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6的文章

柒出未來

新年過後又需要找新工作。剛加入這家公司時,還真的雄心壯志想過要升職,只不過加入半年,就知道不可能──這邊的人和自己合不來。然後,因為還有東西可學,又留了一下下,一下下過去了,又陷入過去的工作輪迴──事情一直在重複、沒有進展,沒有滿足感。目前的經濟環境,既進不得,也退不得,來來回回都是如此,漸漸的就懶了起來。好處是多花了些時間在文字上,這兩個月多寫了一點。但寫小說的狀態兩年過去了仍未能恢復。壞處是很明顯︰
談起未來仍滿臉愁容。
人生又一次陷入了疆局。
有時候會想,自己是不是就只能這樣呢?卻心裡又明明知道,自己不止如此。可以承擔更多的工作,更複雜的分析,更有趣的企劃。然而不知何故,來來去去找的工作,都和剛畢業出社會時差不多……明明已經五年。
好多原因是人事吧,不是工作能力的問題,而是與人不合。來來去去接觸的人好像看不見自己付出的努力。又或者,他們需要的並非不需要我以為的能力。
2015年不斷問自己,甚麼才是最重要的事。唯有堅守着最初懷裡的夢想,這場無止境的無力奮鬥才能繼續下去吧。定或是其實一早就應該停止?

舊同事近日又講起公司現況,我離開兩年,加上她之前三年,已經五年,情況愈來愈糟。營運方式不變不單止,請的人也愈來愈不像話,一直搞權鬥不工作。主管無法支使新同事,又不敢開除,怕再請不到新人,故把所有工作都壓到同事身上。
同事煩擾不堪,身為外來客,她說要不是在港無處可去,早就辭職不幹了。可是,當我忙不過氣來之時,確實有想過回舊公司去。但回過頭來想,舊公司的問題是結構性的,即使我再做五年也沒有辦法,除非把老闆和老總換掉,不然誰都沒辦法。
有可能嗎?不可能。因為維繫着老闆、老總的並不是工作本身,而是關係本身。因着關係的連結,所以無論誰介入,都不可能影響他們的決策,工作倫理也不可能改善。我又何苦再經歷一次那惡夢般的輪迴呢。

與大熊聊天,他說醫院出現職場欺凌。我吃驚問醫院都會有這種情況?高等知識份子。他說是,他準備約滿時才指出醫院的管理問題。早幾年他借調到另一間醫院一段時間,院方希望他留下來,最後他決定不留,因怕原來的醫院報復。
當我拋出類似疑問,發覺大家在工作環境都遇到相似情況。同樣有一個甚麼都不懂的老闆,老是決策錯誤,老闆手底下的一批資深員工,好幾個不懂電腦,上班聽收音機炒股票,專業挑撥離間。最底層員工給壓得死死的,流失率達到二分之三。留下來的那一個,做到死,既得不到老闆菁睞…

獨立書店的生與死

今日,書店再不單純是出版商、作者和讀者間的橋樑,若形容為人文風景的一部份,是輕看了;視之為人文文化的載體,在今天資訊龐雜的社會,也未免太抬舉。獨立書店從過去人文文化的推手,演變至今時今日,已成為輕生活不可或決的環節,書店、尤其是獨立書店扮演的角色,並非過去「有折扣的銷費場所」,而是都巿人尋找日常小確幸的重要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