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6日 星期二

中轉站的黃昏──屯門公路轉車站

某日在公司打開下圖,老闆好奇走近︰

「挺漂亮喎?傳給我,用來做下期封面圖。」

「好啊。」

「哪裡拍的?日本?韓國?」

「香港,屯門。」

「這……哪下次再用吧,不必傳過來了。」


IMG_9497b 拷貝
屯門轉車站日落



屯門公路被駕駛人者喻為最惡劣的高速公路。1974年10月動工,至1978年第一期通車。前前後後十年,第二期亦於1983年通車。沿山線海岸興建,連接元路、荃灣,在西鐵通車之前,一度是屯門居民往來巿區的唯一交通路線。但因為是70年代的設計,未重建之前,屯門公路
坡度起伏甚高,部份路段高出近一倍,彎位過急,行車線寬度較標準窄,沒有路肩。故此,交通意外頻繁。1981年九巴66M連救護車,3死29人傷。1995年8月,一塊巨石自山上滾下,擊中一輛小型客貨車,司機無法倖存。

最嚴重的要算2003年10月265M,自高架公路,直墮35米下的山坡,造成21死,20人傷。當年安德尊曾於都巿閒情中,請專家解釋巴士墮坡原因,那旋轉的膠盤和玩具巴士,十分兒戲,卻又十分難忘。簡直就是香港港的蘇花公路。

有見及此,港府於2008年5月全面重建屯門公路,改善公路狀況和對外交通。轉車站便是重建工程的其中一個主要項目。

屯門公路巴士轉乘站於2013年落成,供40條巴士線的乘客轉換車。每日約有20萬人次路經此地,穿梭屯門公路上班下班。清晨時分,朝陽探出馬灣,蒸起朦朧海霧。青馬大橋在霧間,成了一道宣紙上的粗墨線,船自霧裡出來,巴士隱入霧中。僥倖不用加班的傍晚,經過轉車站,一個雄偉的夕陽照亮東灣,紅霞漫天,雲霞如火,作為一天辛勞工作最好的犒賞。

原本以為,習慣點對點生活的香港人,沒幾個會抽時間,假日特地乘車至此。掙扎了好幾個月,我也總算抽空來了一趟,自以為是轉車站的「開荒者」,才下了天橋,漫步海傍,遠遠便看見輕衣短袖的健跑客,踏着輕快的節奏,越過前方拖拉着西施和八哥的女士。炎夏,皮膚白晢的女士,穿一條七分褲、粉紅色運動鞋,手執大堆報紙,呵斥着小傢伙們,別走太遠,別拉太多屎。幾隊裝備專業外形業餘的單車騎士,嘻笑打鬧,騎向三聖。



堤圍圍起長型花團,灌木為主,幾處似是種有中藥。雖然每一個閘門均掛有禁止內進告示,卻無一不被開啟。我光明正大擅闖禁地,攀下石堤,釣者三三兩兩,垂桿釣餌。在人工堤壩的巨石上,架起三腳架,閒坐翻開口袋裡的劉克襄,欣賞釣客的技藝,眺望欣澳、大嶼山和狹長的海灣,靜待入黑以後,青馬、汲水門二橋的夜色。

這裡沒有擁擠的人潮、沒有一字排開的卡通公仔、沒有高昂的門票、沒有標奇立異的建築。這裡只是一條幽靜的海濱,若喜歡散步,往東走兩小時,沿青山公路青龍頭段,可到荃灣;往西兩小時,可抵三聖,燒烤野餐游泳隨意。又或花半小時腳程,去到樂安排跳蚤巿場,找愛寵物的檔主,聊聊小動物的新鮮趣事。或再走上半小時,到黃金海岸,踏沙看海。




說起旅遊,香港人總認為坐上飛機,費極大力氣去到陌生的地方,累積更多的疲累,才算旅遊。轉車站在他們眼裡,也許只是住家和公司,兩個點之間的中途站。其實只要願意在日常的中轉站多逗留一會,便能夠在點對點的直線生活之間,建立一個舒適的平面。


屯門公路轉車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