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8日 星期一

就這麼又一年

12月只寫了兩篇文章,太少。2015年都維持低產量,十年來寫文字最少的一年。儘管文章的質不應以量來衡量,但文字的組織能力和思考能力明顯下降,使得連小說都寫不下去。只不過,在這樣的環境,我又想動手寫小說了。儘管可能又得花四年時間。唉,趙景恆也未寫完慝,想像力不足,寫不下去。
取而代之的是,年拍了好多相,好多好多,和我過去大量絮語一樣,幾乎毫無意義的雞肋相。也許能當作某段時間的成長印記。

提起成長印記,最近又努力地開始找工作。未知能做些甚麼,反正上網找。原本是打算非三聯、中華不去的,即使有了不少編輯前輩的推薦資料,卻也收不到面試通知。連面試都沒有,這可比當年更差。如今比以往更嚴謹地選擇工作,隨便轉一份工作毫無意義,曾經有念頭回去之前做了一個月的社福機構,只是同事提醒,機構的路和我的職業生涯,沒半點關連。想了想,也對。漸漸打消了念頭。
上網看過其他工作,尤其是出版、編輯之類的,幾乎沒有新工種。來來去去都是那些長期貼文,即報紙本身的招聘。那些也已經不止投過一次了,也許真如朋友所講,出版社請人靠的是人脈而不是投履歷吧。久而久之,我又生起不如回舊公司的想法。

2015年12月11日 星期五

如何不為錢煩惱

一直以來都過着月光族的生活。身為月光族的我,從來沒思考過關於理財相關的事情,並非不把錢當一回事,而是每當有時候需要錢,又沒有,很自然會想辦法把錢賺到手,然後……很快花光。而我抱持的信念是,錢花了才是自己的,花光了再賺回來。

當我察覺自己陷入了有錢亂花,無錢煩惱的惡性循環時,已經有點晚了。那是零三年出發往澳洲前,房東和舊老闆拼命想辦法剋克我的押金、假期之時。當時我根本沒有餘力應付,一旦他們成功,旅行資金就會大大減少。很不幸地,他們得逞了。

那一刻忽然發覺,香港人每一個都以「搶奪他人財富」為謀生技倆。比如租金,一定要加到最高,此外水電費也要賺;薪水,久不久就少發幾百元勤工或以其他藉口剋扣,一時不察,過了追討期,就石沉大海。

經過兩年的掙扎,我終於「犯」了「文青」的禁,翻閱架上大大小小的理財工具書。一讀,怎麼不太適應?理財書不像理財,不教人怎麼賺錢;反倒像心理書,教人怎麼正面面對自己的慾望。

2015年12月5日 星期六

永合成



「窩蛋牛肉飯是把一隻蛋打落去啦,煎蛋牛肉飯即是把一隻煎好的蛋飛落去!」欣欣捧着蛋黃哥,手舞足蹈演譯了一節牛肉、蛋與煲仔飯,我認真地請她帶我去永合成。就像所有男女關係一樣,當其中一方認真追求,另一方總有些不成理由的理由婉拒。還好我讀過半學期邏輯學,花兩星期逐一駁回,最終以「不合作運動」在工作程序上逼迫她就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