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1日 星期二

一秒變廢土──舊中區警署

如果你問我,脫殖時代的香港和英殖時代的香港有甚麼分別。我自己感受最深的,無非是過去標示「華人與狗不得進入」的場所,現今成了「窮人與狗不得進入」。噢不,更正,是「窮人和窮人的狗不得進入」,富人的狗可以。



「好漂亮啊,Mr Cheung,這裡是甚麼地方?」Lai母問。

「後面是監獄?前面是警察局。」

「監獄即是甚麼?」

「Prison。Prison啦。」Lai說。看見我驚訝的眼神,Lai解釋︰「她只會英文,不會華語。小時候唸英文學校,會講,但認不得中文字。」我恍然大悟。


攝於2012年某日

2016年5月28日 星期六

【原地遊】香港旅遊攻略--交通篇(2016012更新)



近日整理旅遊文章,忽然發現提倡在地旅遊兩年,居然沒有講過香港旅遊相關資訊。上網看一些香港旅遊攻略,來來去去居然都是台灣人所寫。不如講一講。
絕對道地、絕對港仔、絕對腹黑。

目錄︰
一、鐵路
 -鐵路全線圖
 -車票(八達通)
二、陸上交通
 -巴士
 -的士
三、電車
四、離島車船交通
五、跨境交通(往深圳)
 -落馬洲vs皇崗口岸詳解
 -如何去24小時口岸
 -過關流程

2016年5月27日 星期五

甚麼才是最重要的事

楊絳先生離世,想到幾日前才讀到李昕《做書》,關於楊絳先生往事。

李昕憶及2011年楊先生100歲,接受報紙訪問。說她每日拿錢鍾書先生的詩集抄寫,練習書法,每日一首。李昕心想,哎這些書法能影印出版,錢先生的詩集也是三聯出版,該沒問題。他讀到這篇報導時,已是刊登後七、八天,立即打電話給楊先生聯絡人,對方說別的出版社已經把稿件搶去。

與老編輯談話,這些故事,數之不盡。就如名家八卦,傳奇、有趣。某前輩曾經替倪匡「執字粒」;某某當年在明報等金庸的小說在報上刊登,親自送上辦公室。黃金年代的作者,全是明星。今日面對的作者,卻是孤泣之流,對着孤泣,只有哭泣。

這兩年一直逼問自己,到底還走不走出版這條路。這條路難走,一直知道,但愈走愈覺得無路可走。朋友一直叫我考公務員,認為唯有公務能令我活下去,久不久就傳類似的新聞給我︰
安裕的事件也令我驚訝不已。區家麟說得好︰「裁一個人的員,就是怕你有經驗有熱誠。」這也正正是我以及我的朋友們所面對的事情。

2016年5月20日 星期五

內容的力量──咖啡賣斷巿的秘密

遠在馬來西亞的學長facebook inbox問︰「你有無黎明唱歌個隻白咖啡啊?我呢到賣曬啦。」時間已經是夜深,實在不願勞動,我想一想,馬來西亞沒有時差,唯有盜取一張賣光光的照片傳送騙他。

圖轉自香港人 Secrets

媒絡時代,每個人都能經營自己的「自媒體」。Facebook、Tumblr、Wordpress……我們都渴望被傾聽,同時也會思考,讀者或聽眾喜歡、需要些甚麼內容,從而計算、編寫。

我們都會上網,都以為把自己的媒體照顧得很好。但當網絡上忽然爆出幾條「洗板」PO,才驚覺自己原來不懂得行銷,或行銷方式已經落伍。甚至會發現,我們和這個世界有一重自己都沒有察覺的隔閡。


2016年5月17日 星期二

山水茶寮.川龍端記

飲食是一種文化,毫無疑問是。所謂文化,需要時間體悟、細味、經驗。

我們說要去端記,說了好幾個月,一直沒約成。排了下個月班表,三個一起假期,卻被上級調亂,湊不到一起。總算成功請假,某某又生病了。結果拖延到三個人都辭職了,離開公司,等候新工作之際,才終於能上端記一趟。結果某某遲到了。

以上一百字毫無意義的背景敘述,主要指出,上茶樓不能一個上,要好多人。或者與家人起,父母兄弟姐妹一圍枱;或者與朋友,來一趟Happy Friday;或者遠方友人來到,邀他們上茶樓吃點心……作為一種文化,一種飲食習慣,飲茶應是團體活動。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當我們要說故事的時候

將近半個月沒能說出一言半語。也不是如此,其實在facebook不斷發些有的沒的,測試一下讀者反應。

2016年其中一個目標是認真寫點雜文,把原地遊「做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