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5的文章

如何選擇定焦鏡

又來一篇騙點擊的文章。新年大家都得到了不少利是錢(或者失去許多利是錢),公司花紅發了,錢拿到了,便該想想,要不要添置新的器材了。對,這又是一篇新的器材文。可直接跳結論。

如果讀過(有耐性的話)Ooparts談攝影的文章,應該都能察覺,張子房這個混人最初對單反的深痛惡絕,被D90折磨大半年的苦痛經歷。當我把D90所有功能摸熟了以後,仍堅定說自己不需要單反,S100足矣。

事後證明,一切都不要把話說得太滿。

使用D90的第一年,我只用一支18-105。一年後,這支鏡壞了,攝影法師先後借了70-200,35mm給我。我拍了好幾百張,才開始發現:喔,原來這才是D90的真面目。

定焦的魔幻 最初決定買單反,因為一支定焦鏡:Nikon 85mm。

那時候我已經用過三支不同鏡頭,容易拍特寫的70-300,沒有很喜歡,因沒有防手震,經常拍不了。而且在那個時候的場所限則,這支鏡頭太遠了,不好拍,300端幾乎都用不着。不過它倒是比18-105好得多,至少畫質甚佳。

Nikon AF Nikkor 35mm f/2D 接上Apsc 的D90,便成為勘稱標準的50mm。這支鏡頭倒不是不好,第一次用定焦,確實開展了另一個世界。甚麼叫大光圈、甚麼叫散景,玩得不亦樂乎。上面兩張是第一次用定焦鏡,拍了二百張,唯二覺得滿意的照片。第一次用定焦鏡,非常驚訝,一直討厭的D90,居然有這樣柔和溫婉的色彩表現。與我一般拍的人像照冷硬不同,那是一種強烈的風格表現,尤其是婆婆銀頭白髮,晶亮的雙眼⋯⋯*註1

第一次用定焦鏡,我可樂了。拿來試許多不同效果,測試和上網查找哪個光圈,哪個焦距最能發揮鏡頭和機子的性能。找到以後,最初一星期,幾乎都「定焦」、「定光圈」去拍。可是,這樣快門便固定了,覺得不便。再後來,也不管甚麼最佳光圈、最佳曝光,反正那時那刻,我需要全開光圈才能夠拍出來,便那樣拍。如果陽光好,天氣好,便縮一點光圈。橫豎那些專業的名詞我也搞不懂,電腦看不出二線性呀紫邊呀甚麼,拍着順心就夠了。

使我下定決心要搞來一台單反,是用過Nikon AF Nikkor 85mm f/1.8D之後。其實我只用了一個早上,鏡頭就給法師大大收回去了。因這支是他的「食糊」鏡。而我也終於知道那些望麈莫及的人像照是怎麼拍來的。

85mm鏡頭的觀景窗裡,快門按下的瞬間,整個空間都給切割了,割裂了,空氣凝住了,連空氣中那…

雨傘運動後的出版熱潮

雨傘運動後的出版熱潮,估計還可持續一年,三四月過年後該會沉寂一段短時間,至六四會重提,九月的一周年達到高峰,十二月就該落幕了。和台灣太陽花學運不同,學運後炒熱的社科政治書,都是些理論性的、西方的著作。香港熱的,是新出版、新聞性極強的出版物。運動期間試過擺一卡謬《反抗者》、《正義不沉默》等書,有節,結果仆直。運動後的出版物卻每本都銷上近千,數字非常驚人──又一次證明了香港人的質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