很焦急,我想和大家在一起。香港每次發生大事,我都缺席。十年了,今次,我想和大家走在一起。

卻也無法,卻是無力。

羈旅行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