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4日 星期三

我們都沒能成為想成為的大人

早起,對着鏡,拔下一根頭髮。

這根頭髮,通統的白,從毛囊到髮尖,毫無雜色,混濁地白。手感像塑膠而不似毛髮,沒有觸感,沒有油滋感,乾的,硬的,仿佛不屬於我的身體,偏偏貨真價實的,生自我身。

拔掉頭髮之後,呆坐辦公室電腦前,點擊前幾天上載至獨媒的《點五步》觀影後感,like數超過600。以前,100個like已經開心到跳舞,如今600個like竟然毫無感覺。

不經不覺寫了十年,十年前個個都說我行,一頭央進了寫作的世界,心中永遠以出書為目標。沒料到十年後今天,成為云云網絡寫手的一員。這意味着,自己成了恆河裡的沙子。回塑過去,當然能找到成因,展望將來,漸漸地失去希望。突然間發現,機會已經不屬自己。

2016年9月9日 星期五

超越數字的成果──「點五步」

好多電影,用二千萬,只拍一個結果。好少電影,拿二百萬,拍出了成果。

網上盜連