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0日 星期六

Common Ground

點了一份home burger、一件芝士蛋糕,綠茶、咖啡的冰浮在杯沿。窗外枝葉蔓生,卻沒看到樹幹。綠葉托着日光,使那當頭的、避之唯恐不及的烈日,折轉映入窗戶,添了幾許油綠。

這樣的光線拍照正好。莎倫舉起手機,替芝士蛋糕拍了幾張,檢視相片同時撥弄頭髮,整理妝容。手機反射室外兩位穿背心的老外,她忽然感嘆︰「我好想坐外面。」「想跟老外搭訕?」「我想和狗狗玩耍。」

兩位老外背心短褲,一個自山上來,一個往山上走,驀地碰面,停在樓梯間寒。威瑪犬是山上來的老外領着,主人與朋友歡敘,牠給擱在一旁,閒來無事,遂向戶外桌的壯男索食。壯男逗弄着威瑪犬,山下又有另一位束着短髮的外藉女士,帶來一頭幼年牧羊犬。或許幾位老外並不相識,但寵物們看似熟絡,威瑪犬頓時不管壯男,迎向小牧羊犬。

 
common ground




我切了十分之一漢堡給莎倫,她只顧望着門外,直到一幕寵物情緣演畢,忽然感嘆︰「好想養狗喔。」

「你家養貓,不是嗎?」

「嗯。養一個月了,好想扔掉牠。」她略頓,嘆氣︰「貓咪太高傲了,可能我從成貓養起,下班回家她都不理我。可是我養貓的本意,是希望回家後可抱着貓咪取暖。」

「你男朋友呢?」

「他最近忙着開店創業,很忙。」莎倫淡然說,語氣中難得沒有怨懟。

幾年前她和他的故事,我反對卻只能旁觀。幾年後,他決心創業,她知道一半為了多賺錢,讓她自由地選擇未來。故此,莎倫沒有埋怨,卻為自己無法分擔另一半的壓力而苦惱,唯有轉移視線,想辦法排遣寂寞。

我們為了排遣寂寞而尋覓,得到後反而更加寂寞。

我們跟着地圖,繞了好一些路,才找到Common Ground。Common Ground位於處城隍街中段,從必列啫士街街巿緊鄰的樓梯上探,旁邊吸引的物事太多,稍一留神便會錯過。城隍街和中上環許多老街一樣,臨街有廟,因廟命名。城隍廟早已消失,帶有華人特色的樓梯街,卻開了家美式咖啡室,供外國人流連,城隍爺不知是何想法。

咖啡室走文青格調,棕色為主,黑色襯托。號外、小日子,都是我和莎倫的床頭讀物。顧客卻無甚文青衣飾,店中央的矮木長桌,六位中年女士,妝濃話淺,不時自拍。單邊的對座,外藉青年悠閒地上網,聯絡繫遠方。

店員亦不似文青,年紀與我們相仿。該是海歸回來的青年,不愁衣食,不想落入無限地獄輪迴的職場,覓一處安靜的處所,開一家小店,奉幾盤熟食,賴以度日。食物說不上好,選擇亦不多,中規中矩,簡簡單單。簡單倒也是好的,可以集中一點,在遊伴身旁。



或者文青的想法只是我們一廂情願。店主只是把自己喜愛的事物,塞進這家小小的店裡。過了幾年,途人經過,帶來牧羊犬、威瑪犬,各色寵物;帶來周日的閒聊,昨天的工作,將來的旅遊。

莎倫想像着,男友創業,需要面對複雜的人事,招攬客戶的艱難,員工挑選的難題。假若他開一間寵物咖啡店,自己興許能幫得上忙。「你也養一隻寵物吧。做人的確需要這些,需要和寵物互訴心聲,需要擁抱着牠們取溫。」

「養寵物和開店豈不相似,當你以為帶牠回家,就能互相依偎。你以為自己在管控牠,牠卻總是出乎你的意料之外,漸漸發現自己只是培育牠成長。自己反而成了配角。」



Common Ground
地址︰中環城隍街19 號地下
時間︰一至日︰1100-1900 星期二休息
電腦︰2818 8318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